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在其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四日】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四月十八日那天走入大法修炼的。炼功三天还没看书时,纠缠我二十多年的偏头痛、颈椎病不翼而飞。十六万多元的外债,压得我喘不上气来,可就炼炼功,心情就愉快了。炼功的第三天晚上我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至今我还忘不了那天晚上,虽然只看了一个多小时,可我的人生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对家庭不如意,感觉自己不幸福,认为自己真倒霉找了这么样一个丈夫,常常闹离婚。看过师父讲法录像后,这些想法完全发生了变化。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明白了,夫妻是缘份。人在这个世上都很苦,其实丈夫比我还苦,想让我过好日子,下岗后做生意没挣着钱,欠下了那么多外债,妻子还不同心。我感到自己不幸福是不知道珍惜这份缘,追求富裕的家庭生活,追求丈夫对我的体贴。在人中我们追求的什么也没得到。结婚二十年了,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是贫穷的。

那天晚上回家路上,我心里别提多舒畅。第四天我得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一边看,一边对照自己。原先总认为自己心眼好,不论在家庭中还是在工作上,干什么都行。可看完一遍《转法轮》,才知道自己是个道德败坏的人。这怎么能幸福?怎么能不有病呢?以前总看丈夫不好,把自己看成一朵花,在工作中争强好胜。那时虽然还不懂得修炼,但真切的知道这本《转法轮》是本宝书,太好了。

从此我的观念发生了变化,遇事找自己,不钻牛角尖,平心静气的对待周围的一切,明显感觉自己变了一个人,总能感到生活中的幸福。有了好的身体,有外债也不愁了。

得法初期,我每天去炼功点炼功。刚开始双盘只能盘五分钟,二十八天后就能盘一个小时。为了抓紧时间学法,我把痳将、电视都放下了。我心里常说,师父不光救了我,也救了我一家人。如今丈夫得法两年多了,麻将、酒、烟全戒了,有钱从不乱花,都用在生活上。在今天正法时期来看,这些都是小事,可对当时的我来讲,这是我记得最深的事。我太幸运了,感谢师父。这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因为我找到了回家的路——返本归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一夜之间我便成了领导、政府的“敌人”,我心里象压了一座大山。每天有时间我就坚持不停的背《见真性》。有一天下午从二点~五点开了三个小时象文革一样的批斗会,我背了三个小时的《见真性》。会上领导指着我一顿训斥,对于自尊心非常强的我,在单位小有名气的我,在人生中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训。最后让我发言,我只说了一句“坚修到底”,领导听后立即宣布散会下班。

在会上没生一点气(那时不懂是背法的威力),可回家的路上,心里就过不去了。可一想到书上的话就知道这是执著心,要去掉它,不能跟“真善忍”拧劲。当遇见说我“狠”的同事心里就不舒服,总想躲着走,但我立刻认识到想法不对,我应该去面对,把这些执著心都去掉。以后又有几次停止我工作,同事不敢接近我。九月份把我从经济条件好的单位撵到条件最差的单位,还扣我六百元奖金。

二零零一年我在劳教所里邪悟,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然而师父没有放弃我。回家后不久,我清醒了,更珍惜法了,明白了许多高层法理,理智的去按师父的要求做。迫害七年多,我先后调了四个学校,但不论在哪里,我都严格要求自己。我的言行证实着大法,做正了就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做正了才能救度身边的众生。我走到哪里讲到哪里,现在已有一部份同事、家长还有几十个学生都三退了。

随着学法、修心越来越能在法上,把自己真正的溶在了大法中。师父说“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道法》),还说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那么遇到的事,听到的事与我一定有关。去年五月三日晚上八点多,弟弟打来电话说继母摔坏了,一点不能动了。

我父亲、继母(平时称大姨)都是修炼人。我想摔个跟头能怎样,我家当时还有两个同修,因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没与同修交流。我想十几里路,明天再去吧。第二天,我找一个同修,刚走出市区,弟弟来电话说:“救护车把母亲拉走了,她的儿女都起早来了。”我心里一震,头脑清醒了,意识到是邪恶钻了大姨的空子,从身体这方面来迫害她,想毁掉她。这关系到我们两个家族众生和当地众生的得救问题,邪恶是对大法来的。住院了,再讲真相,得有很大的障碍。修炼太严肃了,真后悔昨天晚上没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没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只好问弟弟是哪个医院。

