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转动大法轮——回忆师尊讲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到零七年三月十四日为止,我已经得法修炼十三年了,参加过一九九四年师尊在天津第二期、长春第七、第八期、济南第二期讲法班。作为有幸得到师尊亲授的大法弟子,有责任将师尊当年传法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向未来宇宙的众生和世人见证师尊正法的辉煌历史。今天是四月初八,师尊的生日,谨以此文作为弟子敬献给师尊的生日礼物,唯愿以一颗最纯净的心赞颂师尊。

一、师父给我下法轮

得法前的那几年,我的人生旅途走到了最低谷,觉的活着象具行尸走肉,一点意义都没有,苦不堪言。冥冥中有人告诉我,只有修炼才是我此生来到人世间的唯一目地。可是我苦苦等待了多年,到寺庙中、各种经书中、气功中四处寻找,苦于找不到师父,得不到如何修炼的真谛。

直到一九九三年末,一位朋友给我介绍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我一看就觉的特别称心、舒服,认定这是一部高德大法,决定就跟这一门的师父修炼“真、善、忍”大法。听说天津第二期传法班就要开班了,我立即报上名。那时候新学员都要填一个报名表,写上身体有什么病等个人基本情况。我想了想,自己也没什么真正的病,就是觉的浑身哪儿都不舒服,我不是为了治病来的。于是,在“备注”栏中郑重的写下这样一段话:“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修正法,得正果,度己度人,普度众生。”这是我当时心底里最想跟师父说的一句埋藏了多年的真心话。

一踏上开往天津的火车,我的心情就无缘无故的变的轻松、高兴起来,多年的忧愁和苦恼奇怪的一下子跑的无影无踪。尤其是踏上天津这块土地后,更是感到自己已身处佛光普照的一片祥和的场当中。

为了离师父讲法的八一礼堂近一点,我们在天津警备区招待所住下了。这是家很普通的招待所,一个床位二十元。听说师父和女儿就住在这个招待所四层的一个房间。第一天上课前我和一位同伴去招待所食堂吃晚饭。食堂的饭菜很简单,只有四个清炒素菜,几乎没什么油水。当时食堂里人很少,我俩在厨房门边一张桌子旁刚一坐下,就见从厨房门里健步走出来一个高高大大、二、三十岁模样的年轻人,一下子就站在了我们这张桌子旁,与我只隔一个座位。我心里一惊,这不是师父吗?师父穿着一件简单、得体的浅色上衣,身体好象放着光那样引人注目。师父一手端着一小碗米饭,一手端着一盘素炒豆芽,坐下来静静的吃起来。看到师父吃住这样简单、清淡,我顿时感到这位师父不一般,清静、正派的令人肃然起敬。还没听师父讲法的我,那时什么都不懂,只是心怀敬畏的埋头吃着。忽然我感到小腹一阵往下坠的微痛,便轻声告诉同伴。可我们都觉的来天津这一天吃的很清淡、很卫生,不会吃坏肚子。师父听着我们的谈话,没吱声,很快吃完就走了。我们也赶快吃完去礼堂听课。

师父开讲后不久说,今天给大家下法轮,让大家摊开一只手的手心感受一下。这时我的小腹又一阵那种往下坠的微痛,还有旋转的感觉。我恍然大悟:原来刚才吃饭的时候师父已经给我下法轮了呀!后来我对“如来下世必悄悄然”这句话体会特别深切,大觉者在一走一过中就把人救度了。

