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绑架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近来本市有同修被非法抓捕,因为离的比较远,我们这边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就每天坚持为被绑架的同修发正念。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我们这边的一些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一时间有些人心浮动。

我们这里属于城镇,迫害形势一直不是很紧,所以同修们对安全问题一直比较懈怠。我们有自己的资料点,保密工作做的非常不好,谁是做资料的几乎本地所有弟子都知道。虽然有弟子提出过好几次,可还是有人不注意修口,甚至弄的外地弟子也有知道的。做资料的同修压力很大,有时也会有情绪,所幸没有出现过问题,而且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这次同修被抓,有资料点的同修心理负担更重,出现了一些不该有的不正确状态。本地证实法的工作受到了一些影响。在此,我想借明慧一角把这些事好好的反思、分析一下,以助于我们今后吸取教训,共同精進提高。

首先,我认为不注意修口的弟子要注意。

关于修口,师父的讲法、周刊上弟子们的切磋,不知道强调了多少遍,甚至有同修当面指出,可还是有弟子只当耳旁风,甚至把外地同修直接介绍到资料点去取资料。有的外地同修没有条件做资料,协调人就到本地来取资料,临时有事就随意叫个同修代替自己去取。这些事明摆着就是严重的安全上的漏洞,为什么我们就看不到,明知故犯呢?难道是因为形势太松了,非要到出事了才能意识到么?资料点上的同修们做资料承担一定的风险,我们这样做,增加了安全隐患,不仅给资料点上的同修带来了麻烦,也人为的给他们的修炼制造魔难,这是对同修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大法的不负责任啊!

不修口的原因有很多,因为形势不紧而麻痹松懈的居多,也有因为欢喜心和显示心的。后者多是资料点的同修,本身就不注意,觉的做资料是很荣耀的事情,并不在乎甚至潜意识里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有的同修说话都能带出一种自豪感,他知道有些事是不能说的,可是还是忍不住要说,就换一种含糊的方式,比如有时对别人说:“哎呀我最近好忙啊,忙的一点时间都没有。”人家问他忙什么,他说:“这个不能告诉你。”这种看起来无关紧要的话透出了我们还没有去掉的人心。师父讲过:“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定论》),我们一定要注意。其实做资料和发资料一样,都是讲真相的一种形式,只不过分工不同,那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实在没有什么可显示的。更何况我们只是在做表面工作,实际上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又有什么可欢喜的?

也有同修觉的都是大法弟子,对同修隐瞒资料点就显的很疏远,觉的不好意思,好象不相信同修似的。其实资料点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不仅仅是为资料点同修的安全考虑,也是对所有的同修负责。本地有的同修认为和某常人关系不错,自己忙时就让常人帮助做资料,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合适的。因为真相资料不象常人的工作,那些不仅仅是一张传单,一本小册子,那是法器,我们大法弟子做资料时还要心正念正才能有法力呢,一个不修炼的常人做出来的东西,那就是白纸黑字,去救度众生的效果如何呢?再者,让常人知道资料点的事,不仅仅只是安全隐患,而是一个巨大的漏洞,一个人为的开了一个可以供旧势力钻進来的大空子。这不是信的过信不过的问题,常人抵制不了旧势力的安排,我们这样做也会害了他。比如说本地有同修曾给过常人真相资料,后来因为利益问题两个人吵翻了,到了请警察调解的地步。同修现在心理压力很大,怕常人以真相资料的事为由报复。当然这件事的处理有很多不当之处,我们先不提,只就事论事,常人的能量是很弱的、不稳定的,旧势力可以轻易的让他改变。不让他知道资料点也是为了他好,不要给他犯罪的机会。

第二,我认为资料点的同修也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有资料点的同修,听说同修被抓后,紧张起来,本来平时就对不修口的同修有情绪,一下子就激化了,开始愤愤不平,心生怨恨,心里很不平衡。我们先不说不修口同修的不是,师父讲过遇事要向内找,仔细想一想,同修们不修口的事并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在有同修被抓之后我们的反应才如此强烈?是不是我们的思想中起来了怕心?怕形势紧起来万一有同修出事会说出自己,这又是私心啊!有的资料点的同修因此而怨声载道,就把机器耗材全部转移,“避风头”,不干了;有同修更甚,被常人心带动的严重,心结解不开,走不出来,不学法了,也不常发正念了。还有同修梦见自己被抓了,醒来后心绪不宁,害怕这是师父的提醒……这些明摆着是旧势力的魔在钻空子,可我们被严重的私心和怕心干扰,连这点辨别能力都丧失了。出现了问题要向内找,我们不知道多学法多发正念,挖掘自己的人心,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来一大堆人心,自己先被魔搅乱了阵脚,耽误了救度众生,也耽误了自己的修炼。我们是大法弟子,在旧势力被灭尽前的最后猖獗之际,不修正自己正念除恶,只从人这一方面去防范,这有用吗?能解决实际问题吗?说到底还是信师信法不够坚定,只从常人角度看问题,没有从法理上去认识。

有同修心理失衡,觉的自己辛辛苦苦办资料点为救度众生服务,可不修口的同修还四处乱传给自己压力,觉的很委屈,心说:还是大法弟子呢,怎么能这样对待同修?对同修也有隔阂了,自己修炼也不精進了。这让我想起了《明慧周刊》上曾刊过的一篇文章,说一个邪悟了的学员在劳教所里做“帮教”,对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说:她以前在劳教所里也很坚定,可出去之后,同修们象防贼一样防她,不和她联系,她被劳教期间家里出了一些事,也没有人管,所以她感到委屈不平,就邪悟了。文章中说我们无从确定她说的这件事的真实性,就算是真的,其他同修的有漏不能成为她邪悟的借口。我觉的这篇文章认识的很深刻,我们修炼是给自己修的,不是给同修修的,怎么能因为同修怎么样就影响了我们的心态呢?我们不是常人的团体,不能执著于同修之间的感情。大家都有一个感觉,见到同修觉的很亲,这是很自然的,然而同修之间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下降到“人情”上,应该保持“淡如水”的交流和协作的关系,不要以情代法,被旧势力带动。

再谈一点我个人的想法。资料点的同修平时看到不修口的同修不负责任的造下安全隐患的时候,除了当面指出批评,心里也会产生怨气。尤其是当有些同修屡说不改,资料点同修的怨气就更深了。我想,正是因为平时就积下了这些常人的情绪,形势宽松时还不觉的,一出问题就会暴露出来,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怨恨之心,被常人心带动。“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然而,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老师、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这样一来,有的修炼人就不知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自己这样想的。也有人以为这是附体,但这不是附体,而是思想业往人的大脑上反映而造成的。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转法轮》)我们平时产生了怨恨心时,不能够听之任之,否则就会形成强大的思想业力,严重干扰我们的修炼。要及时发现并发正念清除掉它,再向内修、向内找,从自身找出问题的所在。有些资料点的同修其实自己对安全问题也是很懈怠的,如果首先能够修好自己,情况就会好一些。

“我不想把大法弟子的环境变成相互指责的环境,我要叫这个环境成为都能接受批评同时向内找的环境。都在修自己,人人都向内找,人人都修好自己,不就少了冲突吗?这个道理我从传法开始一直讲到今天,不是这样吗?修炼人决不是指责好的,也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把谁批评好的,也不是你们互相之间批评指责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洛杉矶市讲法》)出现了问题,再去争论、埋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惟有向内自省,从这件事上吸取教训,改变以往的错误行事,归正自己,不要落在正法進程的后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