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阻碍证实法的因素——人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我发现自己与同修相处,或同修之间相处时常夹杂着一种人情,这种不属于修炼人的非正常的关系,是一个普遍现象,只是或多或少而已。由此也使我们不太重视对它的修正,甚至无时不掺杂着它还意识不到,以至给正法带来严重的干扰、损失也认识不清。尤其目前这种干扰表现的尤为突出。

最突出的表现是同修之间的老好人的关系,彼此见面都是客套话,你好我也好,表面上的一团和气,不能真诚相待,看到整体和个人的一些问题也不提出来,不愿发表异议,谁也不触动谁,尤其对说的来的同修,表现最多的是生活中的彼此关爱。更为遗憾的是,长期处在这种不正的关系中还习以为常,还觉的挺好,反而不习惯、不愿听到不顺耳的意见了,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看不清这种不正的同修关系所带来的弊病。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现在有许多宗教团体说,啊,看我们这里多好,大家相互之间很关爱啊。爱什么?爱执著,爱世间的幸福,爱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维持人的平和,那是修炼吗?不是!绝对的不是,那只能是人心执著的保护伞。”同修之间的正常关系是超脱常人关系的彼此负责、珍惜,真诚相待,相互配合、圆容做好证实大法的工作,救度众生,这是我们来到这的真实目地。我们虽然人在修,不精進时会有人的表现,但是我们不能长期维持这种状态,应该警醒意识这种不正常的心态,修正它。看到同修的问题不指出来,维持着表面的平和,是相互之间的不负责任。在一起商讨事不发表意见或不说出真实想法,总是“好好”“是是”的状态,交流也很少谈自己的见识,同修之间不能及时沟通,使很多问题拖很长时间也得不到解决,很多同修并不是没有见解,只是顾及人情面子,怕伤了和气,慢慢却习惯于当面不说,背后议论,同修之间的这种状态,在另外空间却形成了间隔,这种间隔却使原有的矛盾更为突出,问题更加复杂化,潜伏着很多隐患,阻碍了正法,是邪恶愿意要的。

其实这种现象深究起来,还是恶党长期灌输的党文化造成的,长期生活在这种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历次运动也是抓住人们的言论扣帽子、打棍子,在公共场合说每句话都得掂量掂量,语言拐弯儿,思维绕圈,或者就根本不发表言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也是恶党的那一套,恶党邪灵造就的党文化就是为干扰正法,大法弟子应该按师父要求的去做,破除党文化的毒素,形成正常的同修关系。

这种人情关系的最深层还是源于私和我,执著于人的东西,维护的是人的东西;再有就是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还是把自己与整体、与同修分了家,忘记了自己也是整体的一员,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修炼人就得用法衡量这一切。不好意思给同修指出问题,好象是怕同修不接受、伤害了同修,其实是怕伤了自己,维护的还是自己。

这种现象在我们身边或在我们自身都存在,并没能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我们没能认识到它的危害,潜意识中认为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其实它很耽误事。大家想一想,从各地发生的迫害情况来看,不管是资料点被破坏,还是同修遭绑架,事发前,我们周围的同修都看到了问题,一般都给我们一段时间和机会,我们周围的同修如果能彼此相互负责,没有这些人情的阻碍,大家都能够在问题面前找自己,开诚布公说出自己的意见,善意的指出同修的问题并帮助改正,就能避免很多损失。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每个同修出现问题都是我们整体的问题,都可能带来连锁反应。为什么我们大法弟子自己不能在法上补漏圆容解决好,非得让邪恶来搅和插一把呢?非得事后接受教训、找出不足呢?阻碍我们真言相谏,坦诚相待的不就是这个人情吗?那个根本执著——“私”和“我”吗?这个问题还小吗?

当然,有些同修也或多或少点出同修的问题,或向协调人提出自己的建议,但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固然有当事人的悟性问题,可这里也有我们修炼的因素在里面。同修没有接受我们的意见,不能碰硬就回了,这不正是自己修炼的机会吗?我们看看自己的心态,我们说的话是否带有怨气责备,是否完全对同修负责,真心的慈悲于他,真的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那么去尽心,真能做到,法理那摆着呢,他就一定能够听的進去,就会被你慈悲感动的落泪,我们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和实践。如果把帮助同修的过程,看作也是自己提高的过程,就能及时发现自己的问题,纯净自己,修正阻碍自己真言帮助同修的人情面子和各种观念,用善念、慈悲去处理、去交流,就一定是另一种结果。

前些日子,我接触了一位大姐同修,在当地很有影响,接触中,我发现她欠缺整体意识,有意无意的在封闭自己,很多事推到她面前,她都挡了,谁叫开交流会也不去。我几次给她点出这个问题,她也承认,但并不改变,是什么问题呢?我反思自己,明显发现自己在用自己的观念要求别人,在帮助别人向内找,忘了自己向内找了。再有就是顾及情面,说话拐弯,这当然不能起多大的效果。我觉的自己原来不是这样,说话直来直去的,现在怎么也在顺情说好话,不能直接指出问题的实质,说出的话不是自己要说的真心话,为什么自己要真心表达的说不出来呢?其实就是这个人情。它在维护着人的东西,维护着人的和睦友好关系,怕弄不好出现僵局、不和谐的气氛。不是修去这些东西有多难,是没有意识到这个人情带来的危害,对我们修炼的整体对个体带来的危害。当我清除了这些东西,法理明了之后,纯净了自己再与大姐交流,情况就不一样了,我心里要表达的要说的畅通的说出来了,那个阻碍的东西消失了,大姐也不挡了,她说心里很痛快,长期堵在前后心的一块东西没了。其实并不是我们有什么能力去帮助同修,真正能解开她心结的是法,我们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去掉了人心,同化了法,用自己的真念、善念慈悲对待同修,说出的话就在法上,就能展现大法的神威。

同修们,放下我们彼此之间的人情,走正大法弟子的路,保持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范,相互关心帮助,相互珍惜,形成一体,圆容不破,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