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放下的是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日】修了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可是,回首自问:自己已经完全放下常人心了吗?自己能时时事事都站在法的基点上修自己吗?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个标准太高了,那是已经接近圆满的状态呀?

放下常人心就是神,放不下常人心就是人。有的人明知是执著却不想放弃,或顾于情面,或为了利益,或求得安逸。拿我自己来说吧,当我做错事时,叫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自己错了,总有点不自在,还常找借口掩饰自己的过错,这是情;当我看到自己因为睡眠太少而出现青眼圈时,就将两小时的炼功减到一小时而提前睡觉,这是求安逸。其实这些都是强烈的人心,是对人的欲望和执著。作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会因睡眠太少而出现青眼圈呢?这也反映出我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

我将如何面对这些呢?多学法,加强正念,越是难,我就越要这样做!我爱面子,我今天就将自己爱面子的心曝光!现在虽已是下半夜2:40,我也要将法会的交流文章写完,我不能等明天……我不再固守自己的观念,不再有这些框框,我将要从人中走出来了!我是师父的弟子!

另外一种情况,我们在修炼过程中有时候是看不到自己的执著的,有时候甚至别人指出都不承认的,矛盾已经很严重的时候都不知道为什么,主要原因是不向内找,不向内修自己。学法时,多数都是为别人学的,经常会出现“这段法是针对某某某某人(同修)讲的”,感到有时候师父讲到的普遍存在的问题,如果不严格要求自己,总有自己比别人好的念头,认为自己不在问题之中。比如说,师父说到炒股问题,我前三次学法都认为自己从没有炒股,“我不在其中”,可是最近我再读这段法“每天看看价目表的浮动啊,心简直被它提上来扯下去,你怎么修炼?”(《2005年旧金山讲法》)这一句不就是在说我吗?我平时不就经常会被各种心提上来扯下去的吗?我做到金刚不动了吗?我做的最不好的地方是当别人骂大法时,我那个心就象沸水一样翻滚,哪里还有慈悲的语气和智慧的道理呢?别人就越骂越来劲,我哪里在救众生,分明是往下推众生呀!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还讲到:“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一开始我也认为“我涵养好,能忍。这个法不是说我,是说某某呢”,可是回过头来再一想,我只不过是“能忍”而已呀?!然而我的心却早远离了,只是强压制着不表现出来,这是修炼者之忍吗?

我认为我存在的问题是:用人的观念认识法。比方说,我们在读到某一段法时,觉的“唉呀,师父讲的真好,这句话简直太对了”。仔细想想:我们为什么觉的这句法那么好呢?而对别的段落却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受呢?为什么在读《转法轮》时容易走神呢?是因为我在用我的观念在学法,是我生生世世长期形成的思维习惯在想问题,这就导致我不能真正在法上认识法,长期执著的人心没有去。

在与同修交流时也有这种情况,在交流体会时,我认可的内容我就认真听,产生了共鸣,觉的同修悟的真好,有道理,而他讲的另外一些我不太认可的,或者我没有体悟过、领悟过的东西,我的思想就走神,就去想别的东西或转移话题,思维的习惯就在搜索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却不是自己,它是观念。

这个时候就是我们不愿改变长期形成的人的观念的时候,这就是我们有意无意的掩藏自己执著的时候,这个角落就是我们不敢、不想、也不愿意面对的“死角”。如果我们不能完全用最纯净的本性去学法,那又如何修心性,从而达到本质的变化呢?这就是我们不能完全站在法上认识法、不能体悟到法的每一个字的背后的神圣内涵,有时甚至还曲解法的根本原因。

总之,每个人都可能在自己心中固守着一个别人不能碰的领地,只要触及到,那个心就沸腾起来了,无论表不表现出来,都是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论语》)。因此我建议:所有还处于各种各样魔难之中的,或者在各种困惑之中不能完全信师信法的,就对照法找找自己的放不下的人心,挖一挖那个执著的根吧,到底误在哪里了?“三件事”都用心做了吗?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其标准是高于一般修炼者的,哪件事没做好都很难悟上来。让我们一起走出人来吧,不再给正法拖后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