我回家后反思自己,同修来我家不是偶然的,师父的法不断的点给我。中午刚发完正念,弟弟来电话说:“大腿股骨头脱臼,明天上午手术,要三万五千元手术费,术后对于七十多岁的人还不一定保证能走路。”我坚定的说:“没事,粉碎性的都没事。”弟弟淡淡的笑着,又告诉我他去百里外的舅家借钱。

我放下电话,来了一个同修,加上娘家嫂子我们三人打车来到医院。我先对大姨的女儿说:“大姐,我与母亲相处十二年,虽说没有象你那样疼她、关心她,但此时我的心情同你一样。”大姐马上说:“放心吧,我不阻挡。”于是我来到大姨身边与她交流:“师父告诉我们遇事先找自己,想一想哪错了?”她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逐渐的我感觉到大姨的正念出来了,在法理上又与她交流。劝她吃东西,我让一个同修与她女儿买中午饭,然后我们三人求师父加持,坐下来发了二十五分钟的正念。

之后我坚信的说:“大姨你能起来了。”果然在我的扶持下大姨不但能坐起来,还能站起来了。这时借钱的亲属都回来了,大家看到后,都惊讶了。我给大姨穿上鞋,她能慢慢挪步,大家的表情又惊又喜。这时大姨的女儿说腿疼,我这才意识到那个邪恶的东西没有彻底灭掉,到处跑。于是我们四个修炼人同时发正念,不一会儿,大姐腿不疼了。

父亲说:“来时拍的片子找不到了,问护士、院长都没有,往家里打电话也说没有。”我悟到这是师父的慈悲点化,此时我更感受到师父真是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我心想:大姨快决定出院呀。不一会儿,大姨的儿女们提出坚决出院,不用任何人负责,开的药也不要了,就信师父的。大家商量了半天,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最后决定出院。大法超常,师父不知替弟子承受了多少。

回家的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学法,她坐在床边炼了第五套功法。就这样没吃一片药又能走路了。这个过程我的一思一念都能在法上,体会最深的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理性》)。这件事轰动很大,由一件坏事转变成一件好事,更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

我有“放下执著轻舟快”(《心自明》)的时候,也有放不下时的痛苦,真的很难走过去。个人修炼时,没有邪恶因素干扰,正法时期不多学法,稍一放松就被邪恶钻空子。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把我这个粒子放到粒子团中去修炼自己。这几年同修出现身体迫害的很多,我知道了就去交流,一起学法、发正念、鼓励同修,再找别的同修与其交流。周围的同修哪个心性关过不去了,我知道了就去与同修交流,共同做三件事。经常组织交流会,有时因有怕心,形势一紧了,就想还是修自己吧。可是过一段时间就感觉不对劲,这不只是帮助同修,自己的修炼也在其中。区别心、显示心、怕心,都是在这个帮助同修时去掉的。

前一段听说有个老年同修因眼睛住院手术了。与同修交流后,我认识到不应该只看同修的不足,应该发正念、去医院看她,不用说什么就是鼓励同修,只要我们整体做好了,邪恶就会自灭。老年同修出院一段时间后,眼睛不但没好,反而疼得更重了。学法只能看一、二个自然段,再看就受不了,常出现死的念头,对法有时不相信。我去与她交流,学了十年法的老年同修一说就明白,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一学法就疼的严重吗?”她说:“为什么?”我告诉她:“背后邪恶的东西怕你读法,就差那一点点,再多读法,它就化掉了。”之后几个同修一起发了二十分钟的正念,鼓励她有师父,有法,邪恶什么也不是,把怕疼这个执著去掉,背一背《怕啥》,《一念中》,《见真性》等经文。等三天后我再去时,她变了,眼睛疼了近一年,这么快就好了。她现在每天在学法组上学一讲,回家再学一讲。观念也改变了,她说不管它了,就学法。第五天开交流会时,完全好了,一见面就要谢谢我。我告诉她是师父救了你,是你自己闯过了这一关。当别人赞扬我时,我会提醒自己不要有显示心,不要有证实自己的心。

昨天晚上我参加了只有八个同修的交流会,有两个同修讲她们证实法劝三退、包容同修的故事,同修的善心使我流泪,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以上如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