二、我找到师父了!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养成了一种怀疑和批判一切理论和学说的思维习惯,可是听师父讲法的前三天,心中筑起的这道堤坝就全线崩溃了。心想,这个师父的智慧简直太大了,用人的想象根本不可度量,简直是在给我们讲宇宙的事情和历史,都是超出常人知识的法理。第二天师父讲天目时我的天目就开了,不经意中时常看到,讲台上的师父是一尊巨大的佛,双目放射出金光,可是当我想动视神经看的更清楚些时,却看不到了,看到的就是这个空间身着西服、平易近人的师父。第三天晚上下课后,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发自内心的想给师尊行五体投地的大礼!好象不这样就不足以表达对师尊的感激和崇敬。我明白了,这就是我一生苦苦在等待和寻求的,原来这宇宙的根本真的是存在的。想起得法前那几年的某一天,练气功中入定了,心中油然升起一念:谁是我的师父?我的师父在哪儿?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一位觉者打坐的剪影,冥冥中一个声音回答我:“四十多岁,是个男的。”现在台上讲法的就是我的师父啊!我终于找到师父了!我在心中一遍一遍默默的呼唤着“师父!师父!”莫名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第四天,就在我本性完全复苏过来的时候,我上街后回住处。招待所楼里静静的,大家都在午休。我刚上到二楼楼梯的一半,就见师父从楼上下来,正好和我走了个照面。当时我内心很激动,可是脑子却一片空白,完全被师父那巨大祥和的场抑制住了,只想出跟师父说一句话:“老师好!”师父高兴的微笑着,冲我点了点头。后来,在长春学习班上,一天听完课后,我们几个留下来找师父谈弘法的想法。师父蹲在礼堂台子的边上,慈祥的看着台下的我们,和我们说着话。我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瞻仰师尊的面容,发现师父的皮肤光滑细腻极了,比婴儿的皮肤还细腻,根本看不出有汗毛孔,而且非常红润。我当时心里隐约感觉到,度我们的师尊与我们的生命来源、生命构成是何等的不同(师尊后来在一九九六年北京地坛讲法中讲到了这一点)。我向师父双手合十,心中默默发誓:“师父,我一定跟您修到圆满,返本归真!”师父笑眯眯的望着我,目光一直穿透到我的心底里去。以后每当想起这些幸福的片刻,我都能真切的体会到,师尊看到他的弟子一个个入道得法,是多么的欣慰和喜悦,就象慈悲的父母把自己迷失很久的孩子接回家一样。

听过师尊讲法的很多弟子都有一种体验:即使是上千人的礼堂,无论你坐在那一个角落,都觉的师尊在注视着自己,好象在专对着自己讲法。每次传法班快结束时,师父都要求我们写心得,师父对每一篇心得都要认真过目。上千人的学习班,仅仅看学员心得体会这一件事,师父就要花多少心血。一天,我心想,听老师讲课后什么执著我都能放下了,就是对一个异性的男女之情想放可是放不下,我怎么才能放下呢?正好第二天师父讲到“失与得”,当时我就觉的师父一边看着我一边对我说:年轻人啊,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你求也求不来。这话就象在耳边响起的一声炸雷,一下子就把我心里放不下的那块肮脏的执著炸没了。听到第七讲、第八讲的时候,我只觉的另外空间自己身体上大块大块不好的物质被师父强大的功打下去了,身体越来越纯净,越来越轻松。听师父讲到第九讲时,我已经泣不成声了。也许就象师父说的,是我的副元神在另外空间里看到师父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太激动了,不知道怎样感激师父才好,用尽我生命的全部也无以为报。

天津学习班结束了,我体会,我的心就象被师父拿出来洗干净,又从新放回去摆正了,整个身心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每当别人问起我天津之行时,我都会告诉他:“我找到师父了,我的心安了。”我知道,师父给了我一个新生,从此以后,我会跟着师父一修到底,直至返回真正的家园。

三、“完全为了别人活着”

师尊在讲法中经常告诉我们,要做一个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直至一个完全为了别人活着的人。其实,师尊的一言一行都在给我们留下最好的典范。

师尊在长春吉林大学鸣放宫讲法时,有一天讲法结束后,忽然对台下的学员说:“大家等一等。”只见师父健步走下台来,从楼下到楼上,整整绕场一周,让每一个学员都能近距离看清师父。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师父特意走的很慢,遇到礼堂里每一个过道都要从中间穿过,为的是照顾弟子想离师父近一点看师父的心情。师尊向大家挥手致意,用慈悲关切的眼神望过每一个人。遇到有熟悉的学员跟师父打招呼,师父总是笑着向他点头、招手。当时,我们中一位北京老弟子听师父讲法那几天一直在情不自禁的流泪,师父早已细心的明察到这一点,路过她身边时轻声对她说:“你怎么了?别哭了。”我当时只感到,师尊的形象,人间任何的王都根本无法比拟,用人间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师尊的光辉、尊贵、威严和伟大,师尊是王中之王。可是另一方面,师父又象是家里的一位亲人,那么令人亲近,那么实在质朴。

