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零四年末,离华人新年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多伦多学员决定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底在多伦多举行新年晚会。由于筹备时间短、资金要求量大,我和渥太华另一名学员也参与拉赞助,帮助解决资金问题。

我当时看中了全国和当地最大的几家西人报纸、最大的银行等拉赞助。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初,由于我原来工作的公司裁员有我,我就顺势全力投入了拉赞助。然而到了演出前,我却一个赞助也没有拉到,而且整体拉赞助的情况也不很理想。

我当时心情非常沉重,我看到了旧势力的经济上迫害系统的安排。要想大面积救度众生,需要在资金上有所突破,我从此萌发了粉碎邪恶“经济上搞垮”政策、在经济上破除旧势力安排的决心。而学法中我领悟到,要想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唯有学好法。

一、经营大纪元广告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经济封锁和迫害

二零零四年底,多伦多开始发行英文大纪元。可渥太华人员少,面临不小的资金压力,渥太华要不要上?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指出:“可是迫害情况很急,反迫害是没有时间这样慢条斯理的。”“你们不能等,众生在被迫害,道德在急速的下滑,你们要救的人是越来越少,越来越难,所以不能等。”于是,渥太华集体决定:上!并且,几乎所有学员都动起来了。

当时,我主要考虑到三个因素:1)从经营大纪元广告、市场入手;寻求从经济上更大层面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途径。2)过去每每重大突发事件,我需要立即见政府官员、开新闻发布会,大纪元工作给我提供了时间上的灵活性。3)我坚信大纪元工作不仅能够解决生活问题;而且比我常人的工作还能给大纪元注入更多的资金。于是,从二零零五年初我就开始协调大纪元的广告、市场经营。

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旧势力他们安排得有序,我做得也很有序。”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指出:“就象新年晚会这个演出一样,几年来我们大法弟子很努力,但是由于专业化成度不够,效果有限。一专业化就不一样了。”

记得四、五年前,证实法中我们开始走向主动,全球起诉江××。由于没有法律专业知识,感到常人律师受到的干扰很大,不仅容易被人的框框束缚,而且律师费用昂贵。为了能在加拿大用法律窒息邪恶,需要法律专业知识上快速突破,我们不断参加人权法律会议,向法律界讲真相的同时,还结识了现在起诉江××的律师。二零零四年夏天,我们还破例被允许在加拿大律师年会上做法轮功人权法律报告。当时,虽然我们在冰岛信息专局获胜;但在向更高一级冰岛仲裁委员会递交诉状时受到了阻力,由于资金问题,案子一直没有進展。于是,我在CARLETON大学上了一门国际刑事法的课;并完成了向冰岛OMBUDSMAN诉状,没用律师就打赢了案子。我体会到了师尊所讲“一专业化就不一样了”。对粉碎旧势力的迫害也要落到实处。只要我们用心钻研,大法的无边法力就会赋予弟子无量智慧。

我做了市场调查后;定了经营策略。后来还到大学上了市场经营、销售课。

开始时,渥太华冰天雪地,满城开车,上门拉广告,一点也不觉的寒冷。尽管我们几个同修没有任何经验,但总能拉到广告。很快一名平时英语不好的同修在西人市场拉進一个两万六的广告!我们感到师父的慈悲。而我却一段时间没拉到广告,但没被吓倒,觉的旧势力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很快我就和一家车行签了近三万的一年广告。我不断感到师父加持,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当看到常人迷失在世间这么苦,还能有缘了解真相,并肯把钱放在大面积讲真相的报纸里,不仅自己有了美好未来而且注入的资金能救度更多众生。我开着车常常深感师父的慈悲、有时不知不觉泪水就流了下来。

签了合同,也不能丝毫放松。这家车行登了广告不久,经理就给我打电话,让我见他。一去,他说:你们的报纸有问题,我们不能再登了。原来,我们广告一登,所有中文媒体都给他打电话,要这家车行在他们的中文报纸登广告,还说了我们报纸的很多坏话。我知道真相没讲到位,我就進一步讲真相。同时,还告诉他,我们的报纸好评如潮;才给平息下来了。

