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之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今年五一长假,先生策划去山西一趟,他和孩子都没有去过。原来我不精進的时候,会很高兴,因为可以一家人外出旅游了;后来真正知道学法时间紧迫的时候,就又会觉的耽误时间。现在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更加明白这既不是让我享受常人的旅行,也不是干扰我修炼,是为了讲真相而去。

去年夏天我们去北戴河的时候我没有做好。我们开车去的,本来有很多机会要给服务员讲,但就是因为他们登记了我们的车牌号、身份证等信息而怕给自己找麻烦。那些可爱的女孩子最后还这样对我说,“如果你明年还来,我们真的不一定还在这里了。”结果,我还是没能突破。等我们再去南戴河的游乐园玩的时候,恰逢一个学校的学生集体到那旅游,大概得有几百人。我非常想给这些孩子讲,一边还要防范着被先生知道,一方面还要去掉自己的怕心,还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可是这个机会好象很难到来。最后有机会给一些孩子讲真相,但效果不好。

那次,我就感到自己的正念非常不足,在跟孩子们说之前,就感觉好象:我至少得开口说啊,要么这次真的成了玩来了。好象是给自己找个心理安慰。而遇到孩子跟他们讲的时候,心里胆胆突突,好象自己都觉的这件事情不光明正大,有点偷偷摸摸之嫌,而这种物质就直接影响了孩子,他们会觉的你给他们票是有所图,是别有目地的。这跟我以前很多次,在先生就在身边的情况下,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对方决定三退,相差多远啊。因为这次我还真的很大一部份当成了旅游、享受。但是大法弟子不讲真相,心里肯定不好受。

经过一年的修炼和讲真相,尤其在这一年中,我回过父母家多次、先生父母家一次、去美国我哥哥那里一次,更加明白了所有一切的安排就在于讲真相。除了第一次回我父母家没有做好外,其它基本上都讲了很多人,虽然我自己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好,还有很多人没能救,心性还需要提高,但是我感觉,在我精進的时候,我真的上路了。

这次到山西也不是偶然的。我开始修炼前就带国外旅游团来过这里,看来我与这里的众生还是有很大缘份的,这次来就是履行自己的使命来了。

在整个游览过程中,我们先后到了几个城市,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发正念、讲真相的足迹。其中有在误入洗浴中心时,使接待小姐退了团;有在饭店吃饭时,给服务小姐讲真相;有在住宿的酒店时让前台服务人员三退、有在公园门口使买冷饮的学生退出了共青团;有在街上摆摊的卖水果的老婆婆知道了大法的真相;卖山西土特产的人也退出了邪恶中共的相关组织;以及到山西某市实习的某中专的一个班的学生都纷纷退出了邪党的组织。

我跟大家分享几个例子。

一、布艺摊主父女双双三退

那天,来到了某公园,在公园门口,我看到有一摊位是专门卖山西地方手工艺品的,布老虎枕头啊,小老虎鞋啊,尤其特别的是有颜色各异的各种小布毛驴。先生带儿子在旁边照象,我就走过去,借着问价格的机会,跟摊主聊了起来。我表示要买几个,蹲在那里挑,顺便跟他聊:这是您自家做的吗?你什么学历啊?(高中)哦,那一定是团员了!“是啊!”他很自豪的说。“哦,在那个时候入团还都得是X学生呢。估计您那会也学得不错啊。”他有点羞涩的笑了笑。

“那您还不退了?现在都在讲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呢!您听说过吗?”

我基本上都采用单刀直入的方法,因为时间实在有限。而且我一般的做法就是,先提到三退的大潮,让对方退掉,如果还有时间就自然引入法轮功真相,还有时间就再深入展开。以前都是从预言入手。

“共产党就要垮台了,曾经宣誓入过党团队的,如果没有及时退出,就在它灭亡那一天,就得跟着它去了。所以现在人都在退呢,都退了快2000万了!”没想到刚说到这里,看着客气温和的摊主立马变了脸:“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不听!”这个时候,先生带着孩子也过来了,我挑了几个小毛驴,带着失望走了。我就想,救谁不是救啊?这里这么多人等着被救度呢,我找谁都能救,他不想被救,我也不一定非得救他啊。

想到这,我就突然发现自己的问题了,就是,我讲真相太在意效果了,我遇到的很多人大部份都会退出,遇到不退出的或者反感的我就先主动放弃了。其实是自己的畏难情绪在起作用。救度是为什么呢?不就是为了救度那些被蒙蔽被欺骗的众生吗?既然被欺骗,那么肯定是不了解真相了,就可能对真相很排斥,讲真相的过程不就是纠正他们错误认识和误解的过程吗?不就是在使一个也许会被淘汰的生命重新拥有走入未来的机会吗?如果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众生都是很明白的,都是预备好了的状态,我们就没必要做这件事情了,不是吗?讲真相就应该是让这样的人明白的啊,救的就是这样的人啊!想到这里,我就想,我一定还要跟他讲!请师父再给我机会!

