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凌海陈丽敏等人乱法一事与辽宁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一段时间以来,凌海地区有一些所谓的“学员”到辽宁各地频繁开法会,“教”各地学员怎样“向内找”、怎样“善解执著”、“善解名利情”,带动了很大范围,已经在大面积的学员中起到了乱法的作用,对此,整理此文,旨在清除这股祸乱大法的恶势力已经造成的影响、并杜绝类似现象再发生、从上到下根除操控这些学员干扰正法、干扰学员证实法、做好三件事的另外空间乱神和邪恶因素,证实大法的“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

一、对这些人的修炼状态,我们做了严肃的调查,并与同修们做了深入严谨的交流,发现她们存在如下问题:

1、跟人走、远离法、脱离法

这部份学员以陈丽敏为首,有十几个人死心塌地跟陈走。有人公开宣称:“我就是陈丽敏的手和脚,能当上她的手和脚我就荣幸了”,如果有人提出陈有哪点不对,这些人就一拨一拨的找上门去“切磋”,让人“向内找”、让学员能跟她们“统一认识”认同陈,对陈有异议的学员一旦被邪恶绑架,陈一伙会说那是反对陈“遭报”了。明慧网在二零零六年曾发表一篇揭露陈乱搞男女关系和乱用资料钱等问题的文章(后来被撤掉了),此文出现后,陈不以为耻,反而说:“能修多高的佛就有多大的魔。”意思是自己悟的高才会有这种“难”,维护陈的人则说“陈了不起,这样的文章出来了人家一点也不动心”,并说陈做那些事被揭露出来同耶稣受难一样,陈在为众生承受(意思是陈做那种事也是为了别的学员)。对于陈的男女关系问题和用钱问题,如果有人提出陈应该改正,那些人就会说:“陈的问题为什么让你看到了?你向内找找你有什么问题。”以及“陈也是修炼中的人,犯错误难免,那都是以前做的,是她的业力和观念干的,不是她自己干的”;陈搞集资占用学员的钱做她的私事,维护她的人会反过来让学员“把心放下”;陈曾有过三次婚姻(后两次是2000年之后结婚),得法后曾打着为了救度一名有妇之夫的旗号、保持长达一年的不正当关系;她承认曾和当地公安局长有过婚外情,理由是“为了保护资料点的正常运转”、“用大法来归正”那个公安局长,针对此事,我们都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我们的修炼,不是靠哪个人用什么手段能保护的了的,她是把自己摆在法之上了。而被其迷惑的人说服当地学员的理由是“她为了大法能付出自己的一切,她已经无私无我了”。凡此种种,不管陈做了什么,一些人都会拿出一套为陈辩护的强辞歪理。这些人把揭露和试图制止陈继续犯罪的大法弟子说成是“旧势力”、“干扰”,而“发正念铲除”。

在陈一伙的言谈中,基本没提过师父的呵护和大法的威力,按照她们的说法,凌海“形势大好”全靠“陈的协调”,她们会修自己也全是陈的指点。师父在《猛击一掌》中讲过:“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弘扬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体安排。没有我的法身做这些事,别说弘扬,就是负责人自身的保障也难得到”。

2、频繁打着开“法会”的名义到处散毒,形式上和内容上都不符合法

以陈为首的十几个人,半年之内在辽宁省各地召开“法会”上百场,每次都是她们几个讲,没有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频繁的交流耽误了大量救度众生的时间,师父多次讲过法会的目地是为了互相促進、共同提高,互相之间找差距,看到不足。而她们的姿态则是高高在上的指导别人怎样向内找,把自己视为一个能够解决大法弟子修炼问题的良方妙药,完全把自己置于大法之上。每次交流,她们基本不听别人说,单方面的把她们的邪悟理论灌输给大家就走人。

以陈为首的一伙人声称她们所做的是“为了整体”,但她们每到一处都说当地修的不好,没有整体,其实每个地区都有一些同修之间互相修心性的问题,陈一伙人把这些问题扩大。而且,因为总有地区在听了她们的宣讲后有一部份不清醒的推崇备至、追随过去,而修炼成熟的学员能马上认清、远离她们,这两种不同的看法和对待方式在两类学员中形成间隔,这一伙人所到之处,常常会造成那个跟过去的小部份人排斥整体协调,不愿与所在的整体配合。

边边角角的地方她们去了很多,目前能了解到的包括锦州各片儿(包括农村)、葫芦岛、兴城、朝阳、凌源、北票、南票、盘锦、北镇、义县……所到之处毒害了大量学法不深的学员、祸乱各地整体。

