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寐以求自在身

藤姨的归真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
清贫赤诚育蓓蕾

我叫刘阿藤,来自云林县口湖乡,在过去那是一个出名的穷乡僻壤,我家则是个养育了六个小孩的清贫农家。身为长女,我能够顺利接受学校教育的机会不多,因为我要协助百般操劳的母亲,跟一个因为特殊因缘自年轻起就被另一空间的「神明」选做「代言人」的父亲。

印象中父亲既老实又厚道,年轻时他就开始会被所谓的「神明」上身,状况一来他便得自动的前往某处去排难解纷,这种完全预测不到「出勤时间」的义务服务,让他在工作机会向来非常稀少的乡间,无法觅得一份正常固定的工作。而父亲能够帮助人的风声传出后,跟我们一样贫穷的乡人陆续前来的问事、求教,却在父亲既没有庙也不收红包的作风下,让家中的经济更加拮据,往往要靠务农的妈妈一年到头百般的张罗,孩子还是不见得能吃饱。

我在其中成长,亲眼目睹周围生命的一切,让我知道除了做人之外,还有另外空间鬼神的存在,也让我体会到在人间的诸般困顿与贫寒的苦难。因此之故,我很小就开始工作了,记的我曾在成衣厂缝纫,也卖过小吃,做过很多生意。这一生我不知不觉养成了勤俭持家跟努力工作赚钱的习惯,我从来不会存私房钱,因为所有赚的都有必须要用的地方,眼看弟妹后来各自独立成家,一直单身的我确实也觉的欣慰。

一心寻求修行方

自二十岁出头,我就一直在一个信奉济公并吃全素的法门中修行;记的我父亲在他四十六岁那一年过世时,我将他黑白的遗照自冲印店拿回家供奉不到几天,就发现他遗照中的头部上方多了一圈有颜色的光圈,那一圈「自己多出来的」光环让我觉的很不可思议,更坚定了我想修行,想在今生今世找到一个法门安身度脱的决心。

在原先那个道场环境中,我持续接触修行了二十几年,虽然在众多的仪式中总是不停的拜拜、磕头、顶礼神明,在做道场的烹饪工作时也努力的奉献,但是由于自己的心灵总觉的空虚,所以纠缠自己好多年的胃病(胃溃疡)始终时好时坏的跟着自己。经过半生经历,对于这个庞大组织的宗教团体,仍然时不时会在内部有勾心斗角的纠纷,加上道众们的生老病死问题如影随形,都让我深深的感到自己所倚靠的这种修行方法有瓶颈。我感觉再怎么样的修下去,一个人真正的层次并无提升,修行的法理也愈见空洞,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仍然隐约的在心中祈求上苍,请他为我指引一条明路,让我跨越这些修行状态的无助,而能真正的乘风破浪,進入修炼的天地!

这样过了好多年,不意间机会真的悄悄的来了,有位跟我一起在此一宗教团体中修行的朋友得了法轮大法,当她告诉我「法轮功」这样的修炼法门时,我隐约感觉到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任何宗教的东西,听了几句她所转述的《转法轮》一书观点后,我就知道这可能正是我应该去修炼的正法大道了;或许因为心里面有了这样深刻的认识,我反而接下来陷入了长期的摆荡跟烦恼,足足有半年的时间,我都为是否应从此「转换跑道」而举足不定的彷徨着。

这半年可以算是我人生的低潮了,一方面在这个阶段我没有实际的去学法炼功,对「法轮功」的认识很有限,另一方面我虽然确实知道自己再继续这样「虚耗」下去,还是会待在原先宗教的框框里面永无突破,但就是很难放下手边既有的一切。终于有一天,当时在台中经营早餐店生意的我想,如果可能,就让我从新开始吧!于是我便决定结束生意来到台北,就在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之前的几个礼拜,我正式参加了九天学法炼功班,而这也成为我一生中最大的转折点。

身心升华梦归真

「做人不是目地」,师父这简单的一句话打动了我迷茫的心,透过法轮大法我从新认识了宇宙与生命。当我回首没有任何真理在心中指引的前半生,我会对别人冤枉自己耿耿于怀,也会对身边那些逢迎拍马、奸巧耍手段的小人嘴脸感到不齿,更常看见人们为了利益,便轻易的去扭曲光明善良的本性,这些形形色色的众生百态都让我惶恐的感到,人生难道就是没有任何出路的迷津吗?!而今天法轮大法的法理就这样轻易的破开了我所有的观念、疑虑、执著与生存的迷雾,我从新掌握到了人生的方向,有幸走上了这一条「从心中实修」的明路,说真的,能够学炼大法,今生今世再也别无所求!

不过由于我先前的教育程度太差,虽然法轮大法的法理深入浅出,但对于我这种识字不多的人来说,一开始修炼要看书还是难倒了我,除了每一行每一字都要紧跟着别人念之外,我也只能慢慢、慢慢的進步。除此之外,由于已经年过四十,炼功要盘腿的要求也考验着我,我记的自己足足努力了两年,才能在这公园里成功的双盘起来将功法炼完,结果那一阵子回家之后,双腿都痛到要扶着墙壁才能做蹲下的动作。尽管学法炼功对我是这样困难,但我没有一天想放弃修炼或偷懒的,原因就在于这个大法太珍贵了,只要有幸得法哪里还怕吃苦呢!

