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心给我带来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修了很多年的老学员,修了很多年,不一定就修的很好,尤其是在色这方面,时常不注意排除这方面的思想业,听之任之,差点酿成大错。在此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以警示这方面做的不好的同修。

我是学美术的,我父亲给我的评价是,思想浪漫,不踏实。在年少的时候我就幻想浪漫的爱情故事,美轮美奂,还幻想自己成为伟大的爱情小说家,脑海中时常在编写浪漫惊人的爱情故事。这些后来都成为严重阻碍我修炼的强大的思想业。

我在没修炼之前,曾涉足一场痛苦不堪的婚外恋。这场不道德的恋情导致我大病一场。这不得不让我对人生来一个思索,我虽然生长在中国,思想受党文化无神论的影响,但我毕竟是炎黄的子孙,我的根是牵在这五千年有神信仰的土地上,所以我当时就想,这是上苍对我的惩罚。我在极度痛苦中结束了这段不道德的恋情。

不久后,我就有幸得到大法,大法的法理震撼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夜以继日学法,很精進。也深深的明白,如果我还浸在常人的泥潭中,我不可能得法。我有时还遗憾我为什么不早点得法,不然我的人生不会有那么曲折。不过看了《九评》之后,似乎又明白了许多,其实在中华几千年神传的文化中,对男女关系的问题上就有很严格的道德规范,这是神给人做人的道德标准。而这西方来的邪灵共产党给亿万的中国人灌输无神论。

在几十年的斗争中,谤佛批孔,使许多中国人忘记了自己的根,忘记了自己的文化,忘记了自己的历史,更忘记神给人的道德标准。所以现在的中国在经济开放后,又没有了深厚的传统道德做后盾,中国人的道德十分败坏,腐败的官僚日夜纵欲寻欢,上梁不正下梁更歪,老百姓更纵情于声色。在中国,大街小巷都贴满了“梅毒淋病专治”的广告,可谓中国又一大特色。大法在中国洪传,无疑是给中华大地灌注清流。作为大法弟子更应该修正自己,让清流长流。

虽然我能意识这一点,但在常人中打滚那么多年,做错了那么多事,使我在这方面的干扰很大。在监狱期间,邪恶迫害长期不让洗澡,使我的身体呈现一种类似妇科病的症状。出狱后,因未被“转化”,直接被610绑架到洗脑班,直到被检查出有致癌病毒,才让我家人保出。出来后,意志消沉,很少学法。忙于学艺找工作,我当时并没意识到自己的不精進,已经被旧势力悄悄的盯上,随时钻空子。在学一种工艺的期间,和教工艺的老师很谈的来,我给他讲《九评》,因为当时没好好学法,又从监狱带出的仇恨心没去,讲真相时义愤填膺,常被人误认为我搞政治,但这位老师却认为我有见识,我们都有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直到后来,有一次,他约我出来,我便产生不好的念头,想入非非。我骑着自行车去与他见面,当时我的挎包挂在车头上,把车停在路边,我就和那位老师聊天,其实我们也就聊一些关于以后工作合作的事。聊完后,天色已晚,我便回家了。第二天,我丈夫给我打电话,叫我去派出所录口供,我当时就傻眼了,我丈夫提醒我说,我的包丢在路旁,被人捡了送去派出所。我仿佛当头一棒,因为我知道那包有装着大法的MP3和电子书,还有我的身份证。我表示我不能去派出所,还表示愿意用钱换回我的东西。后来我丈夫回来告诉我,那个派出所所长以我的电子书有《九评》为由敲诈了我丈夫五千多块钱。

这件事让我猛醒,让我看到我的内心还有多肮脏,我有妇科病的症状和发生的这件事,完全是我没修去的色心造成的,让旧势力有机可乘,钻我的空子,目地也是要毁掉我。想想还有点后怕,也意识到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一思一念都要修正自己。这也让我想起我刚修大法不久的梦境,梦中我看到我的一个前世是在寺院中修炼的尼姑,因和来寺院上香的一名信男眉来眼去,产生色心,而没修成。如果我这世的好色心没去,我固然也修不成,而我今世遇到什么样的法,我难道不知道吗?这点执著心都难去,难道还要失去这万古的机缘吗?

我之所以写此文,一来暴露自己还很肮脏的心,好去掉它,二来和在这方面还有很强的执著的同修谈谈心得,从我的事件中吸取教训,好好修炼,共同精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