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忘

忆参加师尊传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每回想起参加师父讲法班的日子,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师恩难忘啊!

说起来,我参加师尊传法班纯属偶然,那是一九九四年二月,刚过年,我去姑娘家去看她,坐在她家的沙发上休息,就感到满脸、鼻子、眼睛都在跳动,我当时还以为是坐火车累了,心想这两天多休息休息。然后就跟姑娘讲:“我怎么感到身上许多地方象有东西在动呢?”谁知姑娘激动的说:“妈呀,您可真有缘份,这是法轮在帮您调整身体呢!”

我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姑娘就简单的跟我介绍了一下法轮功及师尊传法的情况。然后姑娘说:“妈,您别急着回去,四月十五日师父还要来办班,咱们一起参加吧。”我当时已练了其它气功,不太想学。现在想想,真是悟性太差了。

姑娘看我不太积极,就把师父的照片让我看,我一看到师父的照片,就感到师父很亲切,感觉很熟悉,象是在哪儿见过,就想:这么年轻就当大师,一定不简单。

就这样,我有幸参加了师尊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五日在合肥举办的讲法班,那些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原定十天的班,由于外地学员很多,师父考虑到外地学员的吃、住都比较困难,就每天多讲些内容,压缩到八天时间。

讲课第一天,因为我的座位靠边,看不太清楚师父,但不知怎么的,眼泪不停的流,那时的我并不明白,只想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象小孩似的掉眼泪,可别让其他学员看到了,多不好意思。现在想想,是自己明白的一面看到了自己多么幸福,有幸参加师父的讲法班,看到师父给了我们多少好东西,打掉多少坏东西,明白的一面太激动了。后来,为了能近距离的看看师父,我就每天早早到班上,等在礼堂大门口,能就近看看师父,那时也不懂用什么礼节来敬仰师尊,也不懂双手合十,只是象孩子似的注视着师尊,看到师尊就高兴得不得了。

那时,我的悟性不高,参加讲法班的目地也只是想看看师尊,头两天师父讲什么都不太明白,也不太上心。到了第三天,师父告诉我们要帮我们调整身体,要求大家站起来,用力跺脚,先跺左脚,再跺右脚。我想:我从小右脚就有毛病,走路时间稍微一长就很痛,哪里还敢跺呢!转念又想,有师父在呢,怕什么?这时,左脚已经跺完了,只感觉全场都在震动。要跺右脚了,师父说:用力跺!我的右脚就用力跺了下去,一点不痛,反倒觉的很舒服。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觉的右脚痛了。

从师父给我们调整身体后,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大师,才开始认真听师父讲课。十堂课听完,我觉的我的世界观、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再不象以前那样对人对事了,也懂得了做人要真诚、善良、忍让,真后悔自己头两天没能认真听课,现在想起还感到后悔。从讲法班下来,我其它的一些小毛病,如胃酸、烧心、咳嗽等病状,都不翼而飞。那时我虽然对修炼认识的并不深刻,对师父讲的“真、善、忍”和宇宙大法的真正涵义也不太明白,但师父的言传身教、师父的音容笑貌都深深的铭刻在我心中。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不论如何艰难,我都能随时随地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都没有动摇我对大法的坚定之心。

十堂课结束了,我们都聚集在礼堂大门口舍不得走,师父出了礼堂,对大家说:我送你们一程。我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师尊。那天天很黑,姑娘骑车带着我,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一路往家奔。半个时辰后,我和姑娘顺利回到她家。可当姑娘准备将自行车推入车棚时,却怎么也推不动了,仔细一检查,才发现自行车竖梁与脚蹬处已全部断裂,我俩看到这,都震惊了,也很后怕。再回想师父送大家时所说的话,才恍然大悟:师父一路都在保护我们呀。

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不断的学法、炼功,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是师父的慈悲救度,使我亲身感受到了佛恩浩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魔头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意孤行,对法轮功進行打压、迫害,利用坏人、打手,对大法弟子迫害、恐吓,我也曾被绑架、被威逼、恐吓,但无论多么严酷的环境,也没能动摇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得法至今,已经十三年了,看到其它地区大法弟子回忆在师父传法班上的经历,我也一直想把闷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当年有幸见过师父,亲耳聆听师父的讲法,但由于自己没有文化,不能充份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拖到现在才写下来。感谢师父,愿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抓紧时间,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走向神的路上勇猛精進。

这是我参加师父传法班的经历,愿和同修们一起分享。如有不妥之处,望指正。谢谢,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