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大法弟子的文学创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带动人类社会下滑,有几样主要的东西在起着先锋的作用。一个是文艺创作,一个是美术创作。对人最直接、对人的思想意识和人的感官上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些东西,直接影响和带动人的道德观念的改变,败坏人最快最直接,所以现代派的艺术、现代派的文化、现代派的文艺形式,这些东西起着先锋的作用。”“大法弟子知道,人类的文化是神传给人的,不信神是人类道德下滑的根本原因,所以大法弟子不能用人道德下滑的标准看问题。大法弟子搞出的东西,肯定是要还原神给人的东西。那么你们要做的这件事情本身也会截窒败坏的因素,也会起一个带头往回返的作用。”

我在大学里教外国文学,自己有时也搞一点创作,切实体会到师父讲法中说的现代派文学艺术对人类道德观念的改变,对神传文化的败坏所起到的先锋作用,而且这种变异和败坏达到了极其可怕的成度。内容低俗丑恶,创作方法上放纵人的情欲,放弃人的主意识,放弃文学创作的规范要求,胡思乱想、发泄、嚎叫、病态中搞出来的东西,都登上了大雅之堂。

我个人认为,正统的文学是讲“文以载道”的。具体有两点:一、写实;二、明理。写出来的是光明向上的,是善的,使读者看了以后受到心灵的震撼,得到道德的升华,明晓善恶因果,维系人类社会应有的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

古典文学创作基本是写实的,人物、事件都有生活中的原型,思想、感受的描述也是针对具体事件有感而发,而且是理性的,有节制,服务于主题。不同文学形式的创作方法不同,写作规范不同,适用的题材不同,效果也不同。

比较常见的几种文学形式按照在人类社会产生的时间顺序,大致有经、史、诗文、戏曲、小说、影视剧本等等。越接近现代,虚构、变异成份越多,要求越松散,也就越通俗。比如小说,这个名字就说明它并不能算作正统的东西,开始时都是以私下传抄的形式流传于民间的。英文里的novel有新奇的意思,出现的也比较晚。而且,古典文学创作很讲究社会功用,很重视作品对读者的影响,把文学创作看作是严肃的事。写什么、怎么写、写给谁、用什么形式写都是有严格要求的,作者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是要负责任的,就象人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一样。

今天,大法弟子的文学创作,是以证实法、揭露邪恶迫害、救度众生为目地的,同时还原给人神传的原有的文学形式,在这一点上和音乐、美术、舞蹈等其它艺术形式是相通的。那么,在题材和写作方法上也就非常明确了。大法弟子今天正法修炼中创造的神迹,抵制迫害中的感人故事,救度众生中的威德,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数也数不清,就是文学创作最好的素材。不用虚构,更不用夸张,真实的记述就是一首首诗、一出出戏、一篇篇小说。真正感人的是人物和事件本身,因为记述的是“世中的觉者”(《贺词》)的故事,而作者又是大法弟子,就象大法弟子画出的觉者的像一样,其本身就放射着觉者的光辉,具有慈悲的力量。

师父没有专门讲文学创作的法,但是在不少次回答弟子提问时都讲到了文学创作,而且,师父写的《洪吟》、《洪吟(二)》、零七年新年晚会的歌词已经给我们指明了文学创作的方向,教给了我们文学创作的法。我在学《洪吟》的时候,总是感到古今中外,人世间所有各种文学形式的所谓经典、杰作,绞尽脑汁搞出来的各种文学理论、流派,远不及《洪吟》中的任何一行诗句,一个词,一个字。大法无边,涵盖一切,用文学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就在其中。《洪吟》也是师父给有志于用文学创作证实法的弟子讲的法,能够读到他,我感到自己真的非常幸运。

法有了,愿望有了,创作不成问题,关键是大法弟子的创作体现着个人修炼的因素,学法好、心性高,写的就顺,效果也好,否则越写越费劲,自己看了也不舒服。

另外,我想必须时刻提醒自己:创作的基点是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

以上是一点个人认识,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