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于名给我在修炼中带来的阻碍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之前就想拜一个大佛,越大越好。抱着这种想法走進了大法的门。刚一進门时只知道法好,却不知道这是修炼。学法之后才知道本着这本大法就能修上去,能返本归真。原先只知道做好人。按师父要求的去做一个更好的人,知道这是高深大法之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来了,学法背法,对常人的事情甚至工作都不感兴趣,就又走入了极端。但是本人在当常人时就愿意帮助别人,所以一進入炼功点时就愿意帮助辅导员做一些事情。后来炼功的人多了以后,就又建立了一个炼功点。大家就让我当了辅导员。在迫害之前辅导员只是组织大家早晨炼功,晚上学法,白天工作。当常人时自己就爱面子,宁愿身体受苦,不愿脸上受热。,所以什么活都抢着干。一天忙忙活活的觉的很充实。一直都听到的是赞扬和表扬的话。所以有很多心没有去。而且干事心一直很重。当时这些心藏的很深,一直都没有察觉。

一九九九年遭迫害之后又几次跟大家上北京上访。几次被抓被劳教也都没被转化过,因此自己没被修去的心越来越重,自己还察觉不出来,同修曾经给指出过,但是由于执著太重根本听不進去,甚至不想见给自己提意见的同修。修炼时也经常嘱咐自己向内找向内找,可是一直被执著心掩盖着不挖心痛苦去找,潜意识中总觉的自己比别人干的多,比别人都强,别人不能干的我都干了,而且很多事情我都先干了,听到别人说什么好的就是说我,坏的就是说别人。这些心到后来越来越重。所以发正念一直不强,多数发正念时手都立不起来。直至被邪恶又一次钻了空子又一次被绑架被迫害劳教一年。

在被迫害劳教期间,由于执著心阻挡,不是真正向内找,而是一味的抱怨,怨自己不注意安全,怨邪恶没完没了的迫害,把修炼当作人的事情来处理。不想承受痛苦心理变相向邪恶妥协,认为我也没想修的太高你为什么还迫害我。邪恶还利用别人的嘴加强我不去掉的心,说你修的好,(因为我几次被迫害都没有配合过邪恶大家都认为我修的好)这样我的心里就更不平衡了。心里更怨了,而且邪恶一直往我脑子里打,“你修的好你还進来”。在黑窝里由于自己正念不强,一背法思想业力就上来,弄的我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的感觉,感觉很痛苦。有时觉的这是对自己的不公。其实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有好几次师父点化我,自己也知道就是差那么一点就是突破不了。

回来之后由于根本的执著没有去,又产生了更不好的执著,认为自己做的不好才被劳教的,所以就更没脸见同修了。这种执著心很多在后期被绑架的同修当中不少人中都有。同修们见到之后都很着急,(其实是师父着急)不断的找我帮助我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在此我向一直帮助我的同修们甚至全世界的同修们表示感谢,因为我每次遭迫害似乎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为我发正念,我也感受到了,所以在我虽然有执著心没有去的情况下也能不配合邪恶。通过向内找同修们指出我不想见同修的心是不是爱面子的心,是不是求名的心。听到这是求名的心我心里一颤,因为师父说:“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精進要旨》〈修者忌〉)这才看到了修炼这么多年自己的根本执著一直都没有去是多么危险啊。这是一颗很强的人心,常人也能做大法的事,可我是个修炼的人,如不按照师父要求去做那不就是惑众乱法吗?这是一颗很可怕的心修炼的人必须要去的心。通过学法我还找到了很多人心如:干事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疑心、怕心 等等。还有根本上对师对法信不信的问题。

通过学法使我更加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也更加知道了法难得,今后我要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刻刻用法来要求自己,去掉从旧宇宙带来的为私为我的一切物质,把自己完全同化到新宇宙当中去,虽然我现在还没做到,但是我相信通过学法和师父的加持我一定能做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