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当前数十名同修被非法抓捕与长春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面对当前长春数十多名同修被绑架以及三月份吉林市、相隔不长时间吉林市十几名同修的被绑架,震惊之余我冷静的悟到:同修们沉痛的代价让我修什么?让我们长春同修修什么?大法修炼太严肃了,在修炼的路上不能抱着任何侥幸的心理绕过一颗心,窝住一颗心迟早都是隐患,“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一、回忆教训,都是“心”的问题

一、乙市曾一段时期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搞的很有影响,应该说是轰轰烈烈。无论在整体提高、整体配合营救同修、孤儿、以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方方面面都跟上了正法的進程。在这过程中也暴露了同修们应修去的各种执着和矛盾。

甲同修和乙同修带着乙市同修的没有放下的执着和比较激烈的争论和自己相互的情离开了乙市,到甲市努力的在寻求开辟新的修炼环境及走出一条符合法的修炼之路。连坐公共汽车都不放过每一个讲真相的机会……,及时慎重的与甲市同修切磋,发现问题在网上交流等等。唯独就把在乙市时存在的心窝住了,封存了。可是甲市的同修看到又应修什么呢?

看到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中乙市的丙同修的心得体会,第一感受就是从深深的情中沉重的爬出来了,经历了一场同修间的洗礼。尽管在形成整体的工作中突破了很多,起到了很主要的作用,在心性上有了很大的突破,在法理上也正悟到自己所在心性应悟到的法理。但埋在心里的物质还很深:对甲同修和乙同修的离去,对丁同修和戊同修的看法是一种不可改变的印象,以致根深蒂固。

甲、丙同修和丁、戊同修有矛盾。经过几年的修炼,看似双方都淡化了,但各自留在心里的物质并没有修去,双方还是有间隔的。现矛盾的双方都被迫害了。

二、与一位搞资料的同修接触的时候总是感觉携带一种不安全、不踏实的因素,我就在想什么因素导致的呢?难道我在这个问题上默认旧势力吗?也查到了,排除了,但还留着一个根本的问题――学法与修心有问题了没有得到解决。

有的同修很长时间了在法理上感觉悟不透,很明显就是学法少,很多时候就是就事论事,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一个正的环境,大家在一起多学法,发正念,找执着。自己再专门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向内找,炼功。使自己的心有一个质的突破,才能扭转不在法上的状态。

其实邪恶最严重的迫害是使大法弟子忙的没有时间学法或也看书了却学不到法。我们没有学到法,就不能用法来指导我们修炼,自己提升不上去,把干事当作修炼。

更有甚者学法少的同修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盲目的崇拜,起哄。这种现象在同修中不在少数,呼呼啦啦也跟着。

三、网上有一篇文章介绍黑龙江的小甲:二零零五年九月黑龙江发生了大面积的被迫害事件,当时小甲没有出事,同修给小甲指出让她不要有侥幸心理要向内找,小甲找的标准是,他们都互相有矛盾,而她退出来了,所以现在才在外面。(没有搅在里边)不知为什么就是感觉没有找到位,被一层东西隔着。不长时间小甲也被抓了,才悟到没有在法理上悟明白、悟透,原来心里窝着物质呢,应从正法修炼的角度去修心,满天都是眼睛,都在看着哪,把心里的物质修去才会真正安全。

四、黑龙江出事后,当时长春同修马上几次切磋向内找;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可是,落下一个环节。我们在一起切磋的时候,就看出小乙法理不清晰,由于黑龙江事件的影响,我们暂时大组解散,都到各自的小组学法,其实就是形式上回避轰轰烈烈。而没有在法理上悟透这个突如其来问题的背后实质的东西,把没悟透的物质窝在心里,而当大家悟到的时候却忽略了小乙,没有通知小乙参加,结果小乙出事了。

五、很长时间就经常听同修讲长春某同修的一件件不在法上的事,比如:开法会人数多、频繁、法会的内容偏、时间通知的长、范围广;车的事、搞真相资料的事;某同修的事情时间太久了,都是给我们的时间。可我们没有修出来,我们有责任啊!在这方面没有达到标准。沉痛的教训都是“心”的问题,一些心长期不去,到时候旧势力就容易下手迫害。

二、抓住修炼的实质,突破旧宇宙属性的束缚

吉林市同修出事长春同修就应该反思,为什么让我们看到,我们应该修什么?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发生在我身边这么多的同修被迫害我应修什么呢?

