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和生活中证实法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师父好,同修好,

证实法

在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总是关心人们对我有什么样的想法呀,他们觉的我这个人如何等这些事情。如果他们的反应是好的,我就自我感觉良好,自我满足感也在滋长。我认为我存在的目标就是被每个人所喜爱和接受。回顾一下,我意识到我那时唯一的目地就是在证实我自己,证实我的自尊心。

师父已经讲了许多次关于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重要性。在我第一年修炼的那一段时间内,我对于这个问题不是很清楚。

师父说:“那么在这个期间,特别是大法弟子证实法是与正法同在的期间,那么对这批修炼人来讲,要求就是特别的高,因为他和正法同在,承担的就多,责任就大。”(《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

我认识到应该从根本上改变我思维的方式。师父在〈论语〉中说道:“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我现在的理解就是我应该修炼我的一举一动以及我的每一个思想,在任何时候都能够真正认识到这一点。这样,我才能同化法,才能对大法负责。证实法就是在证实“真、善、忍”。

我们都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体会到当我更加清楚证实法的意义的时候,我就能够开始做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学好法,讲真相和发正念。学习从一九九九年开始的所有的师父的讲法,对于我清楚的理解证实大法的内涵起着重要的作用。我们是在这里助师正法,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才能协助师父救度众生。师父已经给了我们太多太多,他给每一位大法弟子提供了一个回家的机会,我真的很感激师父,同时我也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证实法的责任。因此,有好多次我都在思考我怎么才能救度众生呢?

讲真相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就在上个学年我意识到给我的学生讲真相这将会很好。首先,我讲了一下法轮大法是什么,然后,我又谈到了大法弟子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况。我们一起看了电影“沙尘暴”。看完后,学生们就问一些有关电影的问题,我们再一起讨论这些问题。让人们把事情写下来的一个好处就是他们可以以一种缓慢而清晰的方式去思考关于所写的东西。我那个时候没有意识到的就是学生们说的事情将会暴露我的执著心。例如:我问他们:这场迫害是合法的还是不合法的?我没有想到他们中的一些人会以为是合法的。这暴露了我的怕心。我害怕人们会认为我正在做一件违法的事情。还有,当人们被邪恶共产党的谎言所蒙蔽的时候,進一步讲真相就变的极其重要了,这也正是我对我的学生们所做的,目地是除去他们对于政治与共产党所固有的观念。

对我很有帮助的就是在开始讲真相之前要思考: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因为要救度这些人,使他们能够除去共产党灌输在他们脑子里的那种根深蒂固的思想。

我昨天经历了这样一件事情。在从根特学法后回家的路上,我想要给一些中国餐馆发中文版的大纪元,但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在那儿发过报纸。上个星期,我就想给他们一份,可是饭馆已经关门了,我也没有找到邮箱在哪里。这次呢,我看见虽然饭馆关门了,可是在房子里的另外一面还有一些灯光。我停下车,四处走动想找到放报纸的地方。又一次,我没有找到。之后,我有了一个想法:我将要留一份报纸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即使我不得不花很长时间去找。就在那时一位年轻的中国男子打开前门从里面出来了。我向他解释了关于报纸的事情,然后他说:但你是谁呀?你为什么给我报纸?我告诉他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然后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起初,他的表现有些奇怪。我可以感觉到他已经被共产党洗脑了。最后,我问他:我可以每个星期都给你送报纸吗?他说他不认识汉字,但是他将会把报纸给他的父母。我回答道:我将会在适当的时候来到这里跟你的父母谈的。然后他笑了并且说道:谢谢!

我认为大法弟子所遇到的所有的中国人正在渴望听到关于法轮功的真相。如果我们不告诉他们,可能他们将永远不会得到了解真相的机会。结果呢,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被救度。可能他们表面上看起来不感兴趣,但是在他们的心里,他们是非常渴望知道真相的。

学法及读法

去年夏天,我的目标就是每天读一讲《转法轮》。上几个月,我不是如此的精進。有的时候,我仅仅读几页,这使得我在做三件事情的方面变的懒惰起来。通过在活动期间以及集体学法后跟同修接触交流,我又变的头脑清晰,更加精進起来。我悟到了一个理,那就是学法不是一种形式,不是我们每天必须为了完成学法而学法,而是因为法会指导我们整个修炼的路。

我的经验就是当我的心不能静下来,或者有各种各样的追求,那么我就学不到任何东西。当我能够静下心来学法时并且没有所求的时候,法的真正的内涵就在我所能理解的这个层次上显现出来。就好象我突然理解了一些我以前从来没有真正理解的词组或者句子。

师父在《精進要旨》〈溶于法中〉里教导我们:“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

如果我没有把三件事做好,我会经历更多的干扰,我就会头脑不清晰以及浪费很多时间在做常人的事情上。

孩子们也急切的想要学大法

我有三个孩子。我经常会感觉到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進入到我的生活里是有一定原因的。我的大儿子是没有在计划之内的。当我刚刚完成学业时我就怀孕了。我的理解是他们选择了我作为他们的妈妈因为他们也想要学法。这样他们也可以返回到原本属于他们的家。去年我和七岁的韩尼斯(Hannes)一起读《转法轮》。我注意到他理解师父的话十分容易。读法期间他不时的重复师父的话。读完《转法轮》的时候,我意识到读法给孩子们听以及和他们一起学法的重要性。我可能还可以做的更多。

我和我的大儿子韩尼斯有过这样一次经历。有一天,我和他一起去店里买东西,有一对年长的中国夫妇在店里。我想到:“我应该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但是我又变的恐惧起来了。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的儿子,他立即说:“是旧势力使你恐惧的。”我很困惑。我只是在很长时间以前告诉他关于邪恶势力、旧势力。他说完之后,我仍然害怕,我没有跟他们讲话。当我站在收银台附近的时候,我想:“如果他们走过来站在我的后面,我将会告诉他们的。”这是一个很大的商店,有很多的收银台。过了一小会儿他们走过来并且就站在我的后面。因此我就问他们:“你们知道法轮功吗?”那位年长的女士表现的好象她不理解我的话。我接着说:“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他们的面部表情立即变的欢快起来。他们笑起来了。当我付了钱正要离开时,他们点头,微笑着说再见。中国人真的很渴望了解真相,虽然从表面上你是区别不开的。讲真相是真正在救度他们。现在想起这个故事,我意识到我根本不应该给自己设置讲真相的障碍,就象我在这个故事中所做的一样。我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害怕”这个执著心,我将不会承认它是我的一部份,虽然当我不是很精進的时候它可能还会显现出来。

我希望用师父的一首诗结束我的发言。当我在困境之中的时候,我时常背诵这首诗。它给了我巨大力量使我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志坚

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

以上所述都是基于我的个人理解。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二零零七年荷比卢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