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流氓手段:电、蹲、撅、挂、捆 【明慧网】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流氓手段:电、蹲、撅、挂、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郊区万家村,有男队、女队,集训队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地方。万家劳教所主要迫害法轮功女学员。法轮功男弟子直接送男集训队进行迫害,逼迫写“三书”,不写便给上刑,然后送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万家劳教所内关押的其他男劳教人员为刑事犯。

女队分女集训队、十二队(要调进“前进劳教所”)、七队已调进“前进劳教所”。女大法弟子直接送女集训队进行迫害。其中,赵某某、吴某某、某某某为男科长,受卢振山指使,每次给大法弟子上刑都是亲自动手,参与迫害,充当打手,手段极其残忍,邪恶至极。还有二十多名女恶警协助迫害。迫害方式有多种,有时多种方式同时进行,不分昼夜连续迫害,有的直至被迫害死。

例如:哈尔滨大法弟子张红,进万家劳教所,一周被迫害致死,死时全身是伤。

迫害手段大致有:打或电棍电、蹲、撅、坐铁椅子、冬天开窗冻、上大挂、上绳。

1. 打或电棍电。一个恶警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或用电棍电,一个或多个电棍电。用小型电棍电,皮肤会起大泡;用大型电棍电,皮肤会肿如馒头或西瓜。

2. 蹲。强制两只脚平行靠拢后蹲下,手背后或铐在一起。此种方式会使人的身体不好找平衡,一会腿就麻了,倒在地上;摔倒后上来几个恶警拳打脚踢,然后再让蹲下,不分白天黑夜。

3. 撅。强制两只脚平行靠拢整个上身贴在大腿上,两条腿要伸直,手背后或用手铐铐后,不让动,动一点便拳打脚踢,然后接着撅,不分白天黑夜。

4. 坐铁椅子,冬天开窗冻。被固定在铁架台上,两只腿被固定不能动,手被铐在椅背铁架上,或扒掉全身衣服,只剩一条短裤,冬天开窗冻。或把衣服扒掉,仅穿裤头,光着脚,手吊铐在椅背上,光着脚蹲在地上,打开窗户冻。此种方法极为难受,使人站也站不起来,时间长了,胳膊、腿都象折了一样的痛。

5. 上大挂或上绳。1)两只手用手铐或警绳吊在床(二层床)架上,脚离地,时间长了胳膊残废或手不好使。(2)把两只手背后用手铐或警绳吊在床上,脚站在凳子上,用绳把腿捆住,猛地把凳子踢掉,然后拽起捆在腿上的绳子,整个人被荡起来,当时胳膊象折了一样,同时用电棍电身体敏感部位。

例如:法轮功学员张春玉被电棍电脖子全是大泡;上大挂,两手腕被勒坏,手腕处皮肤溃烂,手肿的象红馒头;两只手伸开吊在床上,白天晚上不让睡觉二十多天,脚站得肿的老大,不行穿鞋,困极了就睡过去,被人叫醒,使人看来惨不忍睹。承受不住迫害,违心写了“三书”。送劳动队(十二队)干活。

十二队强制劳动时间是早五点至晚八点,有时到晚十一点多,甚至有时到下半夜一点左右,劳动任务极其繁重。大队长是郭立秋,此人非常邪恶,每次迫害大法弟子,都是她的指使,副队长霍书平、张爱媛配合,恶警王娜娜、沙玉锦、刘白冰(已调科室)、丛志丽、周英凡直接迫害。手段同集训队大致相同。

例如:二零零六年四月,宋文娟因不做诬蔑法轮功的所谓“讲评”,恶警强制让宋文娟蹲着,不允许动一点,她蹲了几个小时,因为不配合邪恶,恶警王娜娜对她又打又拽,拽到别屋内将其打瘫在地上,然后又把她铐在铁椅子上一宿不让睡觉。然后又把宋文娟吊挂上绳在库房货架上,吊了十次左右,她晕死过去,又继续吊,胳膊的筋被勒坏。

期间恶警周英凡用手铐紧紧吊铐宋文娟在铁床架上,一会胳膊就变得青紫,她们用电棍电、猛打脸等各种方式,宋文娟最后也没有妥协。恶警沙玉锦把她的上身衣服扒光,反说她不知羞耻,耍流氓,羞辱她。宋文娟的后脚烂得不行了,还被迫上车间干活。早四点起床站到出工,晚上收工又让站到十二点睡觉,迫害一直再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