一、接受“迫害”这种邪恶物质已经渗透的形成自然了

这场迫害已经持续八年了,长期的压抑,这种邪恶物质已经渗透的很深。大法弟子已经自觉不自觉的默认了迫害,默认了这种压抑的物质,平时不自觉的就上了旧势力思维的圈套,停留在迫害中反迫害。谁被抓了、谁被抄家了、谁被上酷刑了、谁被迫流离失所了、谁被罚款了、谁因病业去世了、甚至谁被迫害致死了……往往这时心里多少是正念,多少是反迫害,多少是无能为力、麻木、习以为常、就应该这样、甚至是冷酷、无情、抱怨。旧宇宙的属性――“自私”暴露的淋漓尽致。在另外空间,受难的同修空间场正、负因素究竟各占多少比例?助纣为虐又怎么理解呢?

经过向内找,我惊讶的发现,长期以来“迫害”这种概念的渗透已经形成“自然”了。由于这种概念的影响,几位同修因病去世;被迫害致死;包括方方面面的证实中、生活中的迫害自己都习以为常了。

发现同修病业,最初否定迫害很坚定,时间长了就默认了,麻木了,再下去就无情了,无能为力了,甚至最后要触及心的时候就缩回到旧宇宙的堡垒――私。任由旧势力迫害我们的同修,却感觉束手无策、力不从心。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否定旧势力的方法只是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停留在否定它的安排,而忽略了从根子上认识的一层法理――连旧势力本身存在都不承认。

比如:孩子工作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你迷糊,它就让你这么不合适,那么不合适,蹂躏着你的心,简直是一种摧残。可是我认真找找原因,问题差在哪?忽然悟到没有迫害能这样吗! 我开窍了,我不承认,连旧势力本身存在都不承认。结果还是那个单位,还是那个工作,什么都没变,就是人变了。

二、向内找主动破除间隔,也是在冲破旧宇宙的束缚。

现在想起来才觉的惭愧。和同修间的间隔竟然持续了两年的时间,这两年同修都在坚持不懈的给我提问题,帮助我。我有时正念,有时反感,更有甚者前一段竟然能大吵起来。过后,我也很吃惊。在这两年的过程中我也在尽力的找自己的执着,明白一个理:有物质必须去掉。又觉的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是我的难题,也是周围同修的难题了。

通过学法静心反思,我从心底发出一个愿望:一定从这种束缚中突破出来。找到根本的执着,抓住修炼的实质,就找自己的心。

我的根本执着是:大法是正的,追求人间的正义;得失心,修大法,在人间什么都会得到好的;修大法,年轻。修大法,就象上了保险了,没有病。认真剖析我的根本执着都是没有脱离人的认识、没有摆脱人这层的得失、修炼为了得到人间的美好,没有脱离人的思维去修炼,其实就是被旧宇宙特性――“私”束缚着去思维,去追求。

根本的执着找到了几次,不是一下就去干净的,它有时会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让你分不清。如果不从法理上、根本上悟清楚,它就象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出现。只有学好法,跳出来再看看那个我自己,就象这次看吉林同修和长春同修。很多问题就一目了然了。一面面镜子摆在自己面前,还不悟吗?

围绕着这个私,关键的时候就会暴露出来,证实自己,为自己打算,大法的事也做着,如何在人这又不被伤害,如何能稳稳当当的走到最后一步。人中过的也不错又能修佛。认为有把握的大法工作起早贪黑、废寝忘食、严寒酷暑无条件的为大法,(其实还是为自己,是有条件的,那么做事时是神在做吗?)认为没把握的事,我不出头。不是无私无我的从长春整体的角度去思维,而是从有利于我的角度从长春整体的角度去思维,围绕着这个“我”,错过了很多师尊的慈悲苦度的机会。

这个私发作的时候它是冷酷的、无情的、麻木的。心里真正装的不是众生,而是自己。其实没有真正把法学透、悟明白。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没有真正明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内涵及师尊的佛恩浩荡。同修的一次次的撞击就是奔这个物质去的。

从二零零六年的下半年就陆续的听说某同修的一些事,本性的一面应该去交流,私的作用没有迈出那一步。比如:在一次交流会上,本来从长春整体的角度应该交流交流某两人的事,邪恶在另外空间看的清楚,啊!不能让他们形成整体,形成了我们不就灭了吗!于是就利用我们双方没有去掉的执着开始制造矛盾。搞的谁也不肯让步,哪顾得上整体呀、什么某两人的安全哪、营救同修啊,都谈不上了,只注意自己不被伤害。这个私到关键时它顽固的维护着这个堡垒。

