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我们的环境成为都能接受批评同时向内找的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师尊说:“修你们自己,我不想把大法弟子的环境变成相互指责的环境,我要叫这个环境成为都能接受批评同时向内找的环境。”(2006年2月25日《洛杉矶市讲法》)。大法的标准,师父要求的,就是大法弟子整体要去圆容的。我们都应该能正视自己的问题,正视整体配合中的问题,向内找,要正视不足,要知道差距在哪里,要知道去提高,不要感觉自己像一朵花一样,要能找到自己的不足。

还有的同修也知道整体中的不足,但是不是想着怎样去提高升华,而是把自己做的不好的因素全都用整体中的不足掩盖了,好象没人做好,他就可以不做好,说到问题时都是整体没做好,我没做好也很正常。这是不是长期以来的“以人为师”、“以人为榜样”的观念在起作用?

修炼中,有些同修就是用人心去评论谁高谁低,把别人闯关修炼形式当成自己修炼的方式,这不是“以人为师”吗?而许多同修在交流切磋时,就是看重了别人怎么去闯关方式的“技能”,而没有真正去看他怎么以法为师向内找、提高上来的;没有体会到这是大法在不同层次“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精進要旨》〈定论〉)的体现,却把这当作同修的超常技能了,其实是因为同修对师父和大法坚定的正信正念才达到的境界,改变的是同修对大法认识不足的观念,而要修出对师父和大法无所不能的正信。

有些刚進门的同修可以做的很好,我们早得法的大法弟子还不能做好吗?一个常人默念“法轮大法好”都可以去掉许多魔难,那么大法弟子怎么在魔难中闯关?是不是先要“欲修其心,先诚其意”。我们是不是要用最真诚的心来对待修炼。《金佛》的文章许多同修都看过,一个屠夫知道两个修佛的人要去拜佛,能把自己的心掏出来让修佛人带走给佛。这个故事从另一角度来看,屠夫知道修佛人要去拜佛,马上有向善之心也要拜佛,能把心掏出来给佛。屠夫能认识到让生命在修炼中升华成为金佛吗?他甚至都不懂修炼,只是向善之心出来了,能以最真诚的心,真心全意的把心掏出来给佛,最后最真诚的心按佛说的去做,成为金佛。师父不就是看我们这颗心吗?这场旧势力安排的魔难考验能够得逞,有多少因素是因为同修没有真心全意的在修炼,没有足够的坚定之心,没有珍惜大法而促成的呢?烧书、毁书,不是因为大法弟子对大法书不够珍惜吗?在病业中被旧势力迫害致死的学员是不是对大法不够珍惜,没有以最真诚的心来修炼,而让旧势力得手了。只要我们大法学员以最真诚的心对待修炼,真正珍惜大法,时刻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以善心尽善意去做好三件事,就没有突破不了的!

在向内找中,一些同修不敢面对自己的不足,别人一指出了,就不愿听,也接受不了批评。有些是害怕别人知道了不足,同修会疏远他,当然有同修不修口而被疏远的。对于执著不去正视、去掉它,那是修炼吗?其实别的同修看的都很清楚,也瞒不过去的。有些是协调人好象承认了自己的不足,就没有威望了,这样的威望认识是人心的认识,其实承认了不足,谁也不会不把你当协调人;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项不是靠个人权威能协调好的,相反凭个人权威去做事总容易走偏。

还有一部份同修把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成了是对自己的不足统统不承认,认为指出她的不足就是给她加不好的信息。自身的不好因素肯定不是我们本性上的物质,但是不能清醒的认清它,去掉它,那些在自身空间场存留很久的不好物质怎么能去掉呢?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不就是掩盖自己的执著吗?分清执著、旧因素,和自己同化大法的本性的区别,才能彻底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一个典型的问题是看到有问题的同修不能善意的指出。其实指出别人的问题,不代表没有向内找,看到别人的问题,首先想到自己在这方面是不是也有问题,是不是自己的问题造成的,是归正自己的哪些因素呢?找完了自己也应该善意的指出来,让别人、大家认清这个问题,这才是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对自己负责。一些同修看到别人的不足却不能指出来,怕得罪人,怕影响互相之间的关系,其实这种认识是人心对待修炼的体现,其出发点维护的是人的感情和关系;甚至还有人圆滑的叫别人去说,自己不得罪人,这种圆滑恰恰是人中很肮脏的东西;不少学员为了达到自己的目地,用人中不好的方式去实现,其实用人的方式时,就是把自己当成了不好的人,没有去实修。

每次重大损失造成后,才意识到这是整体上都有漏。可是漏在哪里呢?当我们看到协调人与一些同修之间的矛盾时,我们去想了这种问题会不会影响到整体了吗?有些同修还在看笑话,好象从这能体现出自己的不错,却没有想想整体配合需要什么?看起来是他们的问题,其实都会影响到整体,矛盾发生的双方有问题,那么其身边的同修有没有类似问题呢?如果没有为什么不能帮他们认清各自的问题,归正不正确的因素,那么有多少损失可以避免呀。如果所有的同修都能向内找,能以大法为重,还有哪些执著自我的不好因素不能很快归正呢?不要总是到重大损失发生后才意识有问题!

