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间断的用各种形式讲真相、洪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七日】我是在1998年的6月得法的,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沐浴在师尊的佛光里,感受着师尊的无比洪大的慈悲,使我一个满身业力的旧宇宙的生命成为一个令无数众生羡慕的大法弟子。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

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我过去执着欲望的心放下了,我活的轻松豁达,原来的胃病、胆囊炎等慢性病都在不知不觉中好了,我得到了身心皆自在的双重喜悦。每当我遇到挫折与考验,《转法轮》里的法理时时指导我冲破难关险阻。

得法这几年来,我没有间断过用各种形式讲真相、洪法、护法。2000年至2004年,我经常一个人带上几百份真相资料发到各家各户;还自己从商店买来黄纸,用红色笔写上各种标语,经常写到半夜,第二天晚上再把标语贴出去。当时自己打浆子贴,把浆子装進一个大瓶子里,用一个大点儿的涂料刷刷到电线杆或墙上,再把标语贴上去,很结实。(标语2尺长,半尺宽,美术字,挺漂亮)。冬天,冻得手很冷,冻的特别难受,我都坚持做,把标语贴到最显眼的地方,人多的地方。如大街电线杆上、商店门口、楼群的墙上,还经常贴到警车上去。

由于怕心,每次到公安局家属院、公安局门口去贴发资料和标语时总是心里胆胆突突的,精神格外紧张。看到家属院里密密麻麻的警车,心里有点发怵,不想发资料了,但是想到那里的众生都在等着救度,那里的恶警还在迫害大法弟子,我毫不犹豫的把资料、光盘发到各家,把大法标语贴到各胡同的墙上,公安局门口,及对过的电线杆上,为的是让世人明白真相,使世人得救。极大的震慑了邪恶,让邪恶看到了大法弟子的了不起。还有一次不很理智,我路过公安局门口,把事先准备好的两面胶标语顺手就贴到门口的电线杆上,后面就有两个便衣跟了我200米,突然我前面来了一辆三轮车横住了我的去路,我马上停下了车,那两个便衣马上看我筐里没有东西,我用眼正视他们并发正念,他俩马上走开了。过后想起来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才化险为夷!

在旧势力安排的巨难中,师父为我承担了黑手、烂鬼制造的全部痛苦。我被邪恶两次绑架,每次都被邪恶轮番打嘴巴,被打的眼冒金星,耳朵都打聋了。邪党恶徒用皮鞋到处乱踢乱打,拿胶皮棒打,打的我浑身黑紫、死去活来。打过去之后我还不觉的痛,当时我还不太明白,到《2005年旧金山讲法》发表后才明白,是伟大的师尊替我承担了。师父在另外空间给我们承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业力、痛苦。同修啊!想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们没有理由不放下执着心。大法已在我心中扎下了深深的根,谁也动摇不了我这颗坚修大法的心。

2001年10月份和2004年10月份两次進京证实大法,并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之首身上的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2001年是借给孩子看病的借口带上大法资料、大法标语,贴到医院、公园各个地方,当时就有好多人念大法标语内容,“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真善忍好”。我知道会有不少人得救。在回来的路上我把准备好的红绸布,黄色美术字条幅挂在了南行的火车窗口上,宇宙大法“真、善、忍”,一路上不知要清除多少不正的因素呢?2004年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用正念劝动了丈夫,我们一家三口去天安门、故宫去玩,给了我一个证实法的机会。在广场周围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在广场周围的栏杆上贴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在历史博物馆和故宫多处贴了大法标语,在天安门前、纪念碑前、广场正中多处立掌发正念清除邪恶。丈夫还给我照了几张照片呢!现在看了心里总是热乎乎的。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当天顺利的返回家。

讲真相,从亲朋好友到熟人,到众生。讲的过程中有听的,有不听的,有接受的,有不接受的,有支持的,有反对的。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云游一样,师父说:“ 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刚开始的时候对不听、不接受、或者反对的人,心里很生气。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救度众生。他一次不接受,我们就讲两次,两次不行就讲三次,不断的讲,送资料看。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知识,不同的地位,不同的观念,不同的爱好,不同的生活环境等,从不同的方面進行突破,目地就是使他们明白真相,退出邪党一切组织。

我有一位同学,我跟他讲了六次,他一家才退出邪党。他是某单位的纪检书记,他能听明白大法真相,也知道邪党腐败,就是被邪党文化毒害的较深,怕被邪党开除,不给工资。我给他讲过许多预言故事听,“推背图”“红眼石狮”的故事等,最后他终于作出了光明的选择,用化名退出了邪党。

有几个同事,我都是用《端午节的故事》(一个妇女背着大孩子,领着小孩子,神差问她为什么,她说这个大孩子不是我亲生的,从小就失去了母爱,神差看还有这么好的人,就告诉她在门口挂上小麦等,免了这个村的灭顶之灾),我告诉他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分钱不花,三退保平安,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我跟年岁小的就讲《红眼石狮的故事》,我告诉他们共产党太腐败了,天要灭它,要改朝换代了,你们举着拳头跟它发过毒誓,给你打上了它的印记,当天要灭它的时候你就要当它的殉葬品,必须退出来才能保平安。他们就问怎么退,我就说我给你们退,就用你们名字的最后两个字吧,孩子们都很高兴的退出邪党组织。有时买东西,经常多找给我钱,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找到要救度的有缘人。我马上把钱还给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随便占别人的便宜,随机便给他们讲起大法洪传世界,炼功人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电视上说的都是弥天大谎,栽赃陷害,让他们三退保平安,他们都高兴的答应了。

要说的很多,凡是我碰到的人,不管是正面还是侧面,我都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让他们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组织。“正念救度世中人,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从等、要、靠资料,到自己做资料。刚开始我们的资料是同修送或我们去拿,给多少做多少,没有就不做,完全是等、靠、要。随着不断学习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师父讲的越来越明白了,随着心性不断提高,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下我们建立了家庭小资料点儿。师父的新讲法,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我们当天都能看到。大法真相光盘和《九评》光盘要多少刻多少。我的打印技术还不够好,还要向其他同修学习,我相信我一定能做的更好。

师父,请您放心吧!弟子不会让您失望,经历了九年的风风雨雨,跌跌撞撞的走过来了,尽管遭到邪恶的两次绑架,在洗脑班被严酷迫害,也动摇不了弟子坚修大法的心,决心跟随师尊回到美好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