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呼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上初中的儿子回来,進门就急切的说:“妈,学校又在动员我们入团,特别是毕业班,要全体入团,明天要开全校动员大会,我怎么办?”

听儿子这一说,我更急:“不能让恶党再毒害无辜的孩子,我要阻止这场罪恶!”我顾不上吃饭,就去里屋拿真相资料。真相资料所剩无几。看看天色已晚,再去同修那里去取已来不及,怎么办?我心急如焚。怎样利用这有限的资料,达到最佳效果?我急切的思考,求师父给弟子开智。

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涌入脑海:把真相资料直接发给老师,发给校长。怎么发?教师住宅楼就在校园后院,路径我知道,好!就这么办!决心一定,心里也敞亮了许多。我一边招呼儿子吃饭,一边盘算着如何行动。待儿子上晚自习走后,我也拿上真相资料,锁上房门,锁上院门。

忽然一股强烈的怕心涌上来:校门卫二十四小时不离岗,教师住宅楼在校园尽后院,真是层层铁门呐,我如何顺利進入?如何应急?如何应变?如何顺利返回?毕竟这方面的经验没有。我沮丧极了,人心一股脑涌上心头,我无奈的开开院门,开开房门,跌坐在沙发上:“师父,我该怎么办呢?”我焦急而无奈,直想哭。

大约坐有两分钟,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轻轻的说:“孩子,别怕,你去吧,一切我都给你做好了,去吧,孩子。”我猛的一惊:“师父!”是师父的声音,是师父在呼唤我!“师父!”我腾的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眼泪刷一下流了下来。我抹一把泪,拿起资料袋,走出房门,走出院门,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溶在佛光中。

走進校园,走向教师住宅大楼,一个单元不落的做。在师尊的呵护下,那天晚上一切出奇的顺利,近百家教师的家庭,同时收到了真相资料。第二天,整个校园象炸了锅,校长脸色苍白的报了警,“六一零”的警察先向门卫了解情况,校门卫说:“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岗,一直没发现有不认识的人進校,法轮功绝不可能从我眼皮底下溜進去,绝对不可能!”“六一零”警察勘察了整个校园的围墙,认认真真走了过场,带着种种疑问:“法轮功到底来了多少?他们到底是从哪進来的?”当他们向市局、市委汇报时,言不由衷的说:“法轮功神了!我们真的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有一位同修的外甥是该校的副校长,当他忙完这件事后,到姨妈家,象讲神话故事似的讲述了这件事,最后说:“这件事在教育系统影响非常大,大家都不再强调学生入团的事。同时,对市委震动也非常大,它都不想扩大影响面,以免影响政绩。你们法轮功啊,太了不起了!”

通过这件事,我更加体会到师尊的洪大慈悲和佛恩浩荡。我替全市得救的孩子、众生,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