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也报答不了的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前段时间看了《忆师恩》,边看边流泪,无法用人的语言讲清师父的慈悲伟大,后又看了三届心得交流,就觉的无论写得好坏,都想把他写出来。

我是师父再给我生命的弟子。我是97年喜得大法的,修炼前,我是从头到脚都是病,额窦炎、鼻窦炎、流砂型胆囊炎、肠炎、类风湿心脏病、美尼尔氏综合症、妇科病、身体左边关节酸痛、时而左脸部抽搐发麻,一年到头都是药,吃了这样药换上那样药,真是苦不堪言。

自我得大法后,修炼月余,多年困扰我的妇科病“子宫肌瘤”随例假就清除掉了。在修炼了五个月时,师父第一次净化我的心脏,那是一个我永远都忘不了的晚上。97年9月初的一个晚上,我感觉头痛,有点发烧,就早睡了(每晚都听讲法录音),睡后大约十一点左右,我烧的很厉害,全身大汗浑身酸痛,口又干,想喊我儿子又喊不出来(对面两个卡厅的歌唱的很热闹),只感到心脏快速跳动之后,慢慢变成了一个烧蔫了的茄子而后又成了一个烧熟了的辣椒,心脏停止了,我觉的我的身体已不在床上,而是睡在冰凉的地上,这时我心中觉的什么都不牵挂,我死了无所谓,我原本活着也很累,很可惜我得大法太晚了,就这样一想,思想也静下来了,耳朵还能听到舞厅的歌声,就在这时我看见师父站在莲花上,由远而近从阳台外缓缓而来,师父轻轻推开我的门,我很激动,师父来了,我想起来,师父用手拂了拂示意我睡下,这时我就感觉到我的心脏由小长大变红,慢慢又跳动起来,渐渐的我睡着了。从那以后再没有出现心跳过快或停顿现象。

2002年5月份,我在狱中被邪恶迫害的快不行了,我处于半昏迷状态睡在舍房,看见师父站在半空中微侧着身子,用两个手指弹了一下,我就感到心脏被什么扎了一下,就看见心脏缺瓣被完整补上了。我打坐,坐不直,天目看到尾椎骨约有三寸长那一节骨头象被油浸了似的灰,略黑,是师父的两个法身给我净化的,自那以后我能坐直了。

修炼过程中还有许多神奇的事情,净化胃、净化颈椎。师父一直都在帮助我,给我去掉不好的,补充最好的。去年12月,我感到学法特别走神,发正念也有一种很强的干扰,清除不走,排不掉,有一种似雾似风的东西、很薄,在间隔着我,终于在中旬的一天中午我发正念时有一种强烈的干扰使劲拽着我不让我发正念,而产生了一种很不好的思想要如何破坏法。我立即警觉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做这样的事,哪怕是肉体或其它什么都不要,也不能破坏法,我感到身上有种什么物质压着我,我就喊师父救我,师父就在我的左背侧面,并示意我自己取下来,立即从我的身上取下一个约两寸厚、又象泡沫与橡胶综合成的一大块方形物质下来,其形状就象过去囚犯带的枷。感谢师父再一次的救了我,否则我就被旧势力拖下去了。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师父的恩德是自己生命的永远也报答不了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