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傍晚,我被邪恶之徒绑架,当时我就想,我没修好,就是有漏,我有师父有法也不容邪恶迫害。我就说:“我没犯法没犯罪,你们凭什么抓我?”他们不吱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一名姓“党”(因他是个孤儿,不知自己姓什么,人家就让他跟着邪党的姓)的恶警,拿出电棍哧哧的火苗喷上我,当时我说“谁动谁是罪”,结果姓党的恶警立即把电棍收了起来。

在石堆镇派出所呆了一个晚上,我就给警察讲真相,有一名警察连连点头并细细听。第二天上午把我送到安丘市看守所,我边发正念边喊:“法轮大法好!修大法无罪,无条件放人!”看守所拒收。下午四点多钟,公安局长让收,看守所不得不收,進了看守所,我就绝食抗议他们非法迫害,狱医就唆使犯人把我锁在铁椅子上给我插管灌食,我就想,旧宇宙的生命怎能动得了师父呢?他们动不了师父,动不了宇宙,就动不了我,我就始终保持这一念。他们不让我進监室,因监室内还非法关押着三个大法弟子,怕我们在一起交流,把我关在监室外的过道底下。

我就向内找,找出自己做的不足的方面,背法、发正念。虽然环境不好,在哪里都可以讲真相,因监室外边有四、五十个外执犯人,判刑时间短的刑事犯人,不发潍北,在看守所内执行。我就开始吃饭,利用吃饭时间向刑事犯人讲清真相,其中一个犯人表示出去后去找我,一定要学法轮功,还有一个犯人当时就叫我教他动作,跟着背《洪吟》。通过我讲真相,劝三退,有一个狱警也退党,共有四十多人都退了,其中有四名恶党党员。

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邪教大队长以所谓的“收监”为名,要把我非法送進监狱(因在二零零二年被他们非法判刑十二年,被迫害的身体很弱,监狱拒收而释放)。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这天一大早,看守所要把我送往济南女子监狱,我就想在人生的舞台上,大法弟子是主角,今天这事我说了算,并请师父加持我。我就对去送我的几个警察说,别劳民伤财了,还是直接把我送回家吧。狱警说:“我说了不算。”还是把我推上车,一路上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背法。

在监狱体检时,我就想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我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谁也动不了。结果体检血压太高,而且还有心脏病,我心里明白是师尊在管我。不管任何一个狱警到我跟前,我就背师尊讲的法。结果他们在我面前不到一分钟就走开,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最后他们让我吃药、打针,我都不配合。那一刻在另外空间真是正邪大战。最后他们没招了,就送我回去。回来后又非法关押十四天,看守所怕承担责任,用车把我送到家门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