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过病业关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公务员,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炼近十年。经历了风风雨雨,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下面把我在二零零六年经历的病业关跟同修交流一下。

二零零六年三到七月间,由于我对修炼的放松,小肚子左下腹和腰疼,每次疼一、二天,吃不了饭,左下腹象有一把刀扎在那里,躺也不行,站也不行,腰直不起来,上不了班,发不了正念,掌立不起来。一、二天就好,但浑身没劲,一周之后症状消失。就这样连续几次,一次比一次严重。二零零六年六月,我女儿将高考填报志愿。我对这件事非常执著,忘了人各有命的法理。从三、四月份就把精力用在研究孩子报考志愿上。结果女儿高考的第二天,我再一次起不了床。女儿高考成绩下来也未如所愿,只考上一所普通院校。

七二零以后,我们当地被邪恶迫害的很厉害,整体修炼环境一直不好,周刊和资料都很少。我一直精進不起来,法学的少,法理也不清晰了,也不会向内找了。就在又一天夜里,我的左下腹又一次疼了起来,而且来势凶猛,简直让我难以承受。二天之后,我丈夫就把我姐找来了,要带我到医院检查,我不去。我姐说:“又不是带你治病,就是看你那个瘤,炼功后是不是小了。”(以前单位体检,检查我左下腹有瘤,由于我当时带显示心想通过体检来证实大法修炼者身体好,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并不承认它,没拿当事。还跟家里人说:看我们修炼人,检查出瘤子也没事。让他们看大法的神奇。)我想我是修炼人,不会有问题的,检查啥也没有,他们就放心了。到医院之后,我就发正念,又打电话让同修帮助发正念,让机器照不出来病。结果照我左腹部有一个象小孩头般大的瘤子,医生让到大医院進一步确诊。这时我丈夫就开车拉我到大医院去,我就发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邪恶乱鬼。到了医院,大夫说:“她不是公费医疗吗?明天再来吧,把证带来,星期天又没有好大夫。”到家之后,我跟丈夫说:“我没病,你再给我机会,我不能总这样。”他说:“你没病,一天龇牙咧嘴的躺在床上起不来,你没病你给我做饭去,没病你别在家呆着,你明天上班去。”我恍然大悟,我这不是把自己当成病人养起来了吗!这不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别把自己当作病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这时外地来了一位同修,及时跟我在法上進行了交流,我的正念强大起来。当天晚上我发了几个小时的正念,清除迫害我和操控我丈夫的邪恶。不管我有什么执著都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在我的思想中根本就不承认也不接受,我只按着师父给安排的路走。这样丈夫就不坚持带我到医院了。

那时的我确实没个样子,脸色蜡黄,有气无力。从医院回来之后,肚子还大了,整个肚子还鼓起来了,单位人说我象怀孕八个月,左下腹象有个石头往下坠,走路腿还一拐一拐的,晚上睡觉不敢翻身,早上起床肚子也在抽筋。这时有个思想从我大脑反映出来:“手术吧,这么难受,这不影响圆满,不是这一关没过好”,我知道这不是我想的,是邪恶在害我,我正念清除了这个思想。

这期间我放录音机听师父讲法,丈夫把录音机也砸了,我弟弟也跟我连蹦带跳的,婆家的人也大批的来劝我做手术。我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好,没有让他们看到大法的美好,我给大法抹黑了。我不能不惊醒了,为什么连续不断的遭魔难?为什么持续这么长时间呢?原来我从没有认真的对待过自己的不足。因为我认为自己的圆满是确定的,认为三件事也在做,就是精進的大法弟子了。

我找到同修跟她交流自己的不足,这一找找了一大堆:一是,长期不重视发正念,发正念时昏睡,没有及时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二是,近年来由于自己对修炼的放松,戒掉的啤酒又喝上了,跟朋友和单位同事聚餐时禁不住劝,又开始大喝特喝,认为啤酒不是白酒没事,为自己的执著找借口。同修给我指出来,我还在掩盖,没有用法去衡量;三是,近年来对吃芝麻产生执著,越吃瘾越大,甚至有时三天一斤。家里不敢放芝麻,只要有就都進我肚里了,执著的不行。

找到这些问题后,我的身体是一天比一天好。可还是没有完全好,我还差在哪呢?这时我一下想到我手里还压了一百份真相资料呢!我想等我舒服了再出去发,这一念还是把自己当成病人了。找到这一执著后,肚子里象石头的东西就消失了,还剩一根筋拉着,等我把这些资料全发出去就好了。

不同层次大法对我们有不同的要求,由于我没有学好法,没能及时向内找,没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让旧势力钻空子了。这次病业历时四十多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闯过来了。

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的一切都是超常的,都不是常人眼中看到想象的那样。现在由于我在法上提高了,身体状态也改变了,走路一身轻,面色红润,肚子也不大了,家里人也不再说什么了。我希望我的体会能对有些同修有所帮助。自己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