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往事 永恒的见证(上)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当年曾有幸多次见到师尊。读《珍贵的回忆》使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当时那珍贵的一点点、一滴滴、一幕幕又清晰的展现在眼前,感慨万分。

今年恰逢师尊传法十五周年庆,我想我也应该把我的故事讲出来与大家分享。因为我深刻的体会到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就是大法的见证,尤其早年的老大法弟子们,我们与师尊与大法共同走过了十五年的风雨历程,亲眼目睹了师尊传法的一言一行,亲身体验了大法无比的神奇伟大。我们见证了师尊正直、谦和、慈祥等人的一面,也见证了师尊洪大的慈悲及其法身时时处处对弟子的呵护、点化、保护等神的一面;我们见证了大法在世间为人袪病健身、教人向善,使人类社会道德迅速回升创建文明风尚等奇效,也见证了大法在另外空间除妖降魔救度众生,开创宇宙新纪元等威严、神奇、玄妙和伟大。我们走过的路每一步都印证了法轮大法的好和共产邪党的恶,邪恶的宣传谎言在这些事实面前体无完肤不值一驳。

我有幸参加了九三年八月在航天部二院礼堂举办的北京十二期、九四年三月在天津八一礼堂举办的天津二期、九四年十二月在广州体育馆举办的广州五期三个法轮功传功讲法学习班及好几个带功报告会、咨询会;参加过九三年在国际展览中心举办的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九五年一月在北京公安礼堂举行的《转法轮》首发式、九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此日期不能十分确定)在北京某学员家召开的翻译人员座谈会,在这些活动中数次见过师尊。

这些如今都成了无比幸福美好的回忆,加上听说的故事,要写出来简直太多了,我想大家已经写过多次的这里就不再重复了,下面是我的经历。

觉者的风范

师尊讲法从不用讲稿,偶尔从衣兜掏出一小纸片看一眼,讲起来出口成章、由浅入深娓娓道来,就这样把博大精深的法理传给了一个个普普通通的世人,从此以后这些人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师尊无论在课间休息、课后答疑、专场咨询时都极其耐心认真的回答学员各种问题,百问不倒、百问不厌。经常为了让更多人得法,挤出自己的休息时间,或利用班与班之间的间隙时间加班、加课、办班、办讲座,满足学员的各种合理要求。师尊能讲透宇宙中所有的一切,又能把每一句话都种到人的心里,使学员感到师尊象慈父一般,无人不心服口服。

不仅如此,师尊在每一件小事上都身体力行为学员做出很好的榜样,处处教我们怎样做好人,告诉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记得有时在不对号入座的情况下,很多人为了看清师父,习惯性的抢座占座,师父友善的批评了这种做法,并告诉大家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怎样做才和常人不一样才是修炼状态。在师尊教导下,在大法的班上不仅再也没有抢座的事发生,老学员还主动把前面的座位让给新学员、把票让给新学员。这种行为是发自内心的,那么自然那么纯净。老学员还按照师父的吩咐,带动新学员每次课后或会后大家都把垃圾捡拾干净、收拾好场地才离开。尽管有服务人员,这也成了老学员的自觉行动。

后来在大法的场内没有人吸烟,没有人吐痰,没有人喧哗,没有人乱扔杂物。大家互相帮助文明礼让,整个场形成一派非常祥和的景象,而且只要师尊一开讲,全场立即鸦雀无声,不用维持秩序,这是在当今中国社会其它任何场合都没有的。这就是大法的场,能正一切不正的,把人溶在里面,什么不好的思想和恶习都被抑制住了。所以才有了后来九九年四·二五享誉国际社会的“法轮功素质”――上万人上访一天街上无一纸屑烟头的神话,一点也不奇怪。

师尊在讲课当中每次都要顾及所有的人是否能看的清听的清,经常在条件不好时站起来讲。在博览会上,师尊更是经常站在那里答疑解法,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有时就站半天。师父被学员拉来拉去的握手、签字、照像,从来是有求必应。常看到有被治好病的人来对师父表示千恩万谢,这时师父总是非常低调,不收任何谢礼,而是鼓励他们回去好好学法炼功。在班上当大家学动作时师父也从不休息,而是全场走一遍,我亲眼所见师父绕着过道走过每一区域,如果有楼上的话也都要走遍,目光扫遍所有学员,认真的纠正学员的动作。还经常对台前的每一个小弟子摸一下前额,给他们调理一下。