大法弟子已在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后,从个人修炼全面转入到正法修炼,可是一些学员对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没有清醒的认识,出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问题。个人认为正法修炼是大法弟子在以法为师、无条件去同化大法的基点上,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责任放在第一位,尽最大善意圆容师父所要的,做好三件事,归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完全展现出溶于法中的状态。我觉的个人修炼是注重个人因素,以守住心性,主要能“忍”,接受考验,承受消业为要点。误在个人修炼状态的学员经常在个人提高因素中谈论谁修的好的问题。一些学员把自己知道的多到处炫耀,以此显示自己修的好,而不注意修口。正法修炼应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为主。一些学员还是从个人因素去看问题,只考虑自身安全,对别人的安全,整体的需要却不考虑,该揭露的邪恶不说,不该显示的却说出同修的情况,其实都不是应有的状态。

不管是旧宇宙的生命还是新宇宙的生命,其层次多高,能力多大,都是大法给予的,是在证实了大法在不同层次境界的法理而体现出来的,那么谁能无条件同化大法,谁能完全溶于法中,才是自身层次境界的真实体现。处处放不下自我,不能溶于法中那不是强大的障碍吗?没有同化大法怎么升华?这部份连新宇宙都進不去,还谈什么层次?

对于修口而言,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是要用大法去衡量的,对证实大法不利的,对同修安全不利的,就不能说。对于资料点的安全就是不让邪恶知道,也不给邪恶操纵的恶人有犯罪的机会。而应该揭露邪恶的事件,就应该以适当的方式把详情揭露出来,作为整体配合,有些问题不说出来怎么配合呢?一些学员知道的迫害事件,知道的恶警详细情况却不说出来,这是害怕,不是修口。一说修口,就想到保护自己安全,没有把大法需要的揭露邪恶放在首位。当然揭露邪恶还要整体上帮助发正念,全面清除邪恶。

对于不注意修口的,说一个简单的个人认识到的基本原则,资料点的具体情况是不能说的,不让邪恶知道资料点的运作情况,因为这不是交流切磋的内容;是参与其中同修之间协调的问题,是要保密的。即使信任他,如果他不是直接参与有关的人也是不能告诉他的,不是以自我的信任去衡量,而是为做好证实大法的需要去衡量。在不影响证实大法的情况下,在不干扰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的情况下,注意安全、保密。真要举例可以说成有某位同修就可以了,其他同修也不该有好事之心。而揭露邪恶迫害的就应该具体一些,详尽一些,适当注意方式。

一些同修对于安全问题,有一些错误认识,提醒他注意安全,他认为是怕心,好象回避一些方面没必要让恶人知道的事,就是害怕、怕心。好象有所顾忌的方式就是害怕,而当着恶人做什么就是没有“怕心”。怕与不怕不是做给邪恶和同修看的,而我们的出发点是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不是为了在邪恶面前去“怕心”。

还有同修总是想从大法中得到人的东西的角度去对待修炼。师父讲符合常人状态的去修炼,一些学员当成放纵人心过常人生活的借口。虽然做一样事,修炼人的心境和常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最大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也是为了证实大法,实践在人中的主元神修成神之路,以人的外在形式去救度世人。而不是象人一样对人中的东西看得很重,以为叫人理解的理由去看重人中的东西,其实是自己把自己当成人了。对于做大法的事一受到干扰,就想到是不是点化不能去做,首先想到的是保护自己;当有人告诉他注意安全,就把这当作师父的点化而逃避起来,没有真正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角度去考虑。

我们要改变用人心对待修炼的认识。有不少同修把这场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而走不出来。没有认真去学法,没有在法上去认识法,过关中、魔难中没有做好,就产生很不正确的认识。为什么我们不衡量一下自己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没有,是不是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去修炼了,闯关中、魔难中带着对自己对大法的疑心,怎么能做好呢?带着人心总认为其他人不会理解,把别的人和事情与大法对立起来。宇宙中的一切物质与事物都是大法造就的,不管他们是在哪个层次存在的,是因为他们符合了大法才存在的,而不是大法去符合他们变异的观念。一切生命只有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才有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