“法会”上,她们先说凌海三件事做的如何如何好,这两年没有被抓的,然后以教学员“向内找”为幌子,宣扬她们的邪悟理论。听过她们讲的学员,往往会把按照她们的邪悟理论“向内找”当成最重要的,而懈怠三件事。事后考证,凌海同修做的好那部份跟她们没有关系,都是不追随她们的学员做的,她们把别人的成绩都说成是自己的,关于她们本人如何做三件事很少提及。

此种行为师父在《猛击一掌》中明确讲过:“还有些地区私自组织什么讲法团,到各地学员中招摇撞骗,也有邀请个人演讲破坏干扰学员修炼的,这些人明着好象在宣传法,实质上是在宣扬他们自己。学员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统的在修,只是有些学员不悟,或没感受到而已,那他们是不是在干扰!特别是那些刚刚学法时间不长的很难分辨清楚。有些人还在几千人的会上搞什么报告,讲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给大法的那一句话下定义或解释大法,身体向学员们散发着黑色的业力和执著的物质。”

3、“法会”上宣扬邪悟之理都是与法完全对立的,列举如下:

(1)“善解执著心”、“同化名利情”

关于所谓“善解执著心”的问题明慧网曾发表文章指出过(《与辽宁某地同修切磋》)。陈一伙人的理论是:执著心也是我们宇宙中的生命,如果都去掉了,我们的宇宙就空了,因此应该把执著心“善解”、留下。善解的处理方式是:“抓住一思一念,发现不好的念头给它定住,然后跟它交流,让它同化法,善解,進入新宇宙……。”

这些人还提出应该“同化名利情”,理论同上。后来有同修提出质疑:“师父讲过同化什么你就是什么”,同化名利情你不就是名利情构成的情欲满身的人了吗?陈一伙人听后无言以对,后来再宣讲时就改成了“善解名利情”,但内容不变。不管怎么改变,都是和师父讲的“修去名利情”、“去掉名利情”相反——师父让我们去掉,她们主张留着。

有的学员被干扰的很严重,虽然道理上明白了“善解执著”是不对的,但已经习惯那样的思维了,一发现自己的执著第一念不是去掉、而是善解,连正常的去执著思路都被破坏掉了。

《转法轮》开篇师父就讲到:“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越最后越精進》中师父讲:“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

一旦有学员提出“善解执著”不符合法,陈一伙人就引用师父关于“善解”的讲法,实际是用法为自己的邪悟辩解,利用大法来印证它们的邪悟理论。

(2)“对照九大基因修”

《九评》发表后,陈一伙人向学员传授“对照邪党的九大基因修”。大法弟子应该对照“真善忍”修正自己,怎么能把邪恶的东西当作反面教材对照着修呢?对照邪党的东西修将来修到哪去呢?

(3)篡改师父的法。告诉学员发正念时 “脑中应该是空的”,不用想“灭”

法中要求念完口诀后集中念力念“灭”字,她们则宣传脑子应该是空的,什么也不想。后来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明确讲:“发正念的时候不要求什么都不想了那种静的状态。发正念是有想的,而且念很强的。”

(4)执著功能和所谓的“师父点化”

在陈一伙人的宣讲中,经常谈到自己是“开着修的”,天目中看到了什么,以此作为修炼的依据。她们所谈的向内找,不是大法修炼直指人心的过程,而是使劲想,想着想着“师父”就点化了、天目看到什么了,根据所谓“看到”的现象去修。这是严重的自心生魔、随心而化。陈丽敏说她第三次结婚是师父点化的。她所做的一切都对别人说都是师父点化,以此迷惑学员。跟陈跑的学员就是维护陈,不实修、想走捷径、向外求,以所谓“看到什么”、所谓的“师父点化”作为修炼的依据,而不是对照法、用法来衡量对与错。

(5)利用大法达到自己为私的目地

陈丽敏经常拿法做借口,先跟学员“切磋”,再集资,让学员心服口服、“从法中悟到”、自愿掏钱。几年来,凌海地区的资料钱基本都归陈丽敏一人随意支配,她说过她的孩子偷花大法的钱。陈经常给身边的人解决生活问题集资,最突出的一次是陈给自己的常人弟弟,反复引导学员用法去“悟”,让学员最终认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你的钱就是我的钱”、给陈掏钱就是“舍尽”,很多人给她的弟弟掏了钱。她还给她家保姆集资;连做小买卖的学员5元5元的票凑成的钱她都拿走,当时拿钱的学员就象被下了迷魂药,过后后悔:把钱给她不如做大法资料。当别人对陈丽敏的集资行为质疑时,陈丽敏反过来让拿钱的学员“把心放下”。

曾有一次她打着帮某位学员解决生活问题的幌子集资数千元,而该学员只收到1000元,其余的钱不知去向。陈的所为和邪党对大法弟子“经济上截断”是相吻合的,是旧势力一个系统安排下来的。