我也恨自己,怎么就突破不了呢!私是旧宇宙的根本属性,它不是我。还需要黑手乱鬼管吗?为什么自己不主动修,通过这种方式暴露自己的根本执着,去掉它。

这个间隔究竟具体是什么:是被旧势力的迫害因素加强的私派生出来的证实自我的心、妒嫉心、显示心、在学员之上的心、干事心、怕被否定的心、又掺杂着自己的名、利、情。都是自己的心,只是在适当的条件下我的心暴露出来了,是好事!怎么能和同修有间隔呢,间隔的不是人心吗,不是人这一层的物质吗!不是败坏物质的代表吗!必须彻底清除的,失去的实质就是人心。正法的洪势在荡涤着旧宇宙中的一切物质,包括时时在撞击着这颗心,层层的在剥人的壳。这是人与神的抉择。

因此应该谢谢同修,而且因为我的提高还牵扯同修那么多的精力,影响了救度众生和与同修及时交流的机会,谁高兴,黑手乱鬼达到目地了。真是愧对师尊,愧对帮助我的同修,愧对近期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如果我们没有间隔,中间就没有空子可钻,以法为重,把法摆在第一位,能够及时的与同修交流,或许能够及时的圆容弥补。我们是一个整体,在另外空间这个整体有漏了发散了,有间隙了。黑龙江和吉林市都是同样的例子。应该值得我们长春全体大法弟子吸取教训了,触类旁通啊!代价太惨痛了。

三、大道无形有整体,整体还是大家的“心”

一、在整体协调中修自己,人人都是协调人

随着正法形势的深入,师尊的不断指导,逐渐的体悟到大法开在常人中的博大内涵。因为宇宙在正法,宇宙中的大神们--大法弟子都要在这次正法中圆满。因此,每个人来的天体不同,境界不同,当然路也不同。更不能大帮哄,未来宇宙是由无数天体组成的,大法弟子要成就新宇宙。因此,大道无形的形式是成就大法弟子修炼的基本形式。只有顺应宇宙特性而行并随其自然的遍地开花,大道无形有整体。

在二零零六年,没有那种轰轰烈烈,没有那种有形的整体,却成功的营救出一名被判九年的同修。在这件事情上就体现出大道无形有整体及大道无形的这种形式修炼。

当时在明慧网上看到消息的同修,心在法上都动起来了,各自根据自己的条件、环境、能力、确定了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实修位置,随其自然的佛性一面同时运转起来:有的马上征求家属意见(修炼人)给邪恶曝光;曝光后警察直接威胁家属,但大法弟子整体运转的机制已经形成,没有被假相所吓住。有主动要陪家属(家属也是大法弟子)学法、提高心性的;有陪家属要人的;有同修近距离发正念的;有写信的;打电话的……等等。大家不约而同的无声无息的都在动,他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在这件事情上知道消息的大法弟子同时都摆放了位置,有的能够及时协调周围的同修;人人都是协调人,大家无私的奔走相告;有制作各种资料的、有发放资料点;只见一时间各种真相资料全部不约而同的都有营救该同修的报导。知道的同修坚持不懈的发正念,围绕整个这件事形成一个强大的能量场,真是大小法轮都转起来了,不长时间同修出来了。

在不断的修炼提高中悟到整体协调在大道无形中的修炼方式。我们法轮大法开在常人中,符合常人社会这种方式修炼,人人都有一份工作、学习、生活……。行行业业都有大法弟子,可是大法弟子担负的使命却不同,本质上的不同。我们无论做什么想到的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本性。经过周围的同修交流一致认识到要多看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有了新的正法形势的变化要及时互相切磋在法上认识共同提高。

比如二零零六年三月份曝光“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的报导之后,经过切磋大家马上意识到正法又到一个新的阶段。既要全盘否定迫害,又要全面曝光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進一步讲清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真相。周围的同修及时协调,接着铺天盖地的发《九评》及“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的真相,跟上正法進程;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日的全世界大法弟子的集体炼功一开始,大家就互相切磋协调、马上周围的同修就都跟上了这个正法的新進程。

还有的会上网的同修只要看到当地的各种消息就应及时的传达到不会上网的同修并及时准备好各种资料,各种不同的劝善信、各种电话号码、小贴、不干胶、传单等、小册子等。

我们周围的同修非常负责,将当地综合消息随着周刊每周一起出来主动的给同修编辑印发,人人都是协调人。

营救方面的真相就应越快越好,只要有同修被迫害就本能的作出自己的反映做自己应该做的;而所有听到消息的同修自己怎么修,你要达到什么标准,这就是大道无形的形式,你能修多高全靠你自己了。在这神圣的整体中没有责备、只有大度的宽容、默默的弥补、慈悲的圆容。

