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国人讲真相、促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从二零零零年师父经文《窒息邪恶》发表后开始打真相电话的。当时打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拿起电话时非常气愤,气的我直哆嗦,本来想好的一段话也没用上,说了半天我都记不住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自己大声的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会儿根本谈不上善念,更谈不上慈悲了。

后来在Campsie 炼功点有了电话小组,慢慢的比过去打电话好多了。我悟到打电话一方面是震慑邪恶,另一方面是讲真相,尽量救度可贵的中国人,能救多少人就救多少人。

有一次,我给东北的一个政法委打电话,刚开始对方很邪恶,但是他并未挂断电话,我就把江魔头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大法在海外洪传的情况告诉他,讲了一个多小时,他一句邪话都不说了,静静的听着。有的劳教所很邪恶,我打电话他就总挂,那我就再拨通说一句: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再挂,我再拨通说第二句:国外有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要对迫害法轮功的進行追查;他又挂,我再拨通,说第三句:国外有恶人榜,凡是参与迫害的警察都在恶人榜上,上边有地址、单位、性别、警号,非常清楚,想跑也跑不了。这回他害怕了,赶紧问我:恶人榜上有我的名吗?我就说:现在我还没看到,但是你绝对不能迫害法轮功学员,要保护他们,你跟法轮功学员接触那么长时间,他们都是好人,你看看《转法轮》里面说的是什么。我一边心里发着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一边向他讲。最后他说:我知道了。

还有一次打电话,对方是公安局局长。开始我刚拨通说了一句: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就破口大骂,骂的很难听,随后挂机。我立即又拨,他不接,我就打到他的手机上。我叫着他的名字对他讲,他一听又是我,吓的不敢说话了,听我讲。我告诉他,你的名字在海外媒体上曝光了,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某某某,你做的事情都已记录在案,将来对法轮功的迫害停止后,你是罪责难逃,你现在还有悔改的机会,那就是: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在你的权力范围之内保护法轮功学员,立功赎罪,赎回自己的未来,否则将来审判迫害法轮功的罪人时,你是逃不掉的,你还是为你自己,为你的家人想想吧。说到这里,他就挂机了。

我还给国保大队长打电话,打到他的手机。网上报道他很邪恶,手机一通,我就叫着他的名字,对他说:某某某,你在某某地方抓了某某某等几个法轮功学员,全世界都知道了。他马上骂着挂断电话。我接着又拨过去,共拨了五次,对他说:江魔头、罗干都被告上法庭了,他们在国外二十多个国家被起诉,他们都害怕的不得了,你还跟着他们干什么。你为自己想一想,现在江给你钱,它就是用钱收买你,让你们迫害法轮功,将来迫害停止后,江不但要被中国人审判,全世界都得审判它。它是犯了反人类罪,凡是迫害法轮功的刽子手都将被审判。到那时,看你怎么办。你现在停止迫害还来得及,还有你立功赎罪的机会,但是,时间不多了。现在退党大潮在中国已经是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共产邪党马上就要解体了,到那时你再想立功赎罪,可就晚了。时间不等人,我告诉你这些都是为你好,你自己认真想一想,我干脆帮你从邪党退出吧。他说,我好好想想,就挂断了电话。

我往国内打电话时,只要拨通一个号码,就在该号码的最后一位加一或减一不断的拨下去。当前主要是传九评、促三退,电话一通我首先客气的问声好,然后向对方说:打扰您一下,我只耽误您两分钟时间,想告诉你一件与您生命息息相关的大事,这件事跟咱们每个人都有关系。有人就问,什么事啊?我就说:现在中国出现三退大潮,退了多少多少人了。有人问:什么是三退啊?我就告诉他,退党、退团、退少先队、红小兵、红卫兵。现在是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我给你用化名退出来,你就平安无事了。有的人问:怎么退啊?我说,我给你起个化名,就给你退了。有人就说,行,谢谢你,你要钱吗?我说,不要钱,这是不花钱买个大保险。于是对方就退了。

还有一次打电话,是一个小伙子接的。我从三退、九评、邪党的罪恶一直讲到法轮功,他静静的听,最后说:“我退。”我又听见他旁边还有人说话,我就问他屋里还有别人吗?他说有。我说,那你让他来听好吗?他说好。我又给另一人讲,也退了。我听见还有人说话,就问这个小伙子,你这屋里几个人?他说有六个。我问那就让每一个人都来听好吗?他说好。第三个来听的,听着听着,就问我姓什么?我告诉他后,他说,你真好,我起个化名就姓你的姓。他退了之后,我说再叫下一个。到了第五个,我刚说你好,三退刚讲了几句,他就说,那我也姓你的姓。就这样,他们全屋的人都退了,另一个人少先队、共青团、党都没入过,也认真听了真相。

因为我是法轮功被迫害后从大陆出来的,所以亲身体验过国内环境的险恶,而在海外,这里的环境多宽松啊!所以在打电话讲真相时,我非常珍惜自己现在所处的海外这个自由环境。在打电话的过程中,即使对方当时不退,也为后来的同修打电话劝三退打下了基础。我想,我们电话打的越多,他们自然退起来就越容易。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悟到我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所以我心里老有紧迫感,总觉的不抓紧快讲,人就来不及救了,平时我一有机会就讲,坐火车、在街头遇见华人,或在外面吃饭,只要遇到华人就找机会搭话,最后说到三退上,每周也能退一些人,很多亲朋好友也都退了。

在旅游点讲真相劝三退

旅游点的中国人真多,我们在旅游点讲真相的几个同修一见中国人从旅游车上下来就笑脸相迎,先问声好,递上资料。大部份中国人非常严肃,不理我们,有的导游说:“他们是法轮功。”我就说:“对,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我们非常关心大陆同胞,中国媒体封锁消息,你们出来太好了,我们盼着你们出来呀。”这时有走在最后的,或是单独走的,我就小声跟他们说:“你们出来旅游的最大收获就是知道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我告诉他们退党有多少万人了,北京中央党校二十六人联名退党,一位海军高干坚持用真名退党,一些高官联名退党,有位八十五岁的高干有孙子帮他退党。谁都知道自己的命要紧,就象你们出来玩,光有钱,没命能出来玩吗?趁出国这个机会赶快退党。对方说:“我没入党啊。”我说,入过少先队也得退。有时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或者单独一个人时,我就赶快说,我给你们起个化名退了吧,一个叫××,一个叫××,他们说:谢谢你。由于能同他们说话的时间短,我基本上都是追着他们讲的。

还有一次游客们照完相后,正上车准备走。我追上一个人让他赶快退党,他很痛快的就退了。我又追到车前,在门口劝他们退,他们都不表态,我就上到车上,在车门口接着讲。司机不说话,别人也不说话,那我就继续讲。接着我说,我看你们都退了吧。有的说,我想想。后来我就挨着个儿的问,一共也退了五个。我最后说:“谢谢你们,祝你们旅途愉快!”他们都挺高兴。

其实劝三退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几年来打真相电话,从刚开始打到马三家自己气的发抖,到现在无论对方骂什么自己都能平和对待,真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实际上,无论对方态度如何,每打一个电话,每讲一个人,都是在为下一个同修下次再给他讲真相打下一个基础,起码他了解了真相事实,下次再有同修给他讲真相时,他就会思考。所以,希望同修们不要执著于表面结果,不要被对方表面的态度、退与不退的决定而带动。不是说只有对方退了这通电话才算成功。师父说过,不要小看你们的每一通电话。希望同修们都能拿起电话来,有时间的每天打几个电话,没时间的也能保证每天打一通电话,让我们整体都动起来,广传九评、促三退。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