等我们从公园出来的时候,我再次来到了这个小摊前。我跟先生说,“你就在这里等我,我过去再买几个小毛驴就好了。”

我跑过去,告诉摊主我可能还想买几个。他很高兴我又来了。可这时,先生却跟了过来。这可怎么办呢?我正在发愁,摊主招呼我说,你到我摊位里面来挑吧。

哈!真是谢谢师父啊!这样我就跟先生隔开了,他自然就看不到也听不到我了。我蹲在地上他的装满了布毛驴的口袋前,“认认真真的”挑来挑去。

“哎,给你个建议啊!你看你那布老虎的枕头挺有特色的吧。你可不可以考虑将它们不仅放在卧室啊?是不是还可以把它们的个头缩小,做成家用车的头枕呢?在小布老虎后边只要再加一个能够粘的条就行了。这样,每个车子至少要2-4个,那你的生意会更好的;而且,还可以考虑做成坐飞机时用的睡觉的头脖支撑枕,就需要你的小老虎两边加长,围成3/4圈,两个小老虎拼起来就行了。也很有特色啊!而且这么有特色的东西,如果有门路可以考虑往国外卖啊,国外都特喜欢这种有中国传统的东西。”

我都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不靠谱的点子。他听了以后,非常高兴,“真的谢谢你啊!你的这些主意真不错,我们会考虑的。你做什么的,你从哪来啊?好象懂的很多,知道的很多啊。”我说,“我是北京过来旅游的。我知道的更多呢,就看我跟你说不说了。有些说了你没准还不爱听呢。”

他主动说,“其实关于共产党的腐败和败坏,我们全都很清楚。要不得(它)了!”“是啊,那你还不退了,你还等到什么时候啊?我可是为你好啊,因为很多预言都讲到了它在最近几年的灭亡,虽然你可能觉的自己并没做什么坏事,但是你想啊,就跟一个癌症病人一样,死可是这个人带着全体细胞死啊,管你好的坏的呢,因为都是他身体的一部份啊。这个党也不是个空泛的名词啊,也是由无数个党员,后备军――团员,接班人――少先队员组成的啊,这是个整体,如果真的它注定要亡,你说整体中的哪一部份能独活呢?都不能!除非你不是他的一部份啊!对吗?”

他频频点头,“好,我退!怎么退呢?”

“可以上网退啊,用小名代名都可以的,名字只是一个人的代号,什么都不是,不管叫什么都代表的是你这个人。或者你写在人民币上也可以退。我就给你用你的名字在网上退了吧!(出于感动之余,他给我留了手机号和名字)”

“好,好,谢谢啊!”

我终于也挑好了两个小毛驴,给了他钱,他还要少要我的钱。第一次买的时候买的比这次多,却气哼哼的一分钱也没给我减。

我一抬头,看见他女儿也坐在摊位后边,对他说,“你女儿吧?也是团员吧?还不让你女儿也退了?”

“好,好,退! 退!”

这时先生也探过头来,“好了没有啊?快点吧,还得去别的地方呢!”我赶快跟他走了,走了几步,突然想起来,让摊主的女儿退出,女儿本人并不知道啊,跟先生说,“我忘了件事。”

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又站在了那个摊位前面,对那个女孩说,“刚才我跟你爸爸讲了共产(邪)党要下台,所有团员、党员、少先队员都要退出,才能平安,你爸爸已经同意退了,你也退了吧。千万别信它那一套啊!这样对你是有好处的。”

女孩子点了点头。她爸爸在旁边一直说,“退!退!”

二、导游退党

在公园里面,很多导游都主动上前问游人是不是需要导游。我们对这个公园只略知一二,很多细节和更多的内容都不知道。否则这趟就白来了,看不出个门道来。于是先生决定找个导游。我就想,等着来找我们的那个吧,也许就是该知道真相的。我们在门口买票,果真一个纤细的女孩子找到我先生,问他需不需要导游,40元,我先生觉的太贵了,其他的导游都要20元。她说,自己普通话说得好,而且正规、有导游证,决不会乱要价的,坚决不能减价。我先生就觉的这个女孩子太厉害了,有点不想要。我当时在远处看着,就想,“可能就是她了。”最后,先生终于决定请她给我们导游了。

一路下来,感觉讲解还是可以的,至少让我们知道了很多不知道的典故,和这里的悠久历史。

最后快结束的时候,我先生带孩子去远处上卫生间、买冰淇淋。我于是就对这个女孩子说,“谢谢你啊!幸亏遇到你,不然这次就白来了!我也有导游证,也做过导游,咱们算是同行呢。你讲的很好,让我非常喜欢这个地方!你是本地人吗?怎么不考虑到北京去发展呢?北京导游的机会更多一些吧。”

“我是本地人,家里不太方便啊,孩子七岁,需要照顾,离不开啊!”

