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由于当时忙于做生意,没有参加过集体学法,学法不深,只盲目的执著于炼功刚一入门时身体上的那种感性认识,炼功时间不长,邪恶的镇压铺天盖地而来,最后功也不炼了。真正的走入修炼,是在二零零三年底,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不愿落下我这个弟子,把我又拽回来了。白白浪费了近五年的宝贵时间。在这短暂的近三年的修炼历程中,我无法表达对师尊对同修们的感激之情。因为我总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好讲的,错过了用笔证实法的机会。这一次我下决心,一定要把我在大法修炼中最真实的感受写出来,见证大法的神奇美好,与同修共享,悟不到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修炼前从来也没练过什么功,也从来没对任何气功感过兴趣。从出生六个月开始一直到婚前,都是体弱多病,感冒、发烧、咳嗽,一年四季不间断,实在是苦不堪言。可奇怪的是自打一九九零年结婚以后,身体竟奇迹般的好了,所以我走入大法修炼绝没有求治病的想法,纯属偶然,也许这就是缘。

九八年七月份的一天,对门大姨递给我一本《转法轮》,说你拿回去看看吧,就这样我拿回家,吃过晚饭没什么事了,随手拿起《转法轮》开始看了起来(当时并不知道他的珍贵)。也不知是什么力量,我从第一页一直看到最后一页,当我读完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亮了,我不禁惊讶,读书还从没这么卖力过,真是一气呵成,只感觉书上写的是挺好的,不过是真的吗?也太神了点,我带着种种疑惑。第二天忙了一天,晚上忽然想起昨晚看书的事,对,我先盘腿试试,看能不能盘上(当时还不会动作),结果很轻松的就盘上了,可是才盘了十几分钟就拿下来了,大概到九点多钟,我就开始上吐下泻,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快半夜了,爱人执意要带我去医院,当时我脸也白了,腿也站不起来了,浑身泥似的瘫软无力。我说算了吧,熬到第二天早晨,我们去了我妈那儿,正巧被对门大姨知道了,她高兴的对我说:“哎!是好事,说明师父管你了,给你清身体呢!”啊?这难道是真的,我不过是草草的看过一遍书!我心中无比激动,也没任何怀疑,马上跟大姨学会了五套功法,回去天天坚持炼,有时还两遍两遍的炼。我既没有参加集体学法,也没参加集体炼功,就这样在家里坚持了近一年的时间,光炼功,几乎不学法,偶尔看看也没重视,后来大姨又送过来几本新讲法,也只是看过一遍,觉的没什么新奇的,就算了。那个时候感觉炼功比什么都重要,真成了只重视炼而不重视修的人,尽管炼的很“辛苦”,因为不学法,当时心性也上不去,还不懂得怎么修,一听别人说冲灌时,手自动就上去了,心里还以为只要多炼,也会那样。每天炼功全身都湿透了,最初的一个月清身体时,例假不断,持续了二十几天。紧接着脖子连着后背痛,痛的起不来炕,只有靠爱人每天早起把我扶起来,持续了有一个星期,这种症状就消失了。再后来,一次发高烧连续烧了五天,咳嗽长达二十几天,而且还吐痰血,只因听了对门大姨一句话:师父管你了,我当时一点都不害怕,没吃药,也没打针,还在心里暗暗高兴(为什么当时就那么信大姨的那句话,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以及后来一学法就不自觉地哭出来,这也正是自己明白的一面起了作用的缘故,只是当时不知道而已)。就这样身体除了消业状态,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有时还不自觉的在打坐时想天目开没开呀,潜在意识上在求了,修和炼完全脱节了,尽管如此,炼功时小法轮在肩头上、膝盖等处飞速的旋转,我还是真切的感受到了。

邪恶镇压时我也并不知道迫害的实质原因,我就是感到功很好,我也跟家人、跟朋友讲这功法的神奇,当然谈的都是感性上的认识,也是因为当时忙于生意,家里人也开始反对,我也就不再坚持,但大法书都让我藏了起来。在不炼功的这几年里,我身体又出现了一种“亚健康”的状态。怀着那样一种说不清的感受,心想管它呢,以后有时间我还炼,反正让我彻底放下我已经做不到了,也许正基于此,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心,就又把我拽回来。

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有一天对门大姨把迫害真相资料和几本《周刊》递给我(当时她也有两年多没炼),看过之后我才猛醒,这之后的《周刊》、资料、《新经文》等我都一一仔细阅读,我才有所悟,接下来,我便没黑没白天的学法,发正念,开始时尽管不敏感,可我四个正点都不错过。那个时候,发正念时,盘一会儿腿都会觉的腿又痛又麻,甚至于还不懂得发正念的重要性。随着不断的学法,看同修的体会文章(有许多文章我都读过好多遍),渐渐的明白了许多“名词”,“什么是正法修炼”“什么是整体上的配合”,、“发正念”、“证实法”、“在法上修”、“大法是圆容的”、“向内找”、“怎样面对矛盾提高自己”等等,师父的大法打开了我封存已久的记忆,让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而来,以及来在这里的真正目地,身上肩负的使命,应承担的责任。《周刊》为每一位大法弟子提供了一个切磋、交流、比学比修、证实法的一个平台,每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都有所触动,有所感悟,有所提高,我这才由不懂修,不会悟到珍惜修,能够悟。这个过程中心中充满了对师尊对同修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讲真相中也借鉴了同修许多好的经验,也日渐成熟起来。

