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记的那是我五六岁时的一个冬天的清晨,大约四、五点钟的时候,我被房后一阵叽叽喳喳的嬉闹声吵醒,我掀开窗帘往外一看,有两个仙女穿着水粉色的衣裙在我家房后打秋千,那个漂亮啊,我看的非常开心,不自觉的笑出了声,把我妈吵醒了。我妈怕我冻着,急忙把我抱回被窝,问我扒在窗台干啥?我说外面有仙女打秋千,我妈不相信。这是真事,是我真真切切看到的,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十二岁那年,父亲因公去世,我是家里的老大,有四个弟妹,我和母亲担起了家里的重担,家境过得非常困难,吃了不少苦,经常被人讥笑辱骂、欺负。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打骂还不知道还手、还口,别人都说我傻。只有学校老师说我聪明,因为我在班级学习成绩总是前三名。其实是师父管着我,不让我造业,让我还业。

从我记事起,我妈经常给我讲修行的故事,公修公得,婆修婆得,还经常告诉我什么也没有“忍”字高。有一次在邻居家我看到一本书,讲的是天上的事,名字记不清了,那时我就想上哪去找到上天的天梯呢?没想到我今生真的找到了,当时的心情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

高中毕业大多数同学上山下乡,可我却被安排就了业。当时能留城的都得有相当大的门子,我家孤儿寡母的想都不敢想,在分配的时候,我们那是矿山,有钱有势的都想让子女進机关,可机关就一个名额,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在争在闹,研究了一周也没平衡下来,最后公布的时候,去机关的名单竟是我的名字,我已经做好了下一线的准备了,当时我还不愿意去机关呢,劳资科的人说:“别人都快打破脑袋了争这个名额,你怎么还不愿意去呢?,你不去不行,就你去没人和你争这个名额”,就这样我堂堂正正進了机关工作。现在想起来,慈悲伟大的师父您为我操了不少心啊!这一切都是师尊的精心安排啊!

有一次在工作中出了一件危险的事,屋里的电炉子坏了,我忘了拉电闸,就去接线,我的两只手刚碰上电炉子的那两个线的断头,电炉子一下就亮了,我就觉的一股强大的力量一下就把我推开了,当时同事们都吓坏了,马上过来看我身体哪打坏了,结果哪也没坏,手皮都没变色,大家都觉的奇怪。回到家我妈说:谢天谢地呀,是哪路神仙保护了我的孩子!现在才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我结婚后,生活的不愉快,婆婆、大姑姐都参与我家的事,后来我生了两个女儿,家里环境就更不好了,婆婆、大姑姐出面让我丈夫和我离婚,找别人生男孩,丈夫经常不回家,从那时,只要她们找我碴,我就和她们一样的打。后来打的她们也不上我家来了,真是造了不少业啊!把自己搞得一身糟,从里到外都是病,没有好地方。九七年冬天得了腰椎盘突出,非常严重,能有一周的时间下不了床,身边没人照顾,七岁的小女儿给我拿药倒水。孩子吃饭都成了问题,眼看就要过年了,别人家都在打扫卫生,购年货;可我却动不了,于是我产生了死的念头。有一天,我趁孩子上学走了,把三天的中药面子一次都吃了,吃完不一会就睡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到孩子放学回来,看到我躺在床上满脸都是水,连喊带叫,我才醒过来。我发现自己身下的被褥都是湿透了,浑身上下,手脚都是凉水,当时我一下子就能坐起来了,自己慢慢能下床了,腿能动了,孩子高兴的叫了起来。我也觉的很奇怪,吃了那么多药,不但没死,反而能动了。现在知道了,这是师父又一次为我承受了,师父慈悲弟子,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并为我清理身体。

从那天起我能走动了,但腰、腿还是疼。转过年春天,有人向我提起《转法轮》,由于自己悟性太差、没有理会,一晃就到了秋天,有个大法学员问我借录像机,因为当时她有病不能来取,我就给她送去了。原来她要看师父的讲法,她也刚得法,我就帮她放录像。

当我第一次看到师父和听到师父讲法的声音,我的心受到强大的震撼,我觉的我曾经在哪儿见过师父,这熟悉的面孔,而且声音那么耳熟,什么时候见的我也说不清,这声音那么亲切,好久好久都没听到过了。本来我打算把放像机送去就走,结果我越听越爱听,听完第一讲我还舍不得走,又看了教功带学了功。原来我手脚都是凉的,这一学功从头到脚都热了。

那一天,我非常兴奋,将近二十年我没有这么高兴过,从九三年我母亲去世后,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人疼过我,护过我,那天我真的有一种又找到有亲人疼的感觉。那天我买了十个鸡蛋,回家煮了吃了,作为我的生日,我找到了亲人,找到了归宿。我好多年没过生日了,那天我过了,九八年九月一日,是我的生日,我从此不苦闷,不再孤独了,我有了寄托,有了生存的希望,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听完了师尊的整个讲法,我又找到别的同修借了《转法轮》,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看了一遍,那真是如饥似渴,然后我去炼功点炼功,辅导员问我跟谁学的,这么标准,我说我跟师父学的,跟师父教功带学的。

在修炼当中,每一关,每一难师父都在点化我,看护我,生怕我落下。在修炼一个月后,有一段时间我不愿意炼功,师父为了让我精進,在孩子学校附近,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那是八月十五那天晚上,六点多钟,我和同修在学校院里看孩子在露天演节目,我无意中往东边一看,原来的建筑物不见了,只见一座从天到地的一座大楼,是透明的有无数层,屹立在哪里,那么壮观,我很吃惊,我让身边的同修看,她问我看啥?她说她看不见,原来是师父在点化我,增强我的信心。紧接着每修一段时间,师父就给我演化,让我看我修多高了。