大法的威严

师尊的慈祥和蔼使学员在他面前一点也不紧张,反而觉的很亲切。但是有谁要是干扰传法师尊可不客气了。这一点在录音录像中我们都能感受到。

我在北京十二期班上曾遇到邪魔干扰的情况,当时扩音器声音忽大忽小并发出不正常声响,舞台灯光忽明忽暗,师尊与上边机房对话时语气表情都非常严厉。我们当时不懂是怎么回事,还不太理解师父的做法。后来在天津二期中间举办的一个报告会上,师尊讲了蛇精捣乱的故事,期间谈到了北京的这件事,我们才恍然大悟。在天津班上有人问到师父为什么咳嗽的问题时,师尊也谈到了另外空间的干扰非常厉害与传法的艰难,因为他们认为人类该毁掉,这么好的法传给人太不值了。但大家都闯过来了。

还说到现在为止,很多神佛看到有这么多人得法学法渐渐服气了,开始不反对师父传法了。理由是两个没想到:没想到十恶毒世还有这么多人向善,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能修的这么好。所以师尊说从这个班开始正式传功讲法了,讲得比以前深了,就是讲后来出版的《转法轮》的内容了,在此之前是预备阶段,主要从气功的角度讲《中国法轮功》的内容,再以后就只讲法不传功了。师父在开玩笑时还讲过,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想学功就得坐飞机到国外去学了,出口转内销。现在却应验了。

当时有不少学员看到台上两边有阿弥陀佛和老子,还有八大金刚护法。前台跪满了佛、道、神,满场都是听法的另外空间的生命,门两侧和每排座位两边都有天兵天将把守。师父说在另外空间没人敢坐着听法,只有你们坐着。在师父后期的讲法中才谈到为什么这么珍视大法弟子,可惜我们在迷中却不知珍惜自己,许多得了法的人在这场红色恐怖中走不过来,轻易的丢掉了这么珍贵的大法。

当时我什么都不懂也看不到,象听故事一样,但能感到全场那种超常的庄严、肃穆和神圣的气氛,这场景至今仍在我脑海里。师尊每个班都严肃的要求大家上课不许迟到,为的是不能少听一个字,也不允许影响别人听课。现在我们才懂得了听好课的重要性。

师尊办班收费很低,有时各种原因多收的钱都会退回的。我在两个班都碰到过不买票听课的情况,有人提问说没得到法轮,师父说你没买票当然不给你了,不失不得嘛,要想得下去补完票就会给的。

师尊乘地铁去讲法

在北京十二期班的第二天下课后,我和六岁的女儿在地铁五棵松站台上等车回家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师父与几个学员边走边聊的朝我们这走来。我高兴的上前和师父打了招呼,师父回礼并问怎么样、能否听的懂啊等,然后继续和学员聊天。有学员告诉我不要围观师父,大家也都很自觉。我问:师父怎么也坐地铁啊?他说:师父住的较远,怕麻烦学员,每天都一个人乘地铁来上课,他也是今天偶尔与师父同路。

上车后因为没与师父同一个门上,我也就看不见师父了。过了几站车厢里人少了,我突然看见师尊坐在离我不远处,非常慈祥。现在我脑子里仍然保留着这幅慈父的图画。当时我一激动就忘了学员的话,一把拉起女儿走到师父身边问师父:这么小的孩子能不能学的懂?师父示意不要打扰,我就退后两步站在那里。师父低头闭目,过了一会儿突然向我们招手,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我女儿拉过去抱在腿上,边与她聊天边按压孩子的前额处。女儿坐在师父腿上微笑着答着话,腿还晃着,不时的看我一下,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一点也不认生。

车到复兴门站我们随师父下了车,由于换乘的方向不同,与师父道别后就离开了。从那以后女儿每天饭都不吃早早就催我出门,说师父不让迟到。平时坐不住的她竟乖乖的跟我听完了这个班,并且拿起《中国法轮功》这本书,随便翻开一页竟能顺利的读下来。她还爱看书中师父的法像。

