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清醒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七日】我是一名农村的老年大法弟子,没有文化(只上了几天学),但自从走入修炼的大门,我就对师父的法坚信不疑。我知道师父是来救度世人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所以师父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师父叫我做什么我就一定会用心去做好什么。

几年来,不管形势发生多大的变化,形势多么严峻,我从来对师父和大法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和动摇。在我心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始终是修炼中第一位的,不让任何事情冲淡这件最重要的事情。同时我也听师父的话,尽量平衡好家庭、社会等方方面面的一切事情,因为师父要求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如果我们做不好走极端,不但证实不了大法,还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

我坚信师父和大法,能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几年来,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没产生过怕。因为我坚信大法,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呵护着我,我听师父的话讲真相救世人,做的是全天下最正、最好的大事,任何邪恶根本不敢靠近我,任何邪恶都不配考验我,我只要做正了,师父是决不允许邪恶动我的。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邪恶什么都不是,它只不过是为我们而存在,它应该怕我们才对呀!所以,我真的什么都不怕,尽力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而且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我也没有遭受什么大的迫害

然而,就在今年春天却发生了一件事情,给我的教训也是很深刻的。从这件事情的出现告诉我:修炼是很严肃的,你的心一不正就会出问题。我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写出来和同修切磋,希望同修能引以为戒,扎扎实实的走正最后的路。

一天同修和我讲,在离我不太远的地方新建了一个住宅小区,是讲真相的空白区,因为那里管理比较严格,大门日夜有保安把守,小区内安装了多个监控摄像头。受这个客观条件的影响,这个小区一直没有同修去发真相材料。我知道这个情况后很焦急,于是我抓紧找了几个协调人商量,提出最好能去几个同修在同一时间内,带足资料,一次全发遍,以后再陆续去发。但是大家意见不一致,有的同修认为,那样目标太大不安全,可也没有提出更好的办法。我没有泄气,心想,这事叫我知道了,我就应该去做,其它的什么也不想,救度众生要紧。于是我就带上一百五、六十份资料和《九评》,在不长的一段时间内连续去了三、四次。但还是没有发遍,我决定继续在这个小区发下去,不漏掉一户人家。我每次去发都很顺利,没出任何麻烦。

师父在讲法中几次告诉我们,“不管形势怎么样,大家都不能掉以轻心”(《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只想抓紧时间发资料,把师父的法都忘记了。我每次去发资料都是中午发完正念以后,因中午走动的人少,没有多少人会注意我。

一天中午,我又带了不少资料来到了这个小区。我象往常一样没有一点戒备心,也没有了安全意识,旁若无人的发完这栋楼再发那栋楼。就在我把资料发完要离开小区时,突然从对面的一个楼洞窜出了一个黑脸大汉,他紧步跑到我跟前,瞪着恶狠狠的双眼质问我:你每个楼洞窜啥?你是发资料的?别走,他紧紧的把住我的自行车不松手。我心平气和的和他讲真相,劝他不要干这种事,告诉他这样做对他及他的家人都没有好处。可他根本不听。并恶狠狠的说,他刚从监狱出来,什么也不怕。原来是个亡命徒。他还说,一定是你定期来这发资料的,这下可抓着你了!看来立功的心急切。他拿起对讲机联系小区的保卫科及辖区的公安分局。面对此情景,我索性坐下来,静心发正念:大法弟子只有师父说了算,你们谁说了都不算。我有漏也决不允许旧势力来左右。这时又过来了一个年轻人,张口就说,是发法轮功资料的吧,抓着了就应该送進去蹲几年。我听后真的为这个年轻人中毒受害、正邪不分而难过。随即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操控他们对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恶。

时间不长,公安分局来人将我带到了分局。局长不在,我当时有一念: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既然来到这里,我就要发挥大法弟子应有的作用。于是我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另外空间操控分局警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请师父加持;同时我赶快向内找,马上认识到了,我之所以被抓,是因为我这一阶段做了不少大法的事,挺顺利,产生了欢喜心、干事心,有点飘飘然了,不注意安全了,麻痹大意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说:“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执著我找出来了,我想现在救人很紧迫,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把珍贵的时间浪费在这里,我必须马上出去。于是我再一次求师父加持,让我赶快离开这里。

一会儿局长来了,我马上对他说:我家中有急事我必须马上回家。他表面很和善,用聊天的口气问我:家庭住址、姓名、资料来源及和谁有联系?我牢记师父的嘱咐:“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不顺着他引导的思路走,一概不配合。我告诉他:我修大法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大法的神圣美好,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错误的等等。他不停的做记录,写完后让我签字,我告诉他:我不识字不会签。他自己就签上了个名字。不一会,就叫我回家了。

我这次被抓,客观上是江魔头要流窜到我市,是所谓的敏感时期,它是十号来的,我是八号被抓的。而从三到五号,本市“六一零”和安全局已抓捕了我市的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抓的有从劳教所刚回家时间不长的;也有流离失所刚回到家中的;也有似修非修的;还有被抓时在家打麻将的,等等。这些学员一被抓,多数都写了几书,有的回家后真的放弃了修炼。

还有一同修在被抓的前两天,在切磋中我们发现,她的状态和我出事前的状态很相似,做事心、欢喜心、不注意安全等几方面都明显的表现出来了。当时我碍于情面没有及时给她指出来,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她出事后我非常内疚,没有做到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对待。在她刚被邪恶抓捕时,我们提出上网曝光,但她的家人(也修炼)阻止不让上网曝光,想通过常人的关系放她出来,反而被判了劳教。

这一系列的事情的出现,对我们本地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我心里很难过。邪恶能迫害的了我们,主要是我们大法弟子没走正路。对于那些得了大法而又不知道珍惜,轻易放弃的人,我又痛心又焦急,帮又帮不上,感到力不从心。因为修炼是严肃的而又很不容易的,师父说:“修炼嘛,我过去讲过,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就是金子,金子就是金子。”(《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我希望自己能是真正的金子。

我这次被抓,虽然没造成大的损失,但对我的教训是深刻的,我真正的认识到了我们修炼的路是很窄的,一步不正就很危险。我今后要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时刻向内修,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也只有这样才能跟师父走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