曾有人问我说,你说说看到底修炼大法有什么好的,你一个在菜市场做生意的人干嘛那么爱修炼?我就会跟他说,不管你是哪一种身份跟阶层的人,其实活的都很不自由,除了要面临生老病死之外,遇到任何事情心中都是执著,不但要斤斤计较谁对谁错,心中还要七上八下、患得患失的没有一天好过;尤其等到最后人病重了,还会牵累家人,生离死别痛不欲生,这些难道不是痛苦吗?!……还不如在这人身短短有限的几十年光阴中,你真的有一个法理可以指导自己,任凭苦难穿越人世纠纷,清楚而自在的活着。

证实大法行义路

说到大法对我的启迪有很多,象是修炼之初,我曾经感觉到炼完功后有一种物体旋转的力量在我周身内部上下流动,当时因为学法不深,我还以为只要练气功就会这样,现在想起来才知道,自己后来长期胃病的不翼而飞,就是因为当时法轮已经将我的周身清理过的关系。刚到炼功点持续炼功不久,我做个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我仍然在房中睡觉,这时全身穿着白衣的师父走了進来,他手提着两台收放音机将它们交给了我,没有多说什么,师父笑笑就离开了。醒来后我想,这难道是要我好好的多做一些洪法的工作吗?确实我拥有了这么好的法,也开始感到不能再只是我一个人「独善其身」。

由于自己没有结婚,相对家庭的牵绊少,随着对岸迫害法轮功的动作愈来愈剧烈,竟然将活人学员的器官盗卖给被利益蒙蔽的世界,利用原本应该济世活人的现代医术作为刽子手,通过秘密而大量的持续屠杀法轮功学员让整个共产党的党、政、军系统一起营利,甚至把无数善良的民众转变为灭绝法轮功学员的帮凶!这种种惨绝人寰的事件震撼了我的心,身为在这世上共同修炼这部大法的同修,眼看世人的冷漠反应,我担心共产党在未来将更加肆无忌惮的毒害世人,也担心大陆同修的艰险处境。每当想到他们顶着生死的压力也要在暴政面前护卫真理的一切,那惨烈而真实的经历就让我坐立难安。面对这样千千万万无辜学员的受难,我自然放弃了在台湾安逸的环境下可以轻松日進斗金的生意,开始自愿的来到香港各观光区的景点,日复一日怀抱着最大的诚意,只为了要跟大陆的游客们讲法轮功真相。

有人问我说:「太阳这么大,你每天这样何苦呢?又没钱赚,难道你没别的事好做吗?」我却觉的每天背十几块展板,推车去景点发真相材料,一心一意只为了别人好的生活,是我整个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是大法教会了我不自私,是大法让我在亲眼目睹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团团围住我们,那一张张渴望的索要真相资料的脸时,感到这些都是善良珍贵的中国人,他们有权知道真相,知道什么对他们真正的生命是有益的,因此我很自然的从内心里为他们着想,希望他们能够挣脱极权国家里铺天盖地的罪恶谎言,深切的知道「法轮大法好!」

当有人一看到我们就要过来打我们、骂我们的时候,我并不觉的苦,被大陆的观光客误会我们的用心而一再的受到拒绝时,我也不觉的苦,唯一感到苦的时候,是先前有一次原先聚集观光客食宿的景点突然撤掉了,那几天我们不知道那些大陆同胞到哪里去了,一天两天下来遍寻不着大陆观光客的我渐渐的心急如焚,感到自己在错过他们一生中可能唯一一次能够近距离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机会而心里发苦!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这样来回香港好多次了,犹记的第一次我办理出国要到香港参加法会,却很愕然的跟七、八十名的同修一起被香港机场留置,并在航警分批诘问后遭到遣返的经历。虽然港府在这个审理经年、引起各方瞩目的司法案件(香港遣返法轮功学员案)中,尚未能做出公正合理的裁决,但是这些年来,连香港街头的陌生警察看到我们都会主动的跟我们寒暄说:「你们今天又要到哪一个景点讲真相啊?」看来,真正明白法轮功被无辜迫害的世人是愈来愈多了,了解共产党在背地里泯灭人性,却在表面上炒作政经圈套的世人也更加明智了,我想这些人都将在未来为自己做出更安全的抉择。

过去二、三十年来每天因有稳定進帐的收入上的快乐,现在已经被这两、三年来,每天都有「可贵的中国人」因为我们的努力讲真相而明白是非善恶的快乐所取代了,我的心更加沉静、开阔、安稳跟怡悦,由衷的从内心里感到我是个具有莫大福气的修炼人!

如果您也追求平安,希望了解生命的意义,或者想知道这部已经从新造就了亿万人崭新生命的法轮大法,了解那颠扑不破的真理,欢迎您也来修炼法轮大法!我也希望有一天,我所挚爱的兄弟姊妹、我的亲人、以及那些在我生命历程中曾经跟我并肩走过、相互扶持的好友,他们都能走進法轮功与我一起修炼,一起体会无病一身轻的美好以及平和自在的心境。但愿每个人都能带着充满真、善、忍的心,站在更高远开阔的地方,微笑着俯瞰着这人间匆匆一瞬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