长春第八期讲法最后一天,师父听说我们北京来的一部份学员订了当天晚上的火车票返京,为了照顾到有些学员要赶回去上班、火车票不好买,又能让我们从始至终参加上完整的一期传法班,师父特意将最后一天的答疑课提前一、两个小时来上(准确时间已记不清了)。师父处处为别人着想、为学员着想的例子很多很多,在每一期传法班上都有发生。每期传法班结束、学员们上台给师父敬献锦旗时,师父都站在台子的一侧,微笑不语,那慈善的神态就象慈父慈母;每当有学员流着泪握着师父的手,说着感恩不尽的话,甚至要给师父磕头时,师父的眼圈都会发红,眼里含着慈悲、怜悯的泪光。时时让我们发自内心的感佩:师父怎么这么好啊!

师尊在郑州的传法班我没去参加,事后听去的同修讲述了这样一个他亲身经历的故事:几个北京同修做了一种压膜的小法轮图,想在学员中低价出售,定价八块钱。他们刚刚得了法,懂得要去掉利益之心、不能在大法中赚学员钱的道理,认为这已经是把价压的很低了。课间,一位女学员拿着小法轮图的样品去请示师父。师父听了他们的定价后,很干脆的回答:“我看也就值八毛钱吧。”师父说出的价比他们原先定的低了十倍,当时那位女学员就哭了。这件事给我们大家都上了深刻的一课:师父为学员们着想,不想给学员增加一点经济负担;更重要的是,师尊是在为大法千秋万代的永世流传负责,教我们坚持不动钱、物的原则,让我们把路绝对走正;同时也是为弟子的修炼负责,借此事最大限度的去弟子的利益之心啊。

师父教我们怎样双盘时,总是亲自坐到讲台桌上做示范,常常把外套脱下来,交给身边的弟子,自己亲自动手去搬桌椅。那个时候的情景,真象看到工厂的师徒俩在干活一样。有时一天的讲法结束后,师父还不能去休息,还要不辞辛苦的留下来,和工作人员一起调整场上的灯光、扩音器等设备。在天津时听一个学员讲,她去找师父谈事,進屋看到师父正在亲自动手搓洗一件泡在盆里的衬衣,碗里泡着当作午餐的方便面。一个将宇宙大法讲给我们的人,却显得如此平易,为度众生如此辛劳,过着如此俭朴的生活,这样的伟大真是玄奥不可测,是我们做弟子的永远都学不完的。

四、师尊转动大法轮

在长春学习班上,我听到有的人在课间休息时大谈“末劫要来临了,我们都是有使命的”云云偏离法的魔话。休息后,师父一开讲就严肃的说:有些人,你的那个“使命”都是假的,你赶快把它收起来。我当时心里很惊讶,师父又不在场,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我印象中,师尊每一次讲法的结束语都是站着对大家讲的。师尊每一次都要语重心长的嘱咐我们:这个法传出来是不容易的,不象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大家一定要珍惜,千万不要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等等。那时我们懵懵懂懂听不大懂,只觉的有时讲的我们心里酸酸的,很沉重,直想流泪;又感到师尊这番话一字重千斤,里面有很深很大的内涵和玄机。现在回想起来,我悟到,那番话里有我们难以想象的整个宇宙历史一般漫长的师尊正法的艰辛,为度众生遭受的无数的苦难;预示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旧势力给师尊正法制造的邪恶干扰和破坏,给大法弟子造成的巨难;蕴涵着师尊和大法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和整个宇宙大穹的天体众生寄予我们的期望。所有师尊在后来正法时期慢慢讲给我们的法理仿佛都压進这短短的几分钟结束语当中了。

在天津第二期传法班闭幕式上,我第一次看到师尊站在台上挥动手臂转动大法轮,那时我一下子差点哭出声来,我的整个心灵、整个生命都被提起来,溶進这大到宇宙的洪大旋转中了!师父和大法从新造就了我的生命,作为大法中的一颗粒子,我唯有去努力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完成师尊和大法赋予我们的真正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