陈能如此反复在学员中行骗,是利用学员善良的一面钻空子。

陈一伙的利用大法还表现为:利用大法为自己的邪悟理论辩解;利用大法和大法弟子解决自己日常生活问题;利用大法和通过大法所结的缘满足自己的私欲。

二、以上表象的深层分析

1、陈一伙人的所为完全与大法修炼原则背道而驰。

衡量一个人不能以他说的为准,应该以行为为准,邪党说的“建立人间天堂”也是冠冕堂皇的,但其实质则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陈丽敏也是一样。曾有同修问她:你如果真向内找,你们就应该好好反省一下:因为你们引起周边地区这么大面积的争议和不和谐,你们还应不应该这样到处切磋?陈无言,而行为上没有一点改悔。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发表揭露陈丽敏乱搞男女关系和乱用资料钱的文章后,到处宣扬“向内找”的陈一伙人丝毫没有向内找,她们一伙切磋的结果是这篇文章是“干扰”、“发正念铲除”,最后得出自己修的高才会有这么大的“魔难”的结论,完全把自己置于大法修炼之外。

正法就是归正宇宙过去偏移了的法,包括人的各种变异行为,整个过程就是我们不断的去执著心、纯净自己的过程,最后达到大法要求的标准。正理贯穿下来,从上到下都应该是正的,修炼者在人间的表现也自然是光明磊落、坦荡正直、纯净无私、纯善大忍,一切都是符合正法理的。法理是层层升华的,但决不是错位的。

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因为一个人想得度,人就必须亲身在这个艰苦的环境中、在困难中、在利益中、在情欲中走出来。任何事情都会牵扯到修炼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触动着你这个人、你的思想情绪、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执著的东西。你怎么去走、选择什么,那就是不同。相反的,那就是常人。你能够从常人的理中走出来、从常人的执著中走出来,你就是神。”

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大法弟子就要以成就新宇宙的大法为根本,一切都应以未来需不需要、给未来宇宙众生留下参照的回归之路为基点。大法不会允许连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都不信守的行为溶在大法弟子中。

2、分析部份学员的普遍心理

一提到陈的肮脏事,就有学员认为:“那些事都过去了,都是修炼中的人,犯错误难免,不能揪着人家的过去不放。”

这里需要澄清的概念是:怎么样才叫“过去”。只有对曾经做过的不好的事认识到了、改正了,才算“过去”,而陈对过去犯过的任何错误,从来没有认识过、反省过,每次提到总是用一句“那都是过去”搪塞过去,继续对法犯罪。

3、怎样看陈一伙人宣扬的所谓“凌海稳定”

我们都知道,旧势力对真修弟子是虎视眈眈的,弟子有一点空子它们就会利用来迫害,尤其是男女关系和用钱问题上不正的。几年来,几乎所有的大陆弟子都是经过风风雨雨的魔难、磕磕绊绊走过来的,而严重背离法的陈却没出过事,这正是旧势力插手、以此来迷惑学员的结果。

在以上背景下的所谓“稳定”的凌海恰恰是被旧势力迫害严重的灾区。

陈丽敏带领一大批学员背离大法、走上邪悟之路、并把此毒散播到辽宁各地,比大法弟子在监狱里邪悟、背离大法更严重。一些不出来做三件事的学员不被绑架,是因为他们触及不到邪恶、已经顺着旧势力安排的路在走了。凌海问题是同样道理。

因为总有学员不用法来衡量人、事、以致一个地区的状态,认为只要不被抓就是修的好,那么邪恶就要给学员制造这样的混乱,让那些用“经验”、“现象”判断一切的学员迷惑。

学员往往以为发生绑架了才是迫害,其实,警察的绑架是肉体上的,而接受陈一伙人的理论则是精神上的被绑架,她们把大家都引导到其邪悟的理论中,使学员在对其认同中围着她转、逐渐远离法,去充实邪恶势力,这股势力是在与大法和师父争弟子、毁学员,他们是搞扩大势力的邪恶团体,以达到祸乱正法的目地。

4、她们的邪悟理论为何经常变化?

因为另外空间的因素是邪恶势力,能知道不同的修炼人哪里不足,就针对不同修炼者的不同问题变化不同的面孔、讲出不同的邪悟理论,一旦被识破,马上变样。但万变不离其宗,邪恶就是要钻学员心性上的空子,达到被它所控制以至于最后毁掉学员。

她们极力推广的“善解执著”、“同化名利情”、“发正念时不用想灭、头脑是空的”等邪悟理论,其目地都是为了把不好的东西留着。每个修炼人对应一个庞大的宇宙天体,当自身宇宙不能归正,那么对应的就是自身宇宙的变异不接受正法。

三、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为什么持续这么长时间?

