道悟“情、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情是一种物质。我对此有着切身的体会和感觉。修炼十多年了,除了看过两三次另外空间的法轮外,几乎再什么也没看到过,但我真的很直觉的感受到情是一种特殊的物质。我一直仿佛“看”到它就象是一种粉红色的烟雾般飘散在人的身体周围,但对人的迷惑力量却很大。前不久看到同修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梦中看到的情是一种粉红色的水,似乎证实了以往我对情的那种颜色的感觉并非是想当然的幻想了。另一种是象白色的粉末般的物质存在于人的身体中,那是一种可导致人的身体产生情欲的白色粉末。在我这个修炼人这里,我将它和海洛因那样的白色粉末状的东西几乎是画上了等号。

在一次梦中过色关时,我在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身体上的情欲中,发出了清醒的一念:这是一种物质,不是我。念出即刻感到唰的一下,一种象白色粉末状的东西从脚下飞散而出,身体随后就没有了不适的感觉了,人也随即醒来。我知道是邪恶在另外空间的确往我身上扔了一些很坏的东西,但不论以什么借口,其实都是很卑鄙的。

当我在真修苦修中去透悟它、看穿它、一次次的摆脱它时,我真的能感到自己在一层层的向上提升的同时在一层层的摆脱“情”这种粉色、白色物质的包围和纠缠。那种感觉真的是很苦又很奇妙。当我在“漫长”的修炼中,切身的感到自己从这种物质的包围中几乎是解脱出来时,感到了它对我的“操控”已经是无能为力了时,我看这个世界的眼光也同时发生着变化,又不大好形容。好象小孩的眼睛,看世上的人已没有了男人、女人的分别,但又比小孩有智慧和威力。当摆脱了情的纠缠的时候,我实实在在的感觉到自己真的已不再是常人了。那时我再看这世上为情而生而活而死的常人,真的就象天上的飞鸟俯瞰水中之鱼。鱼儿在水中欢游觉的水很温柔,好自在、惬意啊!可是飞鸟看了会是怎样的感受呢?鱼儿好苦好束缚啊,离开水就活不了的可怜的鱼啊!

自古在中国的文字中有将人与人、男女之间的溶洽比喻为“鱼水相得”,人为此意感到愉快和欢悦。而当我跳出情之所缚后却为此词感到一种心惊,其实神早已在文字上告诉了人:情为何物——就是鱼和水的关系。有谁不知道鱼儿必须生存在水中呢?那是多么苦和被束缚的状态,而有谁又悟到了活在情欲之中的人和鱼儿一样的苦和无聊呢?

但也有过回落,在思想中被干扰了,过后的那种难过,是从内心的感到仿佛一下子从空中坠下来的惨痛和震惊。在消沉低迷的状态中体会到那种坠落的可怕,就象受了伤又被打湿了翅膀的飞鸟吧,再要振翅起飞需要花费更大的力量。但毕竟还是飞鸟而不会变成鱼,这是最大的信心。师父说过,“其实你们再也不是常人中的人了,你们都回不去了,你们真的回不去了,(鼓掌)你们和常人的差距相当之大了。”(《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但我们有的时候的闪失是因为思想上的放松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而加强迫害的,能够经常的保持清醒的状态是多么的重要,那就是无论如何思想中也不能离开大法。而光学法却不对照着大法修自己,学了又有何用呢?

在我们的修炼中虽然要修去所有的人心才能成神,才能圆满。可是我想说的是,我切身的感到了如果真的扎扎实实的跨过了男女之情、色欲之心这个关,就能体会到一种不在人中的美妙境界和神的状态。那时发正念和运用神通时,感到的是一种“身神合一”的如意和自信。修去色欲之心,是修炼人要过的头一个关,也是至关重要的一关,是人与神的区别。并且从古至今任何的一个修炼法门和修炼人都是这样看待这个问题的,而我们又为什么要为情所困,被情所误呢?

记得好象是一年前的一次梦中,我梦见恶警在一辆车上绑架了两位男同修,我上前大声谴责恶警:为什么乱抓人?没想到那恶警竟“理直气壮”的将手中的一包东西一扬说:就凭这个。并用手一指一位男同修说是从他身上翻到的。没等我说话,那恶警却瞪着眼说:知道是什么吗?避孕用品。我愣住了,反应过来刚想说话却从梦中惊醒。显而易见是一个点化的梦,可是我当时还是有点不解,为什么点化给我呢?我当时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状态是挺好的,也想到是不是应该将这个梦写下来投稿提醒同修?可是还是有点人心的障碍,觉的有点不好意思写这么一个梦。当时没有悟到,现在才明白可能是师父点化我写出这方面的修炼文章与同修交流吧。对于被情所误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的同修,我只感到令人为之扼腕:蛟龙原非池中物,误落浅滩遭虾戏。

