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弟弟的经历与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弟弟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一直被非法关押。当时弟媳也被非法拘留,侄儿那时才五岁,母亲又脑血栓卧床不起,我每天既要照顾卧床不起的母亲,又要照顾年幼的侄儿,还要上班,心里牵挂着不知是死是活的弟弟,父亲还动不动就对我大发脾气,巨大的压力,使我每天以泪洗面,放松了学法炼功。

直到二零零四年,在师父的点悟下,我参加了集体小组学法、炼功,开始精進起来,每天出去发真相资料,做好三件事,溶入到法中。

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让我接触到一位刚刚被同修营救出来的一名大法弟子,他给我讲了他是怎么被营救出来的过程,鼓励我坚定正念去营救我弟弟。我们当地的同修也和我一起切磋,鼓励、支持我营救弟弟。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我与十七名同修决定去教养院要人,在家的同修高密度发正念。当我们走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那栋大楼的前面,我望着铁窗里的同修,心里说:同修,我们来救你们来了。这时我看见里面的同修向我们合十示意。

教养院负责接见的人问我们要接见证,我说没有。他当时气急败坏的说:没有证不行。他喊来一个什么指导员的:你看她们来了这么多人。当时警察看我们来了这么多人,吓的赶快打手机叫来很多警察,把我们围住,威胁我们再不离开就叫一一零来。

我当时没有一丝怕的念头,在心里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铲除操控他们背后的黑手烂鬼、恶党邪灵,大法弟子所到之处,邪恶全部解体灭掉。

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恶警们都走了,我与另两名同修来到接见室里的一个小屋,屋内有三个座位,真是为我们三位同修准备的,我坐下来想,见不到人,我就在这妖穴里发正念,铲除邪恶。两位同修和我不约而同的一起发正念,当时我真的感受到“正念法力捣妖穴”(《洪吟(二)》〈围剿〉)的感觉。

我们十八名近距离发正念的大法弟子和在家发正念的同修整体的配合,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下午一点多,我找到院长要求见人,我在心里说:请师父加持弟子,清除操控警察的邪恶因素,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邪恶说了不算,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院长联系后说:你根据什么说你是他的姐姐?我说:你把他叫来我们对证一下。这时管理科一警察出来说:回家去街道开介绍信,不然你不能见。我说:你可以给我们当地分局打电话问一问我是不是他的姐姐。警察拒绝打。

这一次探监,我们没有能见到弟弟。回来后学法、向内找,悟到有一个漏是因为我们整体对警察没有慈悲心,不善。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八月初的一天,我再次与家人、孩子一起到教养院,狱警以我炼法轮功为由不让见,一狱警说:上次你带来了那么多人,司法局都知道了。我回答说:我们炼法轮功都是一群好人,都是按照“真、善、忍”去做的。他说:你炼就不让见。这一次又没有见到弟弟。

回来后,我再与同修交流切磋,悟道:我们还没有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承认了它的接见日,所以才被钻了空子。我们决定自己选日期,全盘否定邪恶安排。

九月下旬一天,我与一名同修又来到教养院,去之前我先打出一念,找院长讲真相,要求见弟弟。结果那天,我们在师父的加持下,终于见到了弟弟。正念展现出了威力。

回来后我又向内找这次自己哪里做的不足,发现:自己没有跟那里的众生讲真相;带着亲情与弟弟交流,没有使他在法上真正提高。

十月初的一天,我与弟媳、侄儿三个人来到了教养院,这一次一名犯人跟着弟弟一起出来,我开始跟他讲真相,讲天要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性命;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时点头说:我记住了。

十月初,我与另一名同修再一次来到了教养院,见到弟弟时我刚想开口跟他说,他应该怎么怎么做,弟弟就说:姐姐你不要说了,你一说,这个情的物质马上它就会上来。听了弟弟的话我明白了,马上由另一名同修与他交流,而我开始跟弟弟身边的犯人讲真相,讲完后,犯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

这使我悟道,我来这里不只是见弟弟,还要救度这里的众生。而我也不再执著亲情,真正把弟弟当成同修。

在这次营救弟弟的过程中,有很多时候都是同修在拽着我往前走,使我真正的体悟到,整体的配合真的是很重要。

在同修多次整体配合营救的过程中,我的弟弟由开始的消极承受,到主动清除迫害,正念越来越强,终于近日回到家中。他提醒大法弟子,在黑窝内遭受邪恶迫害的同修真的特别需要大法弟子在近距离发正念帮助他们。

谢谢伟大的师尊慈悲救度,谢谢同修的鼓励与支持。以后我要加倍努力,和所有大法弟子溶为一体,全力投入救度众生。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