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无所不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从一九九九年修炼到现在,体会最深的就是对师父的正信,对师父的正信源于扎实的学法基础。从法中知道,修炼人的理与常人的理是反理,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修炼人所具备的肉身,是修炼人所穿的衣服,修炼人不精進,往往都是注重了现实生活中这个肉身,太在乎肉身的冷暖,得失,物质享受,各种欲望,亲情等。记得刚得法时,坚信师父的话,最初的消业过程,连续发高烧,肚子痛,不按人的理吃药,打针,不治自好。多次的消业过程,都是我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所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后,我从逐渐学法中悟到,要助师正法,于是从最初的散发真相传单,到建立了个人的小材料点,所走的路程渗透了多少师尊与同修的心血啊!就拿上网来说吧,明明看到同修点完小电视(上网),再点小鸽子(自由门),挺轻松的就上去了,轮到我就不行了,怎么点就不连接。最初总是同修上网,下载等,我就做些辅助工作,师尊借助同修的嘴点化我,不要着急,作材料的同时,也是修炼的过程,要向内找。当自己放下这个心时,做到自己能做到的,自然就上去了,逐渐的自己能够独立的作材料了。

做真相材料的过程也是个实修的过程,材料的正与不正,清晰与否,机器是否正常运行,都与我的心性有关系。刚开始时,有一次,同修不在,我自己做,一个简单的装碳粉夹,就折腾我大约一个小时,就是装不進去。同修来了之后,告诉我有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在遇到类似问题,发正念。心性不稳时,时常出现卡纸,印斜了,乱码等错误。一次,装碳粉夹,装了好几次都装不好,电脑语音一次一次的提醒,我有些不耐烦了,就和同修说,我怎么这么烦她说话呢,结果不一会儿,语音就不提示了,就象人生气一样不吱声了。同修说你说话是有能量的,电脑也是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我当时一震,原来自己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我诚心道歉,没过几天,电脑又说话了。通过做真相材料,认识到了自己来世间的真正目地,助师正法,是自己的神圣使命。

旧势力通过各种方式干扰我们修炼人,往下拽我们。体现在做材料时,就是印出的材料一面影印,查不出原因,最后竟达到列表机无响应,打印不了;同修换电脑,换打印机都不行。同修与我同时向内找,把彼此不好的不符合修炼人的心都曝光出来了,去掉它,提醒彼此注重实修。同修提议把机器设备撤走,我没有动心,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没有谁做的区别,我不做,也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证实法。后来同修与其他同修商量了,最后决定我继续做真相材料。

随着同修与我在法中提高,把自己摆到法中,慢慢的,电脑,打印机也没修,都正常运行了,材料也清晰了。

修炼几年来深切的体会还有就是,无论遇到任何事,毫无折扣的相信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自己承认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大法弟子,师父赋予我们无所不能。在正信的同时,还得注重自己的实修。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处处渗透着名,利,情,我们稍不注意,就会被带动,要时时按着师父的要求做,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都与我们的修炼有关,自己家庭中的亲人,每天接触的有缘人,都是我们需要救度的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随着邪恶疯狂迫害、媒体的造谣中伤,我丈夫受毒害,他更不相信了,我怎么讲,他也不相信。在一次施工中,丈夫突然遭电击死亡。丈夫去世时正是邪恶疯狂迫害之时,突然的打击,我没有倒下,我没有因为他的去世而放弃修炼,在婆婆家呆的一段时间,我心里不断的背经文,在领取丈夫的抚恤金时,我不争不求。丈夫去世后,我的公公不明白真相,我没有象常人一样与他们断绝来往,而是时常看望他们,并且带些礼物给他们,关心他们,公公明白了大法好。《九评》出现以后,我劝他退党,他不退,我给他看《九评》,一直不放弃,有机会就讲,就在我写体会的前一天,他终于退了。丈夫家族中的其他成员,我也没有放弃,在他们生活中有大事小情时,我尽力到场,他们家族中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婆婆家族中大部份都退出了邪党组织。

我工作环境接触大量的有缘人,我劝三退起步比较晚,在同修的影响下,从自己的周围人讲起。我身边的同事有一部份退了,最难退的其中有几名,一名是挨着我摊床的业户,我们各自从事个体经营,在经营中,我按照大法的要求作,逐渐的放下了利益心时,不争不求,我们同时上一样货,我让给她卖,从我身上她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劝她退团时,多次劝她,她都不退,我没有放弃。随着自己修炼的提高,她终于退出了恶党组织。还有我的对门,在常人看来,这其中微妙的利益关系,象对待我邻床一样,她也退出了恶党组织。还有一人她父亲曾经被恶党定为所谓的“历史反革命”,她们家深受邪党迫害,我不断的向她讲真相,她终于同意退了。在遇到怎么讲都不退的人时,需要我们自己向内找,还有哪些人心没放下,也许不是人家不退,是我们的慈悲心不够,师父在等着我们提高,当我们的心性提高上来了,人家自然就退了。

在讲真相,促三退中,也经常遇到人的冷脸,强烈的语言刺激我,看我动不动心,真相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云游一样,牵动自己的各种人心。有时守不住心性,与人争斗,救人的效果当然不好;做到不动心时,人家也许以后会接受。在他们不接受时,自己看还有什么心放不下,还有哪块法理不清的地方,这次讲不好,总结经验,下次遇到同样的问题该怎么讲,不知不觉中心性得到了提高。讲真相中,即使碰到再顽固的,我们也要为其加正念,修炼人发出的一念保持时间长,在其周围形成正念之场,机缘一到,自然就得救了。

我在讲三退中,经常碰到别的同修给其讲过,只是他们当时没有退,通过我再一讲,很容易就退了。大法弟子真的是一个整体,谁做都是做,目地只为了救度众生。你只要在法中,心中装着众生,只想救人,师尊会通过不同的方式,把你的有缘人,推到你跟前。

同修们,我们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众神都羡慕的大法徒,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将我们从地狱中捞起,给予我们这伟大的称号。我们在修炼中,都应该信师信法,精進实修,圆满随师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