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人,我来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我们很多城里的大法弟子是从农村出来的。由于农村区域广、居住不集中,大法弟子相对不多,因此对农村民众的讲真相工作相应就落到了从那一地区進城的大法弟子身上。

有的同修思想有障碍,认为自己出来时间很长了,跟乡亲们的关系疏远了,担心讲真相没人接受。其实这种担心是人心作怪,没有把救度众生的事视为己任,责无旁贷的去做,事实也并非如此,我曾三次回乡,每次都是满载而归。讲真相,劝三退几乎是讲一个通一个,没有人拒绝,并且碰到亲朋好友当面给“九评”也欣然接受。我悟到:我们回去一次也不容易,师父一定会安排有缘能得救的人到我们的身边,机缘已到,只等我们去做。

这里举几个小小的例子说明众生都在等待得救。有一次娘家有客,吃完饭客人都走了,只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迟迟不肯离去。我就对他说了一句“您愿意退党吗?”他说:“我正是想退。”

在路上碰到他儿子和我家的一个亲戚,两个都是村干部,也是一句话就成,愿意退出邪党党员。来到夫家,稍作停留就退了五个,正准备离开,碰上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大爷,三言两语就帮他退了党。

我是从车上到路上,从田边到地边,碰到一个讲一个,个个通、人人退,没有阻碍。由于我们家乡有同修去发放过真相资料,那里的人还是有思想基础的,所以面对面讲真相效果就好。

从那一地方出来的人去劝三退对众人来说可信度高,因为乡里乡亲的,大家彼此了解,没有防范心里的家乡人就更容易跟他们沟通。农村人也不那么世故,思想相对比城里人单纯一些,在没有戒备心的情况下,双方都没有精神压力,坦诚相见,自然水到渠成。

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曾经生长在那个地区--我们的家乡,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生生世世与我们有缘份的人把唯一能得救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作为大法弟子,我真的感到去把真相讲给他们是自己的使命,是修炼证实法的一部份。我建议有条件的同修一定要回到家乡去,救度那一方。家乡人是我们的亲人,也是师父的亲人,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替师父救他们啊。

我回去过几次,做的很欠缺,每次匆匆忙忙,讲真相不是很到位,不深不透的,深深感到自责,总觉的对不起家乡人。而且劝退的人数远远没有达到要求,很多亲戚、同学、朋友都没有拜访,只是跟自己离的最近的人做了做。今后我还会多回去几次,尽量多救一个算一个。

我有以下体悟,很不成熟:一、在去的途中要坐很长时间的车,利用这段时间发正念,清除家乡那一地区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二、要先发放真相资料,让民众对大法和三退有个初步了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