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记得当初会选择用电话讲真相,是因为它的便利性,但初学时又有严重的怕心,于是先到同修家学打后,至今坚持打电话已三年。然而是何种力量让我持续至今呢?是师父法理上的鼓励,加上大陆同修的反馈。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向中国大陆讲真相起到的作用,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的一段解法提到:“台湾学员对中国大陆与香港的讲真相和其它地区华人社会讲真相的帮助,这是很主要的,师父决对肯定你们做的这些事。特别是对中国大陆讲真相,这个事情做的力度很大,效果非常的好!这个我已经多次对台湾学员讲过了,这件事情做的是非常的好” 。

在一次梦境中,我正在讲电话劝退党,明明是向一位女士讲真相,突然出现了一位声音听起来很舒服的男士,他告诉我,「你们做的很好」,我当下激动且哽咽的热泪盈眶,并且告诉他,谢谢鼓励,我会转达给所有的义工朋友。醒来后,久久无法入眠,体悟到这是师父肯定我们所做的努力,我们更要加大力度的讲真相、救度众生。

打了电话一年后,因同修的鼓励才开始打迫害案例,透过交流知道向公安讲真相,不只是营救同修,也是救了公安。试想公安若不抓捕学员,学员就可向更多人讲真相,那么可救度的众生是多么庞大的群体啊!那得快快去做。

每通讲真相的电话,体现了我们的修炼状态,过程中都检验着每颗心,怕心、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等等。一次打完电话后,先生告诉我说,你这哪是讲真相,简直是和人吵架嘛,因对方批评大法,我守不住心性,起了争斗心,或许是师父借着先生的嘴来点我,否则还不知道向内找呢?之后,透过学法与持续讲真相的实际经验中,真的体会到无论对方的态度如何,若能做到不动心且慈悲以对,就能如《洪吟(二)》〈法正乾坤〉里师父所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但修炼就是跌跌撞撞,不是每次都会有好的状态,但不论讲的好或坏,都是去执著心的过程,我们的正念会使每通电话都起到很大的作用。

自从参加排班打“劝三退回拨”电话后,我有个体会,为何打迫害案例的人不多,是因被对方的身份所障碍了,而与向一般民众讲电话有了区别心。试想,回覆打三退电话所遇到的人各个阶层都可能有,可能是军方,可能是官员、也可能是公安、或一般民众,但同修们却可在不知对方身份的情况下,竭尽所能的让对方退党,但对于迫害案例却裹足不前。我想这是常人心的作用,我也时常提醒自己,不能有区别心,才能打好迫害案例。所有的众生都是师父的亲人,也就是我们的亲人,不论何种身份地位都是师父珍惜的生命,让我们齐心共同完成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以上体会有不足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