比如:听说有的法会内容需要在法上归正,听到的同修正念加持并有条件的同修及时小型的交流;有的同修搞的有形了,还是正念加持并有条件的同修及时单独交流、学法、扭转心态,发现问题及时的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如果在这次长春的大抓捕之前,我们都能够无私无我的为同修负责,为自己负责,为法负责。整体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标准,就会避免这次惨痛事件的发生。能说与我们每一个长春的大法弟子无关吗?让我们修什么?修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大家的心在没有人组织的前提下,只有法的标准,按照法的要求自己动,大家都在各自的层次、各自的环境、各自的条件及能力主动的动,而人人又是协调人。--全世界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无私无我的心是相通的。这不就是大道无形有整体吗!我们一师,一法,一亿徒。三件事都这样去做,世人就会大量的被救度。正法也就真是到最后最后了,邪恶无处可藏了。更谈不上迫害了,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精進要旨》〈环境〉)我们的心就能够促成天象的变化。

二、长春大法弟子营救同修最大的障碍——默认迫害和私的结合体

前一段时间黑龙江的一位同修连续两次发表的关于强烈建议长春同修走出麻木、懈怠、不精進的状态的文章。这个问题提的决不是偶然的,我个人认为已经是我们整体长期以来大家应该共同突破的问题了,尤其体现在营救同修上。修去这些东西不也是在救自己、清除邪恶迫害吗!

默认迫害都习以为常了,默认的同时就進入了自私的思维,首先想到了一系列的我,动了很多念,然后再归正、在承认迫害中否定。甚至风声大了心态摇摆、不稳定。营救同修能纯净吗?在我心里营救同修最大的障碍――默认迫害和私的结合体。所以长期以来就产生麻木、懈怠、不精進的状态。

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的文章说:当同修被迫害时你怎么动的念?你找过他的家属了吗?你发几次正念?你打几次电话?你发几封信?你发多少传单?你当作你的事了吗?

举一个否定迫害营救同修的例子:延边地区二零零六年有十多人被抓捕,几个资料点被破坏,表面的情况是由外地同修到延边开法会牵扯到协调人,其中几个主要的协调人被跟踪而抓捕,传说已被中央所重视、省里重点挂号啦、资料耗材被拉走在公安局堆了一大屋等等。一时间轰动整个延边地区,甚至牵制外围。

事后,全体延边地区大法弟子马上不约而同的齐发正念:

一、不被表面现象所迷惑,透过现象看实质。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连旧势力本身存在都不承认;

二、不埋怨被抓捕的同修并给同修发正念,人人都无条件的向内找,真正找我们自己心性上存在的实质要修的东西,真修、实修。扎扎实实的抓住自己这颗心。

三、经过查找(不止一次)很多人在这一段时间内,很多时候不能静心学法,逐渐的不愿向内找,不愿让别人说,干事心强,显示心、名利心、妒嫉心、证实自己、同修之间的间隔等等用人心对待大法工作而导致了整体上大面积被邪恶钻空子的严重现象。

四、在外面的同修都动起来,学好法,在自己心上归正一切不正的,并做到是修。然后有做资料的;找家属的;讲清真相的;发正念的等等。持续不断的、坚持不懈的做好我们应该做的。

五、坚信师父,坚信法,大法弟子不是来与旧势力履约的。有漏也不允许迫害!走师父安排的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结果,除一人外,三十多人全部都出来,而且主要“挂号”的人最先出来的。什么中央所重视、省里挂号啦、资料耗材被拉走在公安局堆了一大屋等等都是假相。当然,我们不能起欢喜心,也不能掉以轻心,不能忘记邪恶的本质。

四、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师父就要这颗心

同修们交流中经常有如何正念正行闯出魔窟,不同层次有不同的理。不要等到这一步时正念正行,其实已经晚一步了,连旧势力的本身存在都不承认,圆容师尊所要的,救度更多的众生,岂不是更好的正念正行吗!

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如果同修没出事前,发现出事后看到的各种问题,不要等到出事后去总结、评价、找教训。发现苗头及时交流、慈悲的为他好、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在这个环节上去修才是我们的正念正行。可我往往这时一次没有作用,二次不行,逐渐的自己就顺其自然了,也是随波逐流。其实就是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在修,我们又有多少同修不这样呢?如果有很多人都看出来了,但也象我一样没有正念正行;可又有多少人没看出来,也在随波逐流呢?这时在另外空间又有多少正的因素在加持这同修呢?前两部份的因素又是哪一边的呢?

那么,同修的出事有没有我们整体每一个同修的因素呢?就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修什么呢?我认为修不同角度的正念正行。

另说一下:在明慧网二十二日弟子切磋《就近期数十人被抓捕事件与长春地区同修交流》这篇文章中,同修提到“二零零六年长春地区六十多资料点被破坏”。说到遍地开花,如果每个大法弟子的证实法的心都出来了,大概这次有一部份同修就不至于被抓捕,也不存在“资料点”了,同修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大家共同撑起这片蓝天。

希望以此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