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师父好!同修好!

我叫托马斯,今年十五岁,上中学四年级。我想要和您分享一下我走上大法修炼之路的经历。

在我九岁那年,妈妈选择追随伟大的法——法轮大法。她向姐姐和我解释了她从大法中学到的法理。我很惊奇同时我也为几乎每天都能够听大法而开心。似乎觉的大法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就好象我突然间被我以前知道的什么东西所唤醒。我总是感到有一束强有力的光照亮在我的内心深处。我的妈妈几次抽出时间教姐姐和我炼功,遗憾的是,都没有什么成效。可能是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去学这些功法。

在我十三岁那年,我郑重的跟妈妈说我决定做一名大法弟子。从那以后,我参加了几次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以及游行,还协助妈妈做好她所负责的炼功点的工作。事实上,当我稍微想一想,这就好象是我已经是一名大法弟子了。十三岁那年的重大决定,对于我来说就意味着我已经决心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在学校里,有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同学好象在迷失之中,好象不知道他们应该怎样才能举止端正,他们很容易发脾气,彼此之间过份的嘲弄着,不尊敬老师等等。在那些时候,我觉的最令我感激的是我已经开始接触了大法。对生命意义的新的理解和一个更加纯净的思想使我能够用一种正确的方式处理好任何情况。

我意识到我们的责任是救人,因此我不断的在寻找去救人的方式。比方说,制作纸莲花已经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我开始把一个装着做莲花材料的小箱子带到学校去,利用休息的时间做莲花。渐渐的,一些孩子开始走过来问我是否可以给他们做一个。我让他们选一种颜色,然后我就给他们做。这样,我开始接到更多的,怎么说呢?“订单”?我也非常高兴做莲花。我把介绍大法的卡片贴到每一朵花上。任何想要花的人都会得到一个,就连那些对我不是很好的孩子们我也给了。我记的一位行为表现很不友好的女孩儿也走近我向我要了一朵莲花。另外一名学生走过来告诉我说:“你将不会为那位女孩子做莲花,不是吗?”我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然后把他打发走了。我意识到那个女孩子和其他任何人一样有同样的资格从我这里得到一朵莲花。要不然的话,我曾认真的从法轮大法中学到的慈悲的法理又体现在哪儿呢?师父的慈悲是如此的无量,他甚至还想挽救那些在中国极度迫害着大法弟子的恶人们。如果我还允许任何的人的怨恨或者憎恶留在我这儿,那我会感到非常惭愧的。

今年的早些时候,一位负责学校“创造发明”日的老师问我是否愿意利用一堂手工课给四、五年级的学生介绍一下法轮大法。当然,我非常高兴的接受了。手工课的日子到了,我准备了我所要讲的内容和制作莲花的材料。对于我来说,做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但是我相信一切会進展顺利的。虽然开始的时候,我有一点儿紧张,但是我尽力控制我的怕心,不让任何不正确的思想出现在我的脑中。一切進展很顺利。手工课结束后,每一个孩子离开时都带着一朵他们自己制作的莲花、一些额外的供他们在家里学习制作莲花的材料、一张包括法轮大法炼功信息和揭露中共迫害真相的传单、几篇荷兰语的明慧评论。对于这些,他们很高兴。

我生活的每一天都在尽力同化宇宙的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我知道我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我还有很多根深蒂固的执著心,比如,我喜欢玩电脑游戏。我很清楚只有在我严格的要求自己去做大法修炼者应该做的三件事时我才能够放弃我那个玩电脑游戏的执著心。我理解到最重要的是要修心性,因此,有的时候我很想知道是否我的行为符合一名大法弟子的标准。这种想法在几个星期前变的越来越强烈了。就在几天以前,一位同学走过来问我当我受到侮辱的时候为什么我不顶嘴或者讲一些肮脏的话。真叫人宽慰!大法的一个法理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才能做到忍。

在学校那个复杂的环境中,我意识到我已经在一直忍受着一定的困难。我感觉到很轻松因为那意味着我的心性在修炼中已经提高了,这是任何一位大法弟子应该有的目标。但是,我不应该骄傲自满,我应该继续努力提高自己,而不能降低对自己要求的标准。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知道在学校里一些孩子会认为我是一个奇怪的人,但是我也知道大多数都不是这么想的。我觉的自己每天都在赢得来自我的同学和老师的尊敬和信任。在其他人的眼里,我要把大法摆放在最受尊重的位置上去,我把这当成了一份责任。因此,我总是注意我的行为。我认为,通过这种方式我也给了他们机会能够在将来的某一天敞开心怀接受法轮大法。

最后我要说明的是感谢大法的无穷力量使我能够在这里,站在你的面前阅读我的心得交流。我天生有些害羞,这使得我做这件事情有些困难。但是现在,我逐渐的长成一个自信的人。感谢师父的慈悲。感谢同修的聆听。

(二零零七年荷比卢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