师父讲的是法,作为弟子,应该谨记师父的教诲,我不敢懈怠,尽管我没能一下子做好,可我在努力,不放松。随着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身体上的变化更是突飞猛進,切身的感受到了师父给下的“这套自动的机制”,能量越来越强,有一天打坐,我开始左右摆头,最后头点的很厉害(这正是“周天”那一讲的状态),炼完功我哭了。我并不执著什么功中的某种状态,我只是为法中讲的真实,感动的哭了,开始读到“周天”这一讲,“无脉无穴的境地”,“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总也没感觉到,随着真正的走入修炼,有一天我终于读懂了,那是身体帮我读懂的。大法修炼真的是太美好,太玄妙了,妙不可言。这一切岂能靠炼就能炼出来的呀!真是不讲心性还不如做体操,我对“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法理有了更深的体悟,“发正念”也随着身体的变化由弱到强,被能量充斥着,念力也越加集中,不易分神。

其实在大法修炼中,一切都是无求而自得,不可强为。

在大法修炼中,不知不觉中,去除了我许多不良习惯,象爱看电视,爱吃零食,特别是爱吐脏字,张口就来,想改几乎都改不掉,都到了这样一种成度,可是在我学法两个月后,这些坏习惯都不知不觉的没有了。我一下子变成一个文明人(都不是刻意的去改变,因为一个常人有时是看不到自己有哪些缺点的,是大法太神奇了)。

我在网上也看到过一个同修的体会文章谈到:她自己有过婚外情,简直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了解到了大法,她就自己打印了一本《转法轮》,不自觉的学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对那段婚外情几乎是忘记了,想不起来了。她非常的吃惊。过去对修炼的事觉的不可思议,也不相信人还能修成神,原来大法竟有如此大的法力,她激动的哭了,最后决定走上修炼的路。就拿这个情欲来说,我过去接触过一些居士,他们也知道修炼好,入佛门,守戒律,可是这个东西岂是一个在常人中生活的人,想戒就戒的了的呢?许多人面对它苦不堪言。刚一走入修炼,我也马上意识到了,这个东西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首先必须要去掉的执著,我们夫妻感情甚笃,当然欲来自于情,一下子要断掉简直不能想象,可就在我修炼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寻它不着,摸它不到了。心中的平和,那种无欲而安,无情所累的轻松自得,让我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在大法中修炼,真的不需要有任何强为,也不要走任何极端,只要我们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会变在其中。

《明慧周刊》第二百四十三期《如何看待利用绝食反迫害》这篇文章谈得很好,我也很认同。其实用绝食反迫害,当我们还没有达到那样一种“状态”时,是不是强为呢?还有些同修谈到的“因魔的干扰”等问题,我想在此谈谈我的体悟:作为一个常人的身体,这个肉身就是这样,会渴、会饿、会困、会累、会生病、会有欲望等等,而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的本体在修炼过程中,师父在不断的给我们净化、净化,在不断的向高能量物质转化,直至完全被高能量物质代替,成为一个神体。当我们不断向高层次迈進的时候,我想人的东西自然也会随着心性的提高,身体也在发生变化,直至人心无存,还会感到什么渴呀、累呀、困呀、欲呀等等?我们刚一走入大法修炼,多少人不都感到无病一身轻吗?干活不累,上楼不累吗?没修炼以前和刚开始修炼时,我的感觉特别多,下午要想睡就能睡上半天。可是随着修炼,睡眠自然没那么多了,学法时从来不受什么“困魔”的干扰,想学多少学多少。不是有同修看到另外空间有蛇等奇形怪状的东西,附着在一些人身上,附着在不检点的同修身上吗?当我们的身体都出了很强的功时,这些东西它能上的来吗?只有我们不精進的时候,还在人的状态上停留时,这些欲呀、困魔呀,它才能上来干扰你。而当我们时时精進,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时,我们就是走在修炼路上的神,这些东西不攻自退。修和炼千万不能脱节。让我们以法为师,时时精進,不懈怠。学好法,炼好功,修好自己。师父讲的是法,没有轻重之分,我们都要努力做好,“三件事”都要做好,才能不负师望,不负众生所望,实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 在做资料过程中的点滴体悟

由于资料少,我便由发资料主动的承担起做资料的工作,我用的是小型HP喷墨复印机。一般情况,墨不宜注太多,十分钟左右就必须注一次。在我做资料一年多的时间里,机器多次出现超常现象。有一次我们连续工作了三个多小时,没注一滴墨,起初我还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了,可是后来这种现象持续发生了好几次。有时持续的时间长,有时持续的时间短(即便给复印机注最大量也工作不了那么长时间),另外,这种小型机要求最大量一个月不能超过五百张纸,可我们往往一天就要印八百—一千张纸,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没出过什么大故障(以前也报废过两台)。我感觉这是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结果。

我也从《周刊》上做资料同修的许多篇体会文章中受到了许多启发,也有许多同感。机器出故障,一般都是在放松自己的时候,学法不入心,发正念不集中,小组的几个人各忙各的时发生的,而大家都能向内找,纠正自己后,机器往往都不治自愈,又能正常工作了,反反复复有过多次这样的体会。

修炼过程中使我深深体会到“证实法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从中暴露出自己的许多人心,進而修去它。师父讲的是法,千真万确,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达到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境界,用神念不能用人心去看待我们修炼过程中的一切,那么大法的超常、神奇就能够显现在我们眼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