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 正念出劳教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我是97年下半年得法的。我想谈的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就是怎样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的一段经历。

2006年9月28日晚约9点左右,我正在家中学法,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我走到门前问:谁?回答声音不熟悉,我知道一定是邪恶警察,我说:都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他们不走一直在敲门,我和家属一起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大约发了近1个小时,听不到敲门声了。我侧耳仔细听了一下,他们到屋后了,正在屋后说话。当时我还想不可能翻墙進来吧。大约11点多,来了约二十几个警察,真的找来梯子翻墙入内了!我赶紧把正屋门锁上,他们不容分说,找来钳子、铁棍撬门,我大声说:“你们深夜私闯民宅是执法犯法。”他们全然不理把门撬开,把我与妻子带到了警区。

恶警王伟把我身上的东西全部翻去(其中有现金90多元),把我用了手铐脚镣还不放心,又用铁链,把我捆在老虎凳上,整整坐了一个晚上。恶警王伟对着我的脸猛击三拳(几天后脸还是肿的)。我要上厕所他们也不让去。第二天早上恶警刘兆国非法审问我,我当时抱定一念:全盘否定邪恶一切安排,什么也不配合,“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同时向他讲真相,我拒绝在审讯记录上签字,后来他们送我去监狱刑拘让我签字,我说:我无罪我不签。

我被送到看守所。到看守所后,他们让我在衣服存放单上签字,我没多想就签了,可马上我就知道错了,因为当时签字的笔不下水,写不出来,我知道不应该签。在以后的七天号审中,我一概不配合,不签字。后来610又非法提审我两次,我一概不说话,不签字,零口供。在审讯中恶警很凶,我并不害怕,同时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恶警草草地写了一下,另一个在看报纸,一会儿两人在闲谈,把我晾在一边,好象不是在审讯。

在看守所他们让在押人员干活,也让我和一个年龄大的一块干,当时也没多想,反正闲着就干了。结果在当天提审时给我戴上手铐,回来解铐时却找不着钥匙了,我当时悟到是不应该干。是,不能干!当时不干活要串大镣,就是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块,人始终弯腰行走,但我不怕,我无罪,要堂堂正正和管干活的警察讲。我在那发了一会正念,铲除其背后想迫害我的一切邪恶。不一会儿他来了,我说不干,你们这样做是体罚我,我无罪,你们这样非法抓我進来我提出强烈的抗议。这样他就没再分给我活干。我想,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我可以帮别人干,那和干恶警分配我逼我干的活性质就完全不同。

在这期间我一直在号里给其他人讲真相,他们也很认可,其中有一个还学会了五套功法。有的犯人让我教他背师父的经文。我也在对照自己为什么被抓,哪里做的不够标准,天天发正念,否定它们的一切安排。

在看守所关押了23天后,2006年10月20日我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往王村劳教所。在送往劳教所的路上,我一直发正念:那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必须让我回家。因02年我也曾被非法判劳教,由于师父演化身体不合格被退回,这次它们想方设法托关系把我送下了。進去后每天有两个邪悟包夹,天天给我灌输他们的所谓的“法理”。我这期间同时也感受到学法的重要,不认真学法就会被他们迷惑住了。不过通过十几天的正邪较量,他们的邪理已对我不起作用了。

我在反思:为什么被抓了?为什么被劳教?我天天想师父说的“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我发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与人心。第一,在外面干事心比较强,没有真静下心来学法,学法好象是任务一样,认为每天必须得学;第二怕心较重,师父说:“作为一个神、修炼人来讲,怕那可是个大执著”(《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可是为什么害怕,深挖就是还没有完全放下生死;第三,人心较重,对常人中的日子还觉的很有滋味,就象师父讲的“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的感觉。第四,色欲心还没有完全去干净,看到漂亮的异性总爱多看几眼打量打量,那段时间欲望心也比较强,炼功也不是很积极,总觉的自己不精進,实际是没有做到实修。综合上述,这些执著心是这一次被迫害的原因。但是不管执著也好,人心也好,决不认可它们的迫害,它们也不配。我天天向师父说:“师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还有那么多证实法的事要做,那么多众生需要救度,三年的时间岂不荒废了。”再说被抓本身对正法来讲就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我感觉不舒服,干警说不舒服可以检查。结果一检查,结论是属“高危型”,血压高,心跳过快。恶警们很害怕。过了两天又去检查,结果比以前还严重。11月5号下午,他们怕留在队上有问题,强行拉我去医院,我说:我不吃药,也不打针,没事。他们就在我吃饭的碗里放上药,被我发觉,于是从5号下午我就开始不吃饭、不喝水,以后也不再量血压,我认为天天量几次血压也是在配合他们。

恶警们更害怕了,它们基本上天天去医院。因为血压高,医院不敢灌食,这更增加了我的信心,走好自己的路。

正好这时在医院里有一个陪床的是同修,也在暗中鼓励我。师父在《在悉尼讲法》中说:“你要不在意,不把他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得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过不去,实质是他放不下执著心,或者对法不信。大多数不是放不下这个心,就是放不下那个心,都是有放不下心的原因才造成他过不去。因为他退不了人的那一步,所以他就过不去。”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您加持弟子。既然真修就要放下一切人心和执著,我是神,我不饿,我也不渴,坚持到底。

这期间七大队一、二把手伙同医院的大夫,拿着他们写好的我拒绝治疗的单子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问我出现后果谁负责,我说劳教所负责,他们见我很坚定拿着单子走了,并说这样死了叫你家人来领尸之类的话。我不理会,天天发正念,坐着不行就躺着发正念,铲除劳教所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让他们头脑产生恐惧感,无条件立即释放我,铲除所有阻碍释放我的一切邪恶因素。

11月10号下午2点左右,劳教所七大队两个干警去医院让收拾东西走,我不知去哪里,心里不断发正念不允许它们继续迫害,后来他们说送我回家。劳教所当时想让县610去接我,它们害怕不敢去;又派镇610,它们也怕承担责任也没去。这样劳教所派车把我送回镇上,先到610解除劳教,并通知家人把我接回家。

写到这里,我感慨万千,泪水已止不住往下流,感谢恩师又使我回到了正法洪流之中。这次正念闯关的经历,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和大法,今后我要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把三件事做的更好,勇猛精進,走完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