的确,我们报纸受到很多赞扬。不久前,联合国难民署在加拿大的分部赞扬英文大纪元是有高度信誉的周报。一客户对我说:你们的英文大纪元报纸清新、干净,看了你们的,就不再想看其它报纸了。两周前,一位希腊老太太给我打来电话,激动的半天说不清。我让她慢点说。她非常激动的告诉我:她这一辈子就爱看报纸,但从没到看过这么好的报纸(指英文大纪元);她以后要期期不落看。我体会到是大法法力的体现。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车行经理又给我打电话,让我见他。一去,他说:我们车行的主人听说广告效果不好,又考虑到广告经费超支,让我通知你,不能再登广告了。我心想:怎么会呢?另外空间的广告效果肯定好着呢。就又讲真相,并介绍我们报纸的优势,发到所有国会参、众议员、市议员、很多政府部门、商家、全市有几百个发行点,每周五还在市中心手发,并且提出给他改進广告设计方案。还告诉他:“在我们报纸上登广告是有福份的。”他半信半疑的答应和主人再商量商量。终于,又一次平息下来。

我几乎每周给客户送报。二零零五年圣诞前,又见到了这家车行经理。这次,他又叫我到他办公室。進去后关上门说:我们广告经费真的超支,必须得砍。然后问我:你猜我怎么办?我问:咋办?他说:“我把另一×××报的广告给砍了!”这时,我和他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去年五月,经理激动的告诉我:你们的报纸真的给我们带来了福份!原来,他们车行在加拿大第一次成为、并连续两个月(三、四月)蝉联全国销售冠军!当然,现在我又遇到新的严峻考验;但我充满信心。

去年,一家具店登了广告。了解他有经济实力,我就建议赞助新年晚会,店主满口答应。可后来,一提此事,店主就很为难。我就请他出去吃饭,同时想问个究竟。交谈中,才知道他公司刚吃了官司,消耗了不少钱。我知道干扰又来了,就讲晚会是传统文化在被中共破坏后的复苏和超越,能和这么高水准的演出合作是极大的荣幸;也会直接带来经济好处。听完我介绍后,他说会认真考虑考虑。

一个多月后,他终于答应了赞助。当我问他资金怎么解决的?他的回答让我感动:他从银行贷到了款!晚会结束不久,他的员工高兴的告诉我:看我们演出的观众到他们那儿买了家具!

为了及时服务客户,我还学会设计广告。很多工作使我很难和协调工作平衡好。二零零五年九月,胡来访,我们组织了很多活动。虽然做大纪元的时间很少,但很容易拉到广告,我体会到心在法上时,师父对我们的慈悲呵护。

有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另一个家具店,我跑了好多次,主人每次都欲做又止;总说再考虑考虑。于是,我想,吃多少苦、就是再多跑多少次,也要拿下来。结果,当跑了三十来次时主人还是说再考虑考虑,我才意识到恰恰我的“吃多少苦、再多跑多少次”的这一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让我多吃苦。当我归正这一念后;主人很快就做广告了。这件事说明了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严肃性。师父讲:“否定它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二、在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期间修炼 放下自我

去年年初,经过一次次讨论,渥太华决定举办二零零七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经历了二零零五年多伦多晚会的艰难,我当时还体悟不到新年晚会天象的变化,渥太华人手又少,经营现有的大纪元本身就很不容易,再上晚会,我感到压力巨大。去年七月专程去外地寻找资金的渠道,不获而归。去年夏天,我就撞车两次。

但我们做了详细的布局规划。渥太华大法弟子心很齐,售票進展非常顺利,十月中售票过半,而且拉赞助也有起色。正如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指出:“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同时,和其他协调人为整体提高无私付出了很多时间、心血相比,我看到了差距。师父在《精進要旨》〈为谁而修〉中指出:“人类社会从古到今就存在着一个理,叫相生相克”,同时,特别指出:“这就是过去的理。”还说,“相生相克的理以后会发生变化。”我也体会到,其实,相生相克的理正在发生着变化。