“哦,真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是刚毕业的学生呢。那你上学上到什么程度啊?你不会是党员吧?”我故意说。“是啊,我是党员啊。”

“这么要求‘進步’啊。可现在人们都在退党退团呢!全球都在退啊。你知道吗?”

“是吗?不知道。为什么啊?”

“我后来到了媒体工作,在那里了解很多你们不知道的内幕。你知道吗?有一本书叫《九评共产党》里面写了自中共建党以来非正常死亡人数是8000万,什么叫非正常死亡啊?就不是老死、病死的,而是整死、打死、害死、饿死、冻死等等的死亡原因。你知道那是多大的数目啊?就是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一个人犯了罪,还有法律制裁,他还得偿还,欠债还钱,欠命抵命。一个政府,一个政党,也是由人组成的啊,也不可能逃脱这个理啊,这个世界是善恶有报的。别以为制定法律就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掌握了政权就能够为所欲为。杀了那么多的人不该偿命吗?肯定应该的。

“我有个朋友办移民,要填个表,一个问题是:你是纳粹吗?他当然不是啦,就写不是;再一个问题是:你是共产党吗?他说,当然是啦,因为他在国内从来也没觉的共产党和纳粹是一个性质的东西。可是他就是被拒签了,就因为他是共产党员。后来他退了党,才拿到了签证。希特勒可恶吗?他对犹太人的屠杀让世界为之震怒,可他对中共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只不过,中共更加会伪装、欺骗罢了。那数字中还不包括六四、镇压法轮功的数字。

“六四,你可能知道吧?我原来在外地的时候,我听美国之音,但我从来都是带着观念去听的,因为我有个先入为主的观念,也就是共产党一直以来向我们灌输的:美国要和平演变我们,所以一向歪曲中国政府在人民心中在世界上的形象。可是,当我来到北京工作以后,我遇到的每一个北京人都告诉我:政府向学生开了枪!我原来单位的老总,和部队高层认识,就说,当年学生们的秩序特别好,根本找不到任何得派部队对学生开枪镇压的理由,结果共产党找人冒充学生打砸抢,制造混乱,你记得那个令人发指的把部队小战士烧成炭人的极端的例子吗?就是他们操控干的,栽赃到学生身上,激起官民矛盾,因为很多战士当时是不愿意向学生开一枪的。中共在导演杀人的事件,这在中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远不是最后一次,你知道法轮功吧?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都采访过。如果法轮功不好,人们怎么会炼呢?当年体育总局有个调查文件,说法轮功对疾病的治愈率是97.9%,这在网上都可以查到的。炼功这么好,让人们不炼,人们怎么干?于是就导演了人人皆知的天安门自焚事件。89后又一本被称作预言性质的小说《黄祸》不知你听说过没有,就对天安门自焚做了预言。大家都知道那几个人都不是炼法轮功的人,焦点访谈的录像有太多的破绽,我想你肯定也知道的。就是以这个借口,激怒善良的人们,好所谓 “名正言顺”的对法轮功進行镇压。”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神,你信吗?”她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可是共产党告诉我们什么,从小就一代代的给我们灌输:无神论。”她点点头。

“可是你知道吗?每一个共产党的大头都非常信神。老毛,最信了。当年他要攻打台湾,有个大师就告诉他,不能打,因为蒋介石是条水龙,如果攻打台湾,他就坐不稳江山,老毛就放弃了。后来在建北京城的时候,北京城怎么拆、怎么建都是有高人指点的。最后一个大师预言了他的死跟8341有关,老毛特紧张,就把贴身警卫队命名为8341部队,但死后大家才知道,原来是老毛死于83岁,从遵义会议以来掌权41年。为什么能说准呢?就是说这些能预言的人都不是普通人,都有大本事。这说明什么呢?有些领导自己都信神,但却告诉我们:别信神啊,信我。你想啊,如果这个世界真是有神的,它在干什么呢?不是逆天意而行吗?它不是反宇宙的吗?宇宙、人都是神造的,宇宙中还有它生存的机会吗?”

“噢,这么回事啊。”

“是啊,所以啊,千万别再信它了,赶快退了吧。跟着它就等于走向绝路。”我又跟她简单的讲了一下关于兽的印记。

她同意退出了。这时候,先生带着孩子回来了,付了她导游费,我们告别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