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只剩半口气 念正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份得法的。得法之前,我曾多次做流产手术,身体一直很不好,又承受着精神上的挫折,在人生之路上觉的没有意义,想一了百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位邻居向我介绍法轮功。当时另外一位邻居一听他说法轮功,就对我说了一句:“法轮功的师父是佛转世度人的。”我从小就敬佛,一听师父是佛转世度人的,第一念就是我要去炼法轮功。几天后一位女友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当晚我就梦见法轮在我床边转了好几次。从此我走上了修炼道路。

学法时,我能看到《转法轮》里的好几行字金光闪闪的。通过学法、炼功,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有一天师父给我消业,从下午开始发高烧、拉肚子,一下午就拉了九次。在消业过程中身体出现难受时,我就想到师父的法,就这一念病业马上过去了,第二天又能正常的上班。从今以后在修炼中出现病业,都很快就过去、没事了。与丈夫发生矛盾、被欺负时,我就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应该高姿态。我丈夫有了外遇,我经常被欺负。有一次我到炼功点学法,路上遇到那个第三者,她见到我就对我大骂,当时我心里想着师父的话:“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转法轮》)。就这样到了炼功点,自己调整心态,静下心来学法了。

邪恶在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造谣、欺骗,攻击大法。邪恶攻击我们师父时,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去维护大法,我们师父是来度人的,怎么能让邪恶攻击呢。我同二十多位同修顶着压力到外面炼功,那些恶警、恶人前来阻挡,不让我们炼功,这时我就想到师父讲:“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得怎样一目了然。”(《大曝光》)所以不管邪恶怎么干扰,我们就盘腿坐那儿不动。第二天我就和几位同修到北京去上访,后被北京公安抓走,后被当地警察非法押回,关了一个月的洗脑班,敲诈四千多元钱。

我第二次上京证实法,由于信访局不接待,我自己回来了。第三次進京证实法,我又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一个多月,我不向邪恶妥协,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高压迫害,我被折磨至神志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狱后,通过学法、炼功,提高心性,我上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

二零零二年,我再一次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中,我被隔离在小屋,恶警利用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整天强制灌输诽谤大法和师父的谎言,强制進行强体力劳役,以及各种残酷迫害。有一次,恶警强制我们听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音,我当时因怕心作怪,就听而不闻的过了二天。到第三天,我想起师父讲:“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明白了,想:我要走过去把这个录音机摔掉。我的正念一出,那录音机马上就冒出火来,坏掉了。

恶警想尽了招数,强制我放弃大法,又利用六个犯人、三个恶警、六个所谓“转化”的人,轮流值班强制不让我睡觉长达十八、九个白昼,中间只有给过三次二小时的休息。这是后来犯人给我讲的,那时我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了。

在这种残酷的迫害下,我仍坚信大法不动摇,当时我心中说:“师父,我真的很难承受,为了在万劫中的那么多众生,我宁愿放弃肉体,也不会向邪恶妥协。”我又转念一想:“我如果放弃了肉体,我的丈夫和儿子,还有亲朋好友,他们对大法会怎样认识呢?又怎么去救度他们?”这个念头一出,我身体的痛苦就慢慢的感觉不到了。

后经医院检查,我的肉身出现心脏病、高血压、心肌供血不足、神经压缩症、肌肉硬化、痴呆症等各种症状,生活不能自理,只剩下半口气了。最后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我闯出了魔窟。

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很快恢复了,现在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证实大法,完成我们的洪誓大愿,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才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父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