有一次在梦中看到师父在大礼堂楼上为我清理身体,师父无比高大的身躯来到我身边,用一双大手把我托起来,放倒趴在地上,用手在我后腰上按了一按,告诉我彻底好了,从那以后腰真的不疼了,身体十多种病都好了,真是象换了人似的,朋友说:人不该死总有救,法轮功把你给救了。我说你们也学吧,他们也有得法的。

可是,我在情上执著太深,放不下,丈夫一在外边过夜,我就生气,就怕失去他。那段时间我真的很难过,法也学不下去了,慈悲的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我在梦中看到“在一个非常贫穷村边一个男人在和一条狗在一起,当时我一下惊醒了,人类道德败坏到了这种成度,你说我还执著那个情干啥,太不值得了。于是不再想他了,但我恨他,恨得要命,炼功也静不下来,心里总想他为什么这样对我,在梦中师父又把前世的事情演化出来,好象是清朝,我俩就是夫妻,我觉的前世造业太深了,这是业力轮报啊,难怪他这样对我,他做的一点都不过份,我不应该恨他。从那以后,只要他回来我就笑脸相迎,主动和他打招呼说话,家庭环境也改善多了,气氛祥和了,他也不太走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乌云密布,大法受到严重破坏,我们失去集体修炼的环境,心里非常痛苦,看到师父写的“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我开始了自己学法炼功,给国务院、政府写上访信,希望他们明白真相。零三年由于自己正念不强,在被邪恶跟踪一周后绑架、非法抄家,在恶警進家门前一分钟,我身上还带有真相资料(因为我准备去做真相),在那一瞬间,师父给我强大正念,我没有怕,果断的把真相资料放好,同时发出强大正念,不让邪恶找到,他们怎么翻也翻不到,最后把我家电脑抢劫走了,到现在也没还回来。

在派出所,我脑中时刻发正念,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向我讲国家形势,我告诉他们别看得太死,别跟得太紧,给自己留条后路,你看文革怎么样,十年浩劫,最后不也翻过来了。他说这是啥地方,你还敢这么说话;我说我看你们太年轻,我才告诉你们这话。我给他们讲大法好,他们说“别人说那件东西在你这,你交出来,就放了你,或你说出来,都行。”我告诉他们:“该讲的我都讲了,其它的不可能了。”他们说:“只好送你去看守所了。”第四天往看守所送的路上,其中一个恶警说:“几次想对你动手,可是一见你拳头就举不起来了,你愿意炼你就炼吧,你到看守所,你可做到真善忍啊。”我说你放心吧,我会做到的,我知道是在师父的加持之中,给了我强大的正念,才使恶人抬不起手来。

到看守所,我想到要保持大法弟子的高大形象,决不向邪恶屈服。送到小号,号长问你什么事進来的,我说炼法轮功的,被非法抓来的,她问“你还炼不炼?”我说“炼!”她说“快上炕”。就这样我向她讲大法的好处,善待大法弟子的好处,并向她讲“我要在这炼功,请她配合”。就这样,我在那每天都炼功,发正念,背法,并向里边所有的人讲真相,進来一个讲一个。

当时我想好了,我的使命就是讲真相。既然你们把我抓来,那我就在这里讲,在这之前有两个大法弟子,她们由于害怕不炼了,我给她们讲:“你越不发正念,邪恶越迫害你。”后来她们也炼功发正念了。过了些日子,又有同修被抓来,我俩合计一下,动员里边的同修绝食。当时里边有八、九个大法弟子不干活,我一天活也没干,我认为修大法没有罪,我不是来改造的。经过四十多天的绝食,我在师父的加持下,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保外释放,参加绝食的同修几乎都回来了,感谢师父慈悲呵护!

回来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背法,刚开始每天通读一遍《转法轮》,通读一段时间后背起来也容易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把《转法轮》整个都背下来了。现在我用背法的方式去学法,坚持每个整点发正念,利用一切机会救度众生,劝“三退”做真相,真正起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作用,时时刻刻在法上修,在法上悟,遇事向内找,不让邪恶钻空子,走好每一步。

零六年二月末,我丈夫被确诊为结肠癌,大姑姐、老婆婆都在我家,丈夫陷在痛苦之中,觉的自己活不成了,情绪非常低落,两个大姑姐专门找那些乱七八糟附体的东西去看,回来后说,我丈夫那病治不了等等一些不好的话。当时我心里平静的对她们说,你不要给我们乱看了,我丈夫不会有事的。我啥也不信,什么乱七八糟的,也管不了我们,我信的是师父,是大法,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我们。同时我也告诉我丈夫,现在只有大法才能救你,你也修大法吧!我给他讲了几个比较典型的真实例子,而且都是他认识的人,通过修大法转危为安,他答应了,并立刻学法炼功,但他坚持要手术。在住院期间我们一起学法,坚定正念,手术非常顺利,而且很快,两周就出院了,出院时医生要求他做化疗,丈夫心里放不下病,要做化疗,在化疗期间,看到别的患者折磨的死去活来,不能吃,不能喝,头发也掉了,可我丈夫没有反应。六个疗程下来体重增加了二十多斤,能吃能喝,精神状态非常好,病友们都很羡慕,医生也觉的奇怪,从没遇到这种情况,后来我朋友告诉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听之后说这就对了,原来他家有神保护。这都是师父慈悲呵护安排,让他消了大业,让我过了一关,师父又为我们承受了很多。

以上是我人生修炼的一些片断,是师父保护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家。作为大法弟子我要做好三件事,实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