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 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师父好!同修好!

自从我修炼大法到现在已经两年半多了。和许多同修初期修炼的目地不同,我当初走進大法是带着极其强烈的求治病这个执著心的。得法时,我还在被肺病和肝病折磨着。治疗肺病专家告诉我治疗要花半年时间而且我每天要吃很多的药。治疗肝病的专家告诉我治好肝病希望很渺茫。听了之后,我对人生失去了希望。

幸亏,我遇到了一位大法弟子,她给我讲了许多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袪病健身的例子并且说这是唯一使我达到无病状态的办法。虽然我很难相信为什么法轮大法会这么神奇,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试一试。在她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五套功法。她告诉我一定要重视学法,光炼动作不重视学法,病是不会彻底去的。因为当时学法不精進,我怎么也理解不了为什么理论要比炼功重要。我一向认为袪病是通过炼功炼好的,怎么学法就能达到呢?这可能吗?说实话,我那时并不是十分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所以,我仍然坚持自己固有的观念每天都坚持炼五套功法,但对于学法就象完成任务一样敷衍了事并且思想也不清静。不学法呢,又感觉到有一种罪恶感。我没有深入的想过我到底为了什么去修炼大法,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师父回家,只是每天带着求治病这颗不纯的心去修大法,吃药和炼功两不耽误。四、五个月后,也没有好转。我没有向内找而是开始怀疑是否师父把我当成他的弟子啊?我怎么还在受病的折磨?曾经有一次和同修交流,她说:“你看你的执著心多强啊?师父让去的不就是执著心吗?”我当时明白这个理,也决心改变我旧有的观念,但是每次遇到肝肺疼痛时就把修炼这回事儿给忘了。

二零零五年我参加了纽约法会。对于我来说,这次法会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同修在法会上讲述的亲身经历使我意识到他们在信师信法上是多么的坚定。我感到很惭愧,下决心彻底改变自己旧的观念。回到比利时后,我开始注重学法。法学的越多,越能使我深入的理解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上,为什么我会遭受这么多。我决定要跟着师父真正的在大法中修炼。我停止了所有的药以及与医生的预约。就这样,很快的我的身体就恢复了。我开始参加各项证实法活动。说也奇怪,参加证实法活动一天不吃饭也不觉的虚弱。这是我修炼前从来没有的事情。我進一步理解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他得真正去修炼,重视心性,真正去修炼才能祛病的。因为炼功不是体操,而是超出了常人的东西,那么就得有更高的理和标准来要求炼功者,必须做到才能达到目地。”这几句话准确的指出我的问题。我修炼的初期就是只炼功不修心性。

之后,我又有了几次考验,比如我的眼睛受伤不能看东西,我的腿被严重烫伤,从楼梯上摔下来,等等。认清这些都是考验以后,我凭着对大法的坚信都闯过了关。

开始参加证实法活动时,怕心很多。我甚至于不敢在公共场合炼功。就怕被人家知道。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知道了自己来这个世上的目地,知道救度众生的重要意义,于是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珍惜我所有的每一次机会,带着怕心参加活动救不了人反而会被旧势力利用進行干扰”。这样想我就可以更坚定的参加活动了。

我这个人特别怕冷,有一次做反酷刑展的时候,天气特别冷,我真的承受不住了。突然师父的《洪吟(二)》中的一首诗出现在我的脑中: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就这样,我反复的背。很快我就不那么冷了。我体会到了法的威力。因为我一直有怕冷这个执著心,所以就一直受到这方面的考验。当我学法少正念不足的时候,我就摆脱不了冷。

今年二月份在纽约推票,我穿着仙女服在街上发传单,纽约那个时候特别的冷。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考验。到了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我就有些坚持不住了,不只是冷,我的脖子、脚都开始疼起来。人的观念也出来了,就想:“从早上六点半就出来冻着,这会儿也应该回去暖和暖和了。”但是转念又一想,“不对,我来到这里是干什么来了,我不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去救人吗?为什么会有这种追求安逸的想法呢?那不是正念不足造成的吗?什么也不能阻挡我。”就这个念头帮了我很多,我很快就觉的身体轻松起来,也不再感觉到冷了。我跟和我在一起的那位同修说了我的感受。他说:“师父就看我们的心,只要我们念正,邪恶就干扰不了。”说也奇怪,那天我一直感觉到师父会把有缘人带来,所以我就一直在等。过了一会儿,有一位男士过来了,我感觉到他可能对晚会感兴趣,于是我就跟他谈起来。那个时候,一定是师父在帮助我,因为平时我的语言表达能力不是很好,可那天,我竟然能够滔滔不绝的很流利的讲出使他对演出感兴趣的话题。他最后决定要去看演出。后来,又来了一位,他从我那里拿了订购票的信息,并且说:“我去年就看了演出,听你说今年演出更好,我还要去订票。”一对法国夫妇也要了演出的信息并且说她们会考虑去看的。我为这些人能够有被救度的机会而感到高兴。

救人不能看外表。在纽约推票的另外一次经历就是有一天早上,我走在街上,看见对面来了一个人,我就想:从外表看,他不太可能对晚会感兴趣。所以我也就不用跟他详细解释了,给他一张传单就可以了。但是有一种力量驱使我跟他谈起来。他听的很认真,并且最后还到附近的订票处订了票。我意识到自己太缺少慈悲心了。如果我平时总是有一颗慈悲救人的心,那么我就会平等的对待人,给每一个人一次认识大法的机会。师父救人是从来不看人的外表的,所有的人他都给机会。

我的英语发音不是很准确。这自然就给别人造成了理解上的困难。我因此而经常陷入自卑中。这给我的学习以及讲真相带来了阻碍。渐渐的一种怕心在我的体内滋长。当我跟人家交流的时候,经常会想到人家会不会听懂。另外,我也没有把工作和修炼平衡好。我总是觉的教授给了我太多的任务。就这样一颗心,使得我真的有做不完的任务。我经常因为自己总是忙于工作不能花大量时间去救度众生、不能做好三件事而有一种罪恶感。越是这样想,我的压力就越大。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其实这正是旧势力在利用教授给我更多任务而阻碍我做更多的证实法工作。我经常会用人的思维去对待这件事情,却没有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去对待。其实只要我三件事情都做好,大法就会给我智慧。英语和工作对我来说都不应该是问题。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上讲的很清楚。师父说:“人类当今的一切,包括历史上的一切和三界的出现,都是为了这次正法而存在。也就是说,一切都是为这次正法造就的,一切都是为这次正法而来的,在这过程中一切都为这次正法而造就的。”我悟到人类所拥有的一切能力不也是大法给的吗?现在正法的形势变化很快,如果不抓紧时间救度众生,整天陷在自己的那个痛苦中,那我还是大法弟子吗?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还讲到:“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当前大家要不能够完成这件事,不能够使众生得度,你们自己就没有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约,同时也会给整个正法、宇宙、众生带来灾难。”我一定要谨记师父的教导,精進起来,放下执著,跟上正法進程。

以上是我的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二零零七年荷比卢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