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传九评促三退的一点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刚到深水埗景点时能明显感受到此景点的场被抑制着,民众只是匆匆经过展板,较少停下来看真相,而自己则提不起劲讲真相。经同修交流退党的重要性及发完正念后,整个场就打开了,陆续有民众会停留较长时间在展板前看真相,并在听真相后退党。同修悟到,只要我们有了那颗救度众生的心,师父的法身会将有缘的众生带到我们的身边来。记得有一次,我向一个人讲真相时,因自己慈悲心没出来,耐心也不够,所以他也边走着静不下来听真相,当我和他走到快到地下道时,我出了一念,你这一走就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了,我一定要救你。当自己慈悲心一出来时,那个人一动也不动的听我讲完真相后退党。

我自己及同行的一些同修在台湾并没有很熟悉退党该如何做,但因香港同修将场正的很好,在这个场的熔炼下,几天下来,我们几位同修都能将真相讲的很好,这是法的威力。在香港景点我遇到大陆游客时,我会先告诉他们共产党之前杀了很多中国人,但并不是你们这些善良的中国人杀的,现在天要灭中共了,要快退出党团队保平安,这样可避免对立的气氛。先肯定他们是善良的,我在说中共不好,不是说你不好,因为我们要揭露的是共产邪灵并不是指人,可贵的中国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像。往往我们将基点摆正,众生也会感受到我们真的是在救他,效果就会比较好。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少了很多,表现在人这就是更多的众生愿意花较长时间驻足在展板前看真相,并且面带着笑容听真相,虽然感觉很多想退出,但还有些怕心,所以不敢表态,但相信只要他们有了强烈想退出的想法,一定会有机会的。

在游行时,我原本和另一位同修举着横幅,但因风大必须再增加一位同修帮忙举横幅。一开始觉的这位同修看来有点疲倦,一会儿走的快一会儿走的慢,这时我心中起了指责的心,很想去纠正他。但我意识到自己起了执著心也会带动同修的执著心,这个场就不会好。我把心放下,发现之后他横幅也举的很好了,我悟到与同修一起证实法,给同修正的场比起指责更能将事情做好。

有一次在中环派大纪元报纸,因该地点是中资公司较集中的地方,且该区是较高级的上班点,香港同修最近才在该区派发。在该点明显感受到派发比较困难,众生都被抑制着,人较冷漠,经与同修交流,她喊着“天灭中共,揭露中共内幕的报纸”,我也这样喊着,之后发现整个场就开了,穿着较高级的上班族都会主动伸手要报纸。我悟到,我喊着“天灭中共,揭露中共内幕的报纸”就是口中利剑齐放,一方面在清这个场,另一方面,不管众生在人这一面的表现是高级上班族也好,态度如何冷淡也好,众生都有其明白的一面,他们都想知道这宇宙中最重要的一件大事,都想来了解真相摆放位置。

在香港黄大仙景点,因有其它宗教徒在景点讲污蔑大法的话,我起了争斗心,很想和他辩论。之后想想其实他也是众生的一员,也是被救度的对像,所以同修齐心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并且带着慈悲心向他讲真相,隔天发现他态度变了很多,所以善的力量是最大的。另外一点,只要同修的心不被其带动,整个场正了,邪恶的因素也就呆不了了。

共产邪灵及旧势力因素就是为了毁灭众生,因此另外空间的邪恶很怕我们将退党渠道公开出来,而众生千万年的等待就是这一刻,所以大家要将退党通道打开。

当我把自己是否圆满摆在第一位时,学法时思想中老是希望从中看到更高的法理,发正念时也静不下心,好似完成任务一般,讲真相时带着强烈的执著心,带着冲业绩、想强制改变别人、为了丰富自己世界的不纯心态,并且用常人的心想在同修中表现自己的什么办法好,自己法理悟的好等显示心、攀比心等,这样的结果往往任何事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也加强了自己的执著。

然而当我把救众生摆在第一位时,我知道我必须以一颗纯正的心态讲真相,否则众生就听不進我说的话了,所以我必须随时修正我自己,我知道如果我修的好,我说话的能量会更大,才更能救度众生,那么在学法中也不那么执著了。发正念是为了清除邪恶的干扰,让众生听進真相从而得救。在同修中也以共同救众生为着想,那么同修中不必要的嫉妒心、攀比心、计较心也都不是什么问题了。既然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也就会互相补充彼此不足之处了,那么只要心态一转过来,一切事情又变的很顺利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