前几天在梦中,梦到有人送给我一支笔。前段时间我在调整这方面的修炼状态,因为状态不太好,真的感到越到最后法中的要求标准越高了吧,只要稍动一点人心,马上就会被钻了空子。但我分的清那波涛汹涌的思想根本就不是我,也不会再低迷,守住真我的一念,看那思想倒觉的挺可笑,那么随后就是风平浪静、云淡风轻。我悟到送我一支笔是师父点化我写下这方面的修炼体会吧。

我们都知道三界是为本次正法而造、而生、而成的,三界与上面所有的宇宙空间最大的不同是有“情”。在人这里,作为修炼人,我感到在所有的情中,阻挡很大的是那个男女之情和色欲之关吧,我这里提到的情字,主要是指这个。在一层层的修去这个心时,我曾跳出来的想过,为什么神要给人造了这个东西?情、情欲。因为我感到了修炼中自己往外拔这个心时的吃力,有时觉的跳出来了,可是有时一梦醒来,仿佛又重陷其中。那时认为是自己的情比较重吧,现在看到不少同修在修这个心时好象也不太容易。

为什么神安排了人这样的活着呢?为了繁衍后代吗?当然是主要原因之一。可是我想:如果神愿意,小孩为什么不可以从一种花中或树上的果子中长出来?我在修炼前,就曾有过这样的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但现在觉的那也不是“胡思乱想”。是啊,如果只是换一种生命繁衍的方式,也算不上破了这个必须是迷的空间的要求吧。但神并没有给人那样的安排,让人那样的繁衍生息。让人有情中的欢爱,是对人的偏爱?不,恰恰相反,我想这是对人的一种很大的惩罚。因为人的罪业很大,掉到了人这一层要想返上来,哪能那么容易?

比如从具体一点的来看,在情的这种物质上,密度极大,渗透在人的细胞粒子中,常人沉沦其中是不可能摆脱的了。在能量的比喻上,当人在两情相悦时,说相互间有种吸引力,常人称有磁、有电,或许真的有。但师父告诉了弟子,大法的炼功场,不能叫磁场、电场,要叫能量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所造的文字上又常常在相关情的词汇上善用一条长长的丝带,如所谓:绵绵、缠绕、纠缠、缠绵、缱绻、维系、情缘等等,无非是想把人用情之长带牢牢捆住罢了。还有种种吧。造就了这一切后,那么就可以在人类社会的历史长河中演绎着千万年的风情万种,风月无边了。但对于看穿了其本质的修炼人,它真的就啥也不是了。因为我们已知道它并非是我们生命之先天之所有,无非是在我们层层下走,進入三界时,套在我们身上的一层层衣服和束缚罢了。看穿了它的产生,尤其重要的是分清了它并非是我们先天之真我,慧剑斩情魔!情,能奈我何?!

而我对“情缘”之“缘”字的一点感想是,常人因为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和因缘果报,也就只能常常的感叹“命运捉弄,情之无奈”了。我的一位女友,她的婚姻就是与其所爱无缘,与其非爱结合。在那样大喜的日子听到她心底的悲伤、看到她眼中的泪,真是与那喜庆热烈的环境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对比反差。当不只一次的见到这样的事后,留给我的曾是对人生感到的痛楚和叹息。而只有修炼后才明白了其中的因缘。

其实对于安排人之命运的神来看,人之悦谁、爱谁并不是第一位的,重要的是人欠了谁的债没有,如果有,那就是先还债后论情吧。很多欠过命债、情债的人往往就被安排去转生为夫妻来还那债,我们已看过不少同修写的这方面的文章了,而对那看不透这一切的常人而言,自然就只能感到“命运捉弄,情之无奈”的痛苦了。其实看穿了,常人之尘缘又有何意思呢?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其实常人感觉再美满的姻缘在苦短的人生中,也无非是一场春梦罢了。且听一首古之修道人之歌吧:

图名贪利满世间,不如破衲道人间;
笼鸡有食汤锅近,野鸿无粮天地宽;
富贵百年难保守,轮回天道易循环;
劝君早觅修行路,一失人身万劫难。

只有与大法所结的神圣之缘才是最幸福和值得我们万分珍惜的!我们只有在大法的修炼中勇猛精進,圆满随师还,才能不负生生世世与我们结下过无数之缘的芸芸众生对我们的无限寄托和期盼。由来情缘本一梦,大法慈悲方是真。

一点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