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内心充满着得法的喜悦

献给世界法轮大法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当我十八岁的时候,我开始学习一些防身术,虽然我觉的这种打斗的东西不是我真正想要的,它们并不适合我,但我仍然练习着它们。五年前,我又学起了气功、太极。我想看一看它们对我能不能有什么用处。所以在同一时间,我学着功夫、柔道和气功。但在心底深处,我觉的有一种东西被遗失了,但我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人们老是说我所做的都是对的,太极对我是有用处的。所以我也开始相信了太极,但我的过度亢奋症仍然如故,甚至更坏了。在每年十月份以后到第二年的四月份,我都是在深深的失落中度过,年年如此。我以为通过学习太极,我可以让自己变好,但事实上没有。我感觉我只有生活在梦中才能好过些。

几年前,人们开始谈论法轮功,我不了解法轮功,但是当在听他们谈论法轮功时,我已经感到了一些什么东西是不同的,一种很奇怪但很美妙的感觉。随后,我又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了关于法轮功的文章,那种奇妙的感觉又回来了。

二零零六年人们又开始谈论法轮功,我决心要弄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去了书店,找到了一本介绍法轮功的书,说是可以通过炼功让人年轻,还教怎么做动作,我立刻买了下来。回家后,迫不及待的读起来并开始自学五套功法。从那一刻开始,我感觉到了我从来没有过的能量,即使学了五年的太极,我都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我也明白了法轮功不仅仅是能让人变的更加年轻那么简单了,他有更深的内涵。

我想更多的了解关于法轮功,我又去了另一家书店,里面的人给了我他们仅剩下的唯一的一本《转法轮》,我打开了他,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关于“附体”的那一节,我很惊讶,这是什么?我从来不知道,这就是法轮功?我合上书,没有买,离开了书店。但是有一种能量把我拉了回来,我不自觉的就回到了书店买下了《转法轮》。回到家我开始阅读,并且停不下来。我的感觉如此的好!在书的最后,我看到了师父写的一些其他的书的书目。我又去了第三家书店订购了大法书。每次我想要买关于大法的书,就会马上知道应该去哪一家书店,而且都可以如愿。大法是多么的神奇,师父在引导着我一步步走入修炼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不能同时修炼法轮功和太极,要“不二法门”,而且法轮功相当的高,有相当高深的内涵,这是太极所不能比的。对于柔道,开始我不能放下,因为我已经练习它很久了,但是最后我还是决定放弃它而只专修法轮功。同时我也开始寻找在什么地方,可以和谁一同炼法轮功。在网上,我找到了我所在城市炼功点上的协调人,在炼功点上,我从新学习了五套功法,正式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这是我寻找十几年来第一次真正的开始修炼。

我也做过一些关于修炼的梦。有一次,我梦到我在一个公共汽车上,旁边坐着一个女人,她拿着一本书,书的封面与外文版的《转法轮》一样,她打开它,让我看,并说这是法轮功的书,但我一看里面全都是气功的东西,根本不是大法的内容,我马上说:“这不是法轮功,是假的。”

在生活中,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从言行上注意要按法说的去做,找到执著心就尽量的去掉它们。我以前比较爱亢奋,现在我已经能够很平和的处理生活中的一些事。当我做错事的时候,有执著的时候,就会感到头痛,而当我认识到了以后,马上就好了。因为我眼睛不好,不能看明慧等大法弟子办的网站,同修给了我一些荷兰语的九九年以后的师父讲法。尽管我不太理解正法的意义,还有一些内容我不能完全明白,可是我都能接受,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才刚刚开始修炼,层次有限,我相信师父所说的一切。我也开始学着发正念,但不太容易静下来。在打坐中,我由不会双盘到现在可以盘半个小时,但是盘的不好,我相信我会做的越来越好的。开始的时候,以前学过的东西还会回来干扰我炼功,但我尽量的去排斥它们,它们也就没有再来过。

现在在过病业关的时候,我能够认识到这不是一个常人的病,而是师父在净化我的身体。比如我的手遇到一些果汁就会开始烂,现在我不再用药了,那些伤口自己就长好了。

过去,我做了很多错事,我也想成为一个好人,但那只是一个梦。直到我找到了法轮功,我的人生开始变的美好起来。伴随着我多年的冬季忧虑也第一次在这个冬天没有再来,我的内心充满着得法的喜悦。虽然我是在常人中生活,但我已经不是一个常人了,我现在是一个大法修炼者了。

(注:这名西方学员是二零零六年下半年走入大法修炼的,眼镜高度近视,要用放大镜才能看书、学法,但这并没有影响她每天学习《转法轮》及师父的其他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