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不信良知唤不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今年六十六岁。记得刚得法不久,师父就为我调理身体。十来天不能吃喝,肠胃疼痛难忍。就在我咬着牙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的时候,天外传来炼功音乐声,法轮在小腹飞快旋转,转的全身随着抖动。我眼泪一下子涌出来了:“谢谢,谢谢师父,我能过得去的。”就是从那时起一提起师父,我就激动的流泪,那是无法用语言来说清的。

我明白我是跟师父救人来的。当看到“三退”人数徘徊时,心里就有些愧疚。师父说:“如果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炼结束了,就度这么多人,要救的世人也就这么多了,一切到此为止,那恶党用不了一天就解体”(《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师父慈悲啊,对弟子总是鼓励而不愿责备。我常想,大陆说不清有多少亿的电话,一拨,几秒钟就过去了。想打就打、机动灵活,邪恶又没辙。那不是为我们今天救人准备的吗?师父又把快速反应系统这个威力无比的法器赐予我们,海外弟子每天只要有一半人劝退一个,那远远不是目前这个数。而且那还不是简单的救人一命,师父说:“你个人修炼只是成就了一个生命,而你们在救度众生中所起到的作用却成就了众多的主体生命、无量的众生,甚至于是更庞大的天体,就肩负着这么大的事情。”(《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要成就弟子们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没有理由不动起来。这样我就成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电话热线的一名义工,每天在热线既接听又回拨。一年半了,夜里打电话劝退,白天还要保证学法、炼功、发正念和其它事情。象许多同修那样,只好从睡眠中挤挤时间了。这样一路下来,安逸心去了很多,吃苦、忍耐和意志力增强了不少。一有整体活动,电话打了一夜,到清晨接着炼完五套功法,只能休息一会儿,带上横幅、图片和器材,赶到现场忙活忙活却精神的很。我知道这全靠师父的加持。

由于劝退话题比较敏感,电话一通,有的人害怕监听,有的恶意骂人,接二连三的挂机,弄的我心里有些懊丧,世人太迷,救人真难哪!其实,打电话劝退的过程,也是各种执着心暴露和心性提高的过程。师父说:“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我真的在救度你们,我真的是告诉你真相,效果就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于是我按照师父说的调整好心态。一拿起电话,就在“我真的在救度你们”的纯净心态下,使对方感到亲切,那有缘人先后一个个的来了。有的一上来就说我要退党。有的惊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党员?”其实我哪知道呀。西安一大学的女生说:“我正在写入党申请书,要不是您这个电话,明天就交了。”沈阳的一位老师,一连给我报了十八个她的家人和亲戚朋友的电话号码。太原一个大学宿舍,由于电话机没有免提键,两个同学的耳朵靠在一起听,轮着跟我说,一会儿又来一位凑在一起,一个同学说:“今天可找到知己了。”北京一个大嗓门的男子汉说:“你们的电话广播我听了好多遍,每次我都按了键等着你们回话,今天可等到了。”当给他起化名时,我随口说你就姓“李”,“十八子”李。他乐了:“嚯!今天遇到神了!你怎么知道我姓李?”这些象久违的亲朋好友,你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的还真不少。其他的也很有缘份,只不过多多少少有些心结等着我们去给解开。师父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师父把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弟子去做。

“三退”是神给众生选择未来的表态;“劝退”是弟子兑现史前与师父立下的誓约。这么神圣的历史责任要求我必须用心去做。那么在打电话时怎么样讲,才能激发对方向神表态呢?正当我琢磨不定时,想起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中说:“我们是为了挽救众生、救度当今的世人才叫人认清中共恶党是什么东西的。当然了,中共无论怎么掩盖其流氓恶党的邪恶嘴脸,当世人认识到你的时候就会知道你是邪恶的,就不会再协同你,从而退出你,你也就不存在了”。我脑子一下豁然开朗,好!就这么讲,着重让对方认清中共是个残暴的恶魔。福建的一位大学男生哽咽的说:“我听不下去了,太惨了。”西藏一位叫德玛的机关干部边听边哭,还请我打电话帮帮她在公检法单位工作的丈夫,说他是个好人。太原一位公交车司机说他开车时,经常听到乘客谈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事儿。说他原来当兵时,连队指导员心黑,拉他入党还私下要三百元钱。指导员还炫耀他参加过“六四”,在天安门广场怎么对学生用装甲车碾、用机枪扫。沈阳的一位农民大骂中共,要“与这个狗党一刀两断!”按照师父说的这样去讲,一下子就触及到人们的心灵,引发联想、引起共鸣,劝退就特别顺。

北京有个小伙子自报“天涯”的名字“三退”了,还记下了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照说应该满意了吧?可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总象有什么放不下似的。第二天又拿起电话问他“动态网”上去没有?就在这时突然想起上次忘了给他讲大法真相。我立刻悟到心里老惦记他,原来是师父的点化。果然他看过“殃视”的“自焚”,他说电视那还有假?要不给他补了这一课,即使退了也不管用。对众生,师父说:“就看今天对正法的态度,就看对大法的认识,就这么一条。说我对大法也不能接受了,那你就失去机缘了。我不承认大法。你不承认大法,你就不承认未来,因为未来就是这部法缔造的。”(《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