然而,由于很多事情進展顺利,使我那执著自我的心也开始膨胀。去年十月中,晚会就售票过半,可大纪元却出现财务危机。当时,有学员认为我全力投入晚会,不管大纪元,对我意见很大。我觉的别人根本不理解我的苦心:因为赞助方案已经把大纪元包括在内了。因此我一直向外找,说是别人的责任;甚至还用恶的一面说:“这是好事,大家都承担一下就知道经营大纪元的难处了。”

这话激怒了一名学员,她追着给我打电话,指出我的话不在法上。并说:大纪元销售逐渐下降。我马上回应:“我的销售额没降。”那名学员在电话里非常严肃的说:“我不是说你的销售额,是大纪元的销售额。我看你不是证实大法、是证实你自己。你还抱怨别人,不向内找。你现在心性已经掉的非常低了。”

其实,这些话都是很对的。我侧重自己的销售,但对大纪元的计划过于简单化,没有对整体尽责。可当时,为了维护自我,我也不守心性了,把电话给挂了。其实,我有证实自我的心,这方面有不少点悟。但我又以自己忙、没时间交流等等借口把修掉自我的机会一次一次的推开。一次,夫人笑眯眯的说:“你看咱们这几个协调人做事,都没有一丝为了自己的心。”我立即表示赞同。谁知,她话锋一转,接着说:“除了你。”

师父说:“为私是过去宇宙的根本属性,成住坏灭、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属性所带来的必然性。将来的法是圆容的、是为公的,由于宇宙的根本属性的改变,也使宇宙的过程、生命的特点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大法弟子看问题,首先应该考虑到法的要求、师父正法的需要。我发现自己有时做事的基点都带有私心。甚至把自己想做的、能看到表面结果的事摆在第一位,而把师父要求做、但难度大的事,放在一边不能全力投入,不能用神的一面证实法。渐渐的,以压力大、忙为借口,听不進去批评。直到现在才开始变化。我感到最近很长时间不能静心学法、把忙于做事等同于精進。不能溶于法中,自我的心就开始膨胀。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才使我真正清醒过来。刚刚办完新年晚会,我一直认为進展还算顺利、觉的协调人间配合的也很默契。然而,在一次交流时,另一位协调人却对我很有看法,说虽然她总体协调,但凡事“还不是都听你的”,而且表达方式让我感到非常尖锐。由于和我所判断的相反,这一突发事件,对我触动很大。之后我的回应把我执著自我的心也暴露无遗;直到完全无法回避时,我才清醒过来,开始认真面对执着自我的心。

我的内心非常苦恼,较长时间走不出来那被动的忙于事务、心力交瘁的状态。读书、发正念时也在考虑项目的事,看到不能在法上精進的原因是不能坚持学法。这事发生后,不管再忙,每天早晨先和妈妈炼功、学法。我看到了那颗执著自我的心,感到放下执著后的轻松。

其实,去年有一段时间能够坚持学法时,就感受到法的力量和没有自我时的状态。我有一段时间和妈妈坚持学法,我突然感到和妈妈的间隔越来越小了;妈妈对我做的一些事也突然感起兴趣来了。一次,晚上十点,我们交流渥太华新年晚会市场、经营的情况。这时妈妈凑了过来。我说这是市场、经营的会,你会觉的没意思的。可妈妈没动,静静的坐在旁边听。很快,就快到十二点,要发正念了。我转身一看,妈还在聚精会神的听着。事后,我试探的问:妈,您听懂了吗?她说:“我全都听懂了!”后来,妈主动把晚会在中国城贴海报的任务接了下来,和其他学员一起在中国城贴,在华人社区布下了纯正的场。

师父在《转法轮》中写到:“真正的信息是元神发出的,但是他发出的不是语言,他发出的是一种宇宙的信息,代表着某种意思。”我从中悟到,其实,同修之间的间隔不是语言。当我们的元神发出的宇宙信息没有了自我时,那种间隔就没了。

我体会到,按照师父说的做,做好三件事,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而学好法是关键。今后,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静心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放下自我,无条件的去圆容师父所要的,在最后走向圆满的路上精進不停。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