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呵护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是一个疾病缠身的人,孩子们都因为我这个多病的母亲而发愁。我有许多种不知名堂的疾病,由于条件没有详细检查过,最明显的是头痛,痛的时候人就呕吐,发晕起来了,无论吃什么药打针都无效,身体消瘦,医生只好说是顽固性的头痛。

我得法初有一天头痛病犯了,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坚持不吃药,第二天就好了,而且从那以后再也没痛过,其它的症状随着修炼也都没了,从此再没吃过一粒药,以前面黄肌瘦的状态完全改变了,有人说我跟换了个人一样。是师父救了我,把我从疾病的折磨中捞了起来。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我给一位同修送资料,被她家人举报,当天晚十点多邪恶来绑架我,当时我也没怕,一路上发着正念,知道自己随师正法没错。到了派出所,恶警逼问我资料是谁送来的,我说不知道。我当时没有害怕,念很正。心想:“师父,我不在这儿呆,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

随后大约十分钟,奇特的现象出现了:我以前常犯的全身抽搐的现象出现了。恶警起先是不相信,以为是我装的,越看越害怕,就心虚的说,本来要拘留你十五天的,现在不拘留了,罚金二百元。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救我出去特意安排的,我没什么罪,给你交什么罚金?就说,我没有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当晚就被放回。

二零零三年的七月,一同修被邪恶抄了家,他害怕了,供出了我和另一同修,当时市“六一零”和县“六一零”的人一起到我家来抄家。情况十分紧急,我就求师父,于是我又出现了头一年的那种现象。邪恶们还是搜,但什么也没搜出来。有的要到灶房里搜(资料全部在那里。)我又求师父叫他们快走。由于什么也没搜到,他们一个个灰溜溜的尴尬离去,一场邪恶的迫害就这样结束了。

我再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浩荡佛恩慈悲呵护。此后,我们继续做着师父教我们做的三件事,六一零的人再也没来骚扰过。真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层次有限,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