1、邪悟的性质使然

这么荒唐的东西怎么让那么大面积的学员接受了呢?魔窟里遭受过“转化”迫害的同修都知道:邪悟的东西一点都不能沾,就象师父讲的假气功一样,你一认为那句话对,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上去了。而且,邪悟的人自己就会继续去转化别人,在另外的空间里那邪恶的东西就是一窝一窝的。

很多学员被陈丽敏带动,都是一开始觉的她们的话好听、“有道理”,不知不觉的偏离法。就象假气功和附体书一样,一觉的有道理,那个东西就上来。陈一伙人和狱中的邪悟势力在另外空间是一个套路、一个系统,狱中学员对此有警惕性,而在外面宽松的环境下,一般学员是没有警惕性的。

陈一伙人只是表现为修炼人的各种不足,比如显示心、自以为是、不向内找、贬低别人抬高自己、把别人做的好事揽到自己名下、悟法理有偏差等等,也正因为此才具有迷惑性,容易让人认为她们只是修炼不足的同修,而意识不到其背后的乱法因素,与学员有执著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已经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

2、同修的麻木,纵容了邪恶,没站在卫护大法的基点主动清除邪恶。

一部份学员能知道她们的悟法不符合法、不被带动,但也没彻底认清,没意识到邪恶是冲着法来的、以破坏大法为目地。只想到自己远离她们,没想到为整体、为别的同修负责。这其实是对邪恶的消极承受和纵容,没有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另一部份学员则法理不清、有执著被钻空子、被带过去了,陈一伙人的市场就在这部份学员中。

她们钻学员向内找薄弱的空子,一听说她们向内找,马上对陈一伙推崇备至,甚至看这一伙人哪都好、说什么都对,不再用法去衡量对方的话,盲目跟从;

她们钻学员追求新奇、不以法为师的空子,有的学员听到“善解执著”这种似是而非的歪理时,觉的没听过、很新颖,就当成了更高的悟法,而没有用法衡量;

她们钻学员想走捷径的空子。迎合了有的学员怕吃苦,不愿扎扎实实的修心性,绕开大法中直指人心的修炼过程。心性修炼是剜心透骨的,而陈的“善解执著”就容易多了,只要跟执著“说一下”就解决了;执著天目的学员也是不想靠自己悟,想来点省劲的,来个点化就照做了。如果去除了悟和苦修的因素,那还叫修炼吗?

她们钻学员对小恩小惠执著的空子,极力维护陈的人,每个人都曾受过陈的恩惠,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其中一个曾说过心里话:陈毛病是不少,但人家当初对我那么好,能不维护她吗?

四、写这篇文章的初衷

这篇文章是很多同修共同完成的,对于这件事该不该揭露進行了严谨的讨论,当大家明白了这伙恶势力对锦州整体、对辽宁地区整体、以致对大法弟子整体破坏的严重性之后,认为不能再这样听之任之了,那是对邪恶的纵容,对正的力量的抵消。师父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发表,就是一种天象变化,这种乱法的邪恶因素在宇宙中已经在被彻底的清除中了。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要清醒的分清个人修炼和邪恶迫害大法是两回事,师父在《法定》中讲过:“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大法弟子的伟大是和宇宙正法联系起来的,你们最大的使命就是维护法。”写出此文,是为了维护大法。

我们也考虑了对各种状态同修的影响,尤其是那十几个追随陈的学员,此文不是针对陈丽敏本人和这十几名学员本人,而是针对另外空间的乱神和邪恶因素。这是旧势力的一个系统安排,其中,陈丽敏是最可悲的,那十几个人也是受害严重的,如果她们一味这样下去,对正法犯的罪深重如天,下场太悲惨了。正法没有结束,对每个人都是机会,只有我们把这件事揭露出来,才能真正彻底铲除背后的因素,如果那些邪悟者还可救,看到这篇文章也会惊醒,这是真正为她们负责,对她们好。只有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才是对每一个生命都有利的。

曾经被陈一伙人散毒影响的学员,建议大家重温几篇经文《猛击一掌》、《佛性无漏》、《路》、《定论》、《走正路》、《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并发正念铲除安排操控陈丽敏破坏法、干扰学员证实法的乱神、乱法烂鬼、共产邪灵、黑手和一切邪恶因素。

五、写给跟随陈丽敏的人

都是得法十多年的老学员了,“万古机缘、只为这一回”是我们都知道的。本着对自己生命负责的基点,劝你们每个人都静心想一想:你们到底是跟师父跟法走,还是跟陈丽敏走。

希望你们认真看看师父的经文《大法不可被利用》,望你们三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