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唯物主义者”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修炼前是个十足的“唯物主义者”,根本不信神,我认为,宇宙飞船都飞到月球上去了,也没有发现什么神;我也不相信气功,认为鬼神与气功都是迷信。

一九九一年,我丈夫患心脏病、轻微脑梗阻和更年期综合症,白天晚上睡不着,我每天下了班都得陪着他,听他诉说工作上和生活中的苦恼。时间长了,我实在难以承受,只有到处求医,中医看不好看西医,精神病院的药也吃了,住了几次医院也不见好。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陪他练起了我并不相信的气功。过不多久,奇迹出现了,他的病情终于有了好转。于是,我和他也就坚持练下去。

一天晚上,我在阳台上炼功,月光如水,非常宁静。当我入静时,不到半分钟,我的元神突然离体,不断飞升,不断飞升,真真切切、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看到了神佛,我感到震惊,感到不可思议。我反复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我知道自己的意识是非常清醒的,我是真实的看到了,因而也非常欢喜。原来,神佛是真实的存在,不是迷信,只是常人看不见,只有上升到高层次才能看见。气功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从此,我迷上了气功,只要有气功师办班,我都参加,先后学了七、八种气功,也接触了气功中的许多不良现象,正如师尊在《转法轮》中所讲的那样。那么,比气功更高的东西在那里呢?我迷茫,我寻求……。

一九九六年六月的一天,我在书店里看到师尊的书《法轮功(修订本)》,信手翻开,看到“真修”篇,师尊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就这一句话,让我高兴极了,这正是我要寻找的师父,正是我要寻求的大法啊!

第二天早上,我在附近公园里找到了法轮功炼功点,站在大家后面远处,专注的听着音乐,学着动作。在做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的头顶抱轮时,突然感到有一股能量从右小腹進入丹田,快速旋转起来。我知道师父给我好东西了,但那时还不知道是师父给下的法轮。从那天起我有幸成为大法弟子。

此后,每天和同修一起炼功,一起学法。清晨的炼功场一派宁静祥和,晚上学法,读大法书,相互切磋,讲述自己提高心性的心得体会,提高对法理的认识。随着学法的深入,同修们放淡了名利,家庭与邻里关系和谐了,为人处事能替别人着想了;上班的同修虽然很辛苦,但工作更加努力了;如果哪位同修有不好之处,大家会用大法提醒他;每个人都会用真、善、忍的标准向内找,修炼自己。这里真是一片净土啊!这是一段非常值得怀念的日子。

同修们的许多修炼故事,都见证了师父的伟大慈悲,见证了大法的威严神奇。

一天早上刚炼完功,一位五十来岁的女士问我:“这里是不是法轮功的炼功点?”她告诉我,她家离这里较远,找了好几天,才找到这里。她说她最近得到一本《转法轮》,第一天看完了第一讲,就看到许多亮晶晶的东西在屋里转,仔细一看,这东西中间的样子跟书的封面图案一样。第二天看书,也看到这种东西在旋转,但中间就看不清楚了。过了几天,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看到卧室里又走出一个自己,她感到太奇怪了,所以到这里来问问。我告诉她,对于这些现象,师父在这本书里都讲得很清楚,是师父把你这位有缘人指引到修炼的路上来了。

又有一次,我们给新学员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到第三天晚上看完后,我搀扶身边的一位八十二岁的老太太下楼,因楼道路灯很暗,她突然告诉我:“师父来了,第一天晚上就来了!”我惊讶的问她:“师父是什么样?”她说:“蓝色卷发,穿着黄袈裟。”我高兴的对老太太说:“你老太有福气和缘份了。”其实,无论我们看得见和看不见,师父的法身每时每刻都守护在弟子身边。正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巨大付出,才使我们的修炼走到今天。

有位功友在自家门前照像,我看到每张照片上都飞舞着小金龙。有人拍摄了冬天凌晨的炼功场,也摄下了法轮和带翅膀的小天使。对于这些现象,师父在《论语》中早有论述:“‘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

师父的法身为我们每个修炼人净化了身体,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啊!就说我自己吧,从小体弱多病,工作中又积劳成疾,毛病不少:腰椎中有三个椎骨骨质增生,严重时翻身都翻不了;还有肩周炎,开始炼功抱轮时,双手痛得发抖;每年春秋之际,气管发炎,咳嗽不止,少则一月,多则两三月;从孩提时就带有的常年腹泻症,平时饮食稍有不慎,就立即发病。但我修炼不久,这些大小毛病就一扫而光了。再说我身边的一位女同修,患腰椎间盘突出,寸步难行,疼痛难忍,中医院、西医院、疗养院都住遍了,医生的结论是:能治到生活可以自理就算不错了。她修炼几个月后,竟然大步流星的上班去了,而且还可以服侍80多岁的瘫痪的老公公,照看年幼的小孙女。在我们周围,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

最令我感动的是一位农村妇女的修炼故事。有一次我们到一个县城,跟那里的功友交流切磋。有位三十来岁的女功友,来自偏远的农村,她一家四口人,自己身带残疾,丈夫患骨结核,常年瘫痪在床,医生都不肯为他开药,只能挨时间等死,大女儿因小时溺水,现也瘫痪在床,小女儿还只有五岁。用她的话说,她一个人要管四张嘴和三个屁股,由此可以想象她的困苦与艰辛。她丈夫为了不拖累她,提出离婚,她坚决不肯,说:“一世因缘一世了。”后来,丈夫又让她去买老鼠药,打算自尽,省得自己受罪又拖累别人,她说:“有我在就有你们”。就是她的这份善心,使她走進了大法的修炼之门。她修炼才一个多月,一天晚上收工回家,居然看见她丈夫在床上坐了起来。我们见到她那天,她也就修炼了三个月左右吧,她丈夫已能在别人搀扶下,绕着村子走了。这天,她本想带着丈夫来的,让大家见证大法的神奇,但因路远,又要赶时间,所以没来得了。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这样的神迹,怎不让人感激涕零呢?!

连续看了电视节目《我们的师父》和文集《忆师恩》后,我感动不已,泪流不止。虽然师父没有到我们地区传过法,但我们同样在师父的关怀呵护下得到救度。我们共同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和辛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