大陆民众长期受无神论毒害,一听“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会马上反弹。什么不信科学呀、愚昧呀、迷信呀,全都上来了!你说一句,他顶你几句,我的声调也不知不觉的高起来了。可我想这往下还怎么给他劝退呢?得找找自己的心为什么被常人带动了,是哪点没把握好?哦,是慈悲心不够,后来,我把“调子”降低,以不信神佛的人都能接受的理入手,从总体上来讲天灭中共是必然的。一是讲善恶必报和成住坏灭的天理,说自古以来二十七个朝代,不都是在腐败和残暴到极点后遭报灭亡了吗?不少人回应“那是!”;二是讲“藏字石”和“猪叫石”,能看、能摸、能听,不信也得信;三是讲东西方的一些古老预言的神奇吻合,白纸黑字摆在那里了。这样一讲,说我们愚昧的人少多了,有的还问瘟疫来了怎么办?

劝退时对方常常提出许多难题,要是不能及时破解也会中途挂机。比如,胡温不是比江魔头好多了吗?你们反动,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中国这么强大灭的了吗?等等。一开始遇到这样的问题时,我的底气有些不足了,怎么办?看来大话空话得少讲,多来点实际的,那么平时就得把“功课”做好才行。于是我学习师父的有关讲法,阅读《九评》,还从大法弟子办的网站中吸取些资料。现在一谈起这些来心里踏实多了。例如沿海一城市的一位口气很大的官员说中共正在向好的方向变化,你们看问题要看主流看发展嘛!这回我不再心虚,摆恶党的一些触目惊心的暴行,让他明白中共的残暴本性不可改变。从国内说到海外,从过去说到现在。他说:“有那么点意思,嗯,是那么个意思。”我说退了吧,他说“现在我脑子有点乱,我要想想,来人了下次再说。”留下了他的姓。几天后我再打电话找他时,他的秘书问,是找某书记吧?这会儿明白他的身份了。这一次通话,这位市委书记记下了突破网络封锁看大纪元和明慧网的方法,说是上网看看后再说。

有些电话讲到最后,该说的理都说了,但对方就是坚持不退。这时显得有些无奈,脑子空空的。是放弃还是迎难而上?又到了考验心性的时候了。我集中学习师父在《九评》发表以来有关退党的讲法。法理使我升华并激发我开拓视野,从大陆同修在明慧网上交流的劝退经验中,借鉴一些生动贴切的比喻和意味深长的语言。如,有许多超龄团员和队员说早就退了的问题,我用夫妻分居与离婚的对比来说明自动退是不算数的。对于有些普通党员觉的没干坏事而无所谓的问题,我会说:一个人右手拿刀杀了人,枪毙它时,那左手是不是得跟着陪葬?一个癌症病人,人死后,那人身上的健康细胞不是也得陪着一起去死?如果遇到犹豫不决的我会说:“中共就象一个腐烂发臭的苹果,你就象那苹果上尚未腐烂的一小块,整个扔掉它就等于你为中共陪葬;切割下来不就等于“三退”获得新生?”要是还举棋不定的话我会说:“你退了,假如说瘟疫到时没有降临,你损失什么了?可你曾经与这个恶魔决裂了,守住了自己的正义和良知,生生世世问心无愧;你要是没退,万一真有那么回事,不是一切都完了吗,想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我今天帮你退了等于你不用花钱买了份生命保险。”经过这样一说,大都不再犹豫了。

真的,如果我们善心、信心、耐心和智慧都能到位的话,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那就真能达到“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我明白只要弟子的心一动,那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的。新疆一位商人由不愿退到后来也退了。他说这电话打的老长,你们的单位真有钱。我说你搞错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全是义工,大家都自掏腰包。他说:“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你们这样的人。”武汉一位生意人说,我看了《九评》,是一位法轮功太婆给的,素不相识啊,却不怕举报。我知道你们这都是为了别人。北京的一位老大爷由不想退到要用真名退。他感激的说:“回国时我接你到家住些日子,好好聊聊,每天喝它两瓶二锅头。”军委直属单位一位负责军史文物收集和研究的官员,一开始说他不理解,大脑受不了,后来表态退了。可表态后还不想撂下电话,最后他深重的说:我今后也要象你一样。

当听到这些家常话,以及那退了后的一声“谢谢”,我感受到了什么是众生的期盼。师父要求弟子成为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可我距离师父的这一要求相差太远。但我相信在这电话热线上,在师父的加持和自己的正念之下以后会做的更好。最后,我想重温师父在一九九八年九月瑞士法会上的讲法,与大家共勉。师父说:“我所给予你们的是,你们生命的永远都无法报答我的。”“至于说你们,只要你一圆满,你就知道了。那个时候你用尽语言也形容不了你的师父有多么伟大吧!我不只是为你们,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为所有的生命几乎耗尽了我的一切。”“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这个当师父的做这件事情,你们也得珍惜呀!你们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错过机缘。”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个人所悟,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二零零七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