没想到第三天我们去上课时,在地铁出口又巧遇师尊一个人在走;我刚一叫师父,师父立即示意不要打扰。后来在讲课中师尊告诉我们,他每天不仅在上课时为学员调理,而是从看到学员报名表的照片时就开始清理了,每天二十四小时、整个办班期间不间断的在为大家清理各个空间,直到学习班结束后看学员写的心得体会时还在进行调理。因为工作量大、传法时间有限,所以不希望大家干扰,并请大家谅解。

这件事让我激动了好久,说不出的滋味。感到幸福的是能与师尊有这么一段难得的邂逅经历,难受的是我们没有能力给师尊好一点的条件。尤其在北京八月份的大热天里,我们的师尊,为了度我们,不顾辛苦劳累,每天一个人挤地铁来去,还要在骄阳下走很长一段路,就这样师尊还要在路上利用每一分钟为学员做很多事。要知道当时许多普通的气功师都是车接车送前呼后拥的,我想唯有我们的师父是这样的与众不同。

这就是我见到的真实的师父,处处为学员考虑,实在令人感动。同修们听说师尊每天乘地铁去讲法后都非常感动,我们太应该珍惜我们所得到的这一切。

师尊动员北京学员走出去

在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许多北京学员得知北京不再办班的消息后,因学习班天数多又有各种原因离不开都不想去外地,就恳请师父再在北京办个班。师尊诚恳的反复劝我们说:北京学员为什么就不能去外地听法呢?全国各地那么多学员为得法都能来北京,最远的新疆、广州都有人来,而且北京吃住都贵,消费很高。北京学员经济条件比他们好多了,为什么就不能走出去呢?当时最近的一个班是在天津办正在报名,师尊说:北京离天津最近,你们就不能带头出去吗?每天来回都来得及,比外地学员优越多了,叫我看就是懒。其实在北京办的班最多了,已经很优越了,你们应该知足。以后你们就应该和各地学员一样,向他们学习,修炼了就得吃苦,就得舍(以上的话为大意但绝对真实,因为是聊天所以说了很多,以下同)。

在师尊的开导下,我只记得当时真说到点上了,我们脸都红了。是啊,为什么我们就得比外地学员特殊呢?当时很多人听取师尊教导改变了思想订了天津班的票。后来有许多北京学员租用大客车每天往返,白天上班晚上赶到天津听课,虽然吃苦但体验到的却是难忘的回忆。从此以后北京学员就和大家一样了,师父到哪儿我们到哪儿。这是师尊第一次用 “走出去”这个词引领我向前迈進了一步。

在以后的修炼路上师尊不断的带我们从常人的观念中一步步走出来,才使我们有了不断的升华。尤其是在严酷的正法阶段,常常因为哪一步不能从常人中走出来就会使我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教训极多。所以我对“走出去”、“放弃”和“舍”这样的词有深刻的感悟。

师尊的眼神

我最忘不了的是师尊的眼神。讲法时师父深邃的目光严肃认真,与学员交流时亲切自然,答疑时和蔼可亲,与邪恶交锋时威严锐利。反正这么多年我都形容不出师父的眼神,象磁石一样牢牢的把我吸住。

当年在博览会有机会在师父身边,我就能一两个小时目不转睛看着师父那慈祥和善的面庞,一秒钟都不愿错过,只要能抽出时间我就跑去看师父。每次见师尊都是这样,永远也看不够,好象久远以前就认识一般,一点儿也不陌生。师父的目光与我这辈子见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也都无法比拟,无法形容。师父好象一眼就能把我们看透,在师父面前我感到自己就象个孩子一般,脑子里非常干净什么也没有了,往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师父当时显得非常年轻,头发乌黑浓密,皮肤超常细腻,没有皱纹真的象婴儿的肌肤一般。师父的手宽大柔软,握住就象有了依靠,那种踏实温暖的感觉也是忘不了的,在与师父握手之前就听说过了。因我与师父同龄,所以我对师父的形像觉的特别不可思议,印象极深。认识师尊以后,我只感到自己好象前四十几年都白活了。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在以后的吃苦和磨难中,师父的眼神一直长在我的脑海中,陪伴我闯过一关关,使我坚定信念、不信妖言、永不放弃,成为我永久的美好记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