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成都传法班的幸福时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一九九四年五月中旬,一个气功爱好者主动给我送来一本《中国法轮功》,叫我赶快看,说下旬要在成都办学习班。我接到书后,马上读了起来,越看越兴奋,一口气读完,非常激动,我终于找到渴望已久的师父了。五月二十八日同两位气功爱好者一道去成都报名时,我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都有,如辽宁、河北、云南、湖北、黑龙江、北京、重庆等地都有来的。

第二天,五月二十九日,在离招待所不远的一个礼堂里,师尊开始讲法。我看见坐轮椅的和拄双拐杖的人也進了场。

师尊讲了近两小时的法后,叫大家想想自己病灶部位,无病就想家里的病人,师尊喊一、二、三,跺脚,此时,我见师尊用右手向场中从右向左抓一把,甩在地上,并用脚在地板上踏了几下,连做了两次同样动作。天目开了的学员说,师尊手中抓满了各种动物,有的往外爬,有的吱吱叫。

下课后,我亲眼看见坐轮椅的和拄双拐杖的人与正常人一样,站起来,面带笑容稳健的走出礼堂。大家有说有笑的围着他们跟着走。

第三天上课,高大伟岸的师尊神采奕奕走上讲台,全场热烈鼓掌。师尊亲切和蔼,微笑的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我两眼看着师尊,全神贯注的聆听着,深怕漏掉一句话、一个字。但不知不觉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旁边的学员说,你恍兮惚兮的。我马上睁开眼睛克制自己。但不久,又听他说,你又恍兮惚兮了。后听师尊讲,如《转法轮》写的一样,“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原来是老师在给我调整。当天下午我上街买东西走路如风。同路学员说:你今天精神太好了。

因我坐二十几排,很想近距离看师尊,但每天上课前我们正吃饭,师尊已到讲台了,而下课我们还未走出礼堂,师尊已走了。有天我想,今天争取快步走出礼堂看李老师。但礼堂是在招待所楼上,進出一道门,又是同时走,人多大家都互相让,我真不好意思抢先,只能大家一样慢慢的走。我想今天看不到李老师了。

谁知刚一下完楼梯,就看见师尊站在地坝中。我很高兴,加快步伐向师尊奔去。当走到离师尊约两米处,不自觉的自动止步了。在场的几个学员也是这个距离。其余大部份学员都默默无声的边走边看着师尊。第二天上课進礼堂,我边上楼梯,边把前一天想近距离看到老师的事告诉同路学员。刚走到转弯梯时,我抬头一眼看见约三米处站着师尊。我像小孩突见母亲似的欢喜一跳,与同路学员说,嗨,你看正说着李老师就出现了。我情不自禁的用手指向师尊。此时师尊看我一眼,走开了。顿时我意识到太激动,举止失控,怎么能指着师尊呢?

学习班快结束的那两天,我心里很难受,怕与师尊分别。最后一天终于来临,当师尊宣布学习班到此结束时,我两眼泪汪汪,好似才与久别重逢的亲人相见,突然间丢下我又要走了,真感到难分难舍。

当天下午快吃晚饭时,我边洗碗边想,何时才能见李老师啊,泪如泉涌。当我抬头时模糊的泪眼见六米处,师尊与一位老大爷谈话,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忙擦干泪水仔细看,并向旁边两位大连老学员问,那里是李老师吗?她俩同时回答;“是的”。她们见我流泪不止,知道我心情,二位同时走过来分别左右挽着我的手说,走,我们去见李老师。我止住了泪。

我们三人手挽手走到师尊背面不到一米处,静静的站着。我见大爷手中拿着一个笔记本,在擦眼泪,师尊亲切的拍着他的肩膀说回去好好修炼。此时两位大连老学员都在摇我的手说,你快给老师说嘛。我回答李老师讲的很清楚,没啥可问,只是想近距离看看李老师。我心中想着:李老师您太好了,再见了,以后我只有在照片上见您了。连想两遍。

此时李老师转过身来,第一眼就看到我,几秒钟后转向大连两位学员说,你们还没走?她俩回答“没有”。我一直静静的看着师尊,她俩给师尊说些什么我未注意听。这是我在学习班不足一米的最近距离,也是在学习班上最后一次见师尊。两位大连年轻老学员见我无话可说,拉着我走了。

这一走,至今已是十三年……

我非常珍惜这万古难逢的机缘,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金光大道;不管风吹浪打,我也要紧跟师尊,圆满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