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同修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最近连连和同修发生矛盾,通常每当发生比较尖锐的矛盾时,我就采取消极逃避的方式,不再和他联系,非联系不可的就少说话,办完事就走。其实细想起来这几年里类似的情况不断发生,而自己都没有彻底悟到,而最近当我基本和所有接触的同修都发生不愉快了,弄的我没有同修可接触了才不得不深思:为什么会这样?

深挖根才发现它和我的根本执著是连在一起的。从小就向往美好的生活,而现实当中却得不到应有的关爱,深感人生乏味和世态炎凉。曾经我把朋友看的很重,认为友谊可以长久,可以互相帮助的,但随着年龄增长,不同时期的朋友都会因生活际遇的不同而失去了共同语言,使友谊淡淡的直到很少联系。后来我就把希望寄托在爱情上,认为爱情可以相守一生,可我始终没有碰到一个合适的人。

走入修炼后,发现同修之间才是一块真正的净土。那时得法就是因为比我高两届的同学,恰恰又是辅导员,主动找到我叫我学法的。那时在她们的帮助下我学法后提高很快,有悟不到的找她们说说就能得到启发,一直到迫害发生后。因为当时我学法才几个月,没有扎实的从法上认识法的基础,所以就在同修的引导下一步步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尤其是被关押的那段时间,在那样邪恶而恐怖的环境里同修间互相扶持互相鼓励才能把环境一点点开创出来。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把对人生美好的向往寄托在同修身上。认为只有同修才最可靠,掺進了浓浓的人情。

甚至很多时候因为学法基础差,出了事就想去问同修。迫害刚刚开始时,我父母在学校的授意下把我接走,孤立起来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可那时由于学法不深,就想跟同修的同学在一起商量,好象离了他们我就不知所措,所以为了回学校,我用玩文字游戏的方式写了保证,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后来由于迫害找不到工作,就在一同修处打工。每当受委曲的时候,一边向内找自己,一边想同修怎么能这样对我,越想越气。开始还给同修提意见,后来就干脆不理他们了,工作中有事就说说,没事就躲的远远的。对自己认为修的好的同修就觉的很亲,有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甚至有些不该说的事也会说给他,其实就是在人情的带到下不理智,没做到对法负责、对其他同修的安全负责。比如一个很信的过的同修让我做一件事,而我觉的不妥,但由于人情而做了,结果是对其他同修造成了干扰才使我不得不警醒。

最严重的是与一男同修在男女关系上犯了严重错误。开始由于彼此的信任,关系越来越亲密,潜意识觉的他修的也很好,他这样那我也这样,就放松了要求。试想如果他是常人,那我一定会警惕的把握男女之间的界限的。

而对于转化过我的,或是对我不公的同修,就根本不愿意去理,完全用人的观念来对待,觉的这人这么不好,理他干什么?更谈不上从法上交流了,这使我没有慈悲心对待同修,也使同修间间隔无法除去,长期让邪恶钻空子。

找到了根源,我恍然大悟,这许多年来因为跟常人几乎没什么接触,矛盾和干扰大都是来自同修之间的,其实就是让我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从而去掉它。而自己悟性就这么不好,直到跟所有同修都产生隔阂了迫不得已认识到。

现在我对师父说的“人世浑浑,珠目相混”、“真真假假重在悟”又有了新的认识。修炼中的人修好的那面都表现不出来了,而表现出来的恰恰是没修好的一面,一方面让你看到是让你向内找,是不是我也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让我看到他这样?一方面也是让你善意的给同修指出来。如果你总拿他没修好的那面当作他,那就是用人心用人眼在看问题,以肉眼看到的认为是真实的。而他没修好的那一面、那一念很可能是旧势力有意安排的,那你不就上了旧势力的当,认同了间隔的存在吗?所以在修炼中掺進任何人的东西都很危险,只有凡事用法来衡量,去掉人的认识才能炼就一个坚定的心和一双智慧的眼,明辨真正的是非。

写出此文一方面是暴露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一方面也是提醒同修不要用人心看待矛盾,除去间隔,才能更好的达到整体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