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家乡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邪恶迫害开始前的七个月,我得法修炼,全身疾病很快不翼而飞,丈夫非常高兴,支持我洪法。在我为说句实话而被判了两年劳教,丈夫带着病残之身,在家抚养未成年的儿子,受尽了方方面面的干扰与迫害,承受也是相当的大。而当我受尽迫害归来,他依然支持我远行到他那几百里外的家乡讲真相。

山区偏远,方圆百里也没有几个大法弟子。因家家有电视,老百姓受邪党毒害甚深。当你坐在家里跟他们讲真相时,他们一听“法轮功”三个字就吓的脸红脖子粗的,压低嗓子、哆嗦着告诉我:“可别说了,可别说了!”生怕外面听到,就象“文化大革命”又来了似的,觉着稍有不慎就被拉出去戴高帽子批斗关押的势头。此时此刻,我真的又伤心又着急。是师尊的法理与威力鼓舞我一次次的去,多家走访与暗中发放真相资料,与当地同修配合、发正念、清除邪恶。

有一次到了丈夫的表哥家讲真相,可喜可贺,他们夫妻二人一下明白了。同时看透了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他们收下了真相资料和我写的“法轮大法好”横幅。后来他们告诉我,晚饭后就关好门将横幅挂上看着念。由于每次都是一走一过的,时间短暂,到现在也没能教他们炼功动作,只是送上了大法的书叫他们先学法吧。的确,他们与一般亲属不一样。我去发放真相资料,嫂子非跟着去,“不行,我咋能叫你自己去呢?!”因为那次到他们那地方时真相资料已剩不多,她就指引我哪家是邪党成员,哪家是干部,这样达到了有针对性的发放。有一次带的数量多,山区村庄之间间隔远,地形地势不熟,亏了她主动陪着我做真相,穿树林,过河道,一村一庄的走了几个小时。这时她还正患着胯、脚、腰痛的毛病,我问她还行吗,她干脆的说:“不怕,痛也不怕。”我非常感动、赞叹。她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回到她家时,已近凌晨四点左右了,她又给我煮了鸡蛋、面条后送我上路。

因为这次是较大面积的发了一次资料,遵师嘱“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与对法负责,我必须趁天没亮前离开,步行三十多里外的地方等候回家的汽车。行在途中,我的两腿、胯、脚都有些吃不消了,一边前行,一边背诵所有能记住的师父的法理,一瘸一拐的,天放亮七点多了,后边正过来一辆客车,能够直达我要转车的地方。但我不能乘坐,因为那车是从“那个地方开来的”,车上会有认出我的熟人,所以我照旧往前赶路,随后开过一辆“三马车”车上司机看了我一眼,顺势我稍一招手,就停了下来,拉了我一段路,拐弯向另外方向了。我下了车道了谢后,又走了一段路,就到了转车站,叫来了三轮车大约十五分钟后到达了等车的车站,当我坐下脱去鞋袜一看,两脚掌特别是两个大脚趾处,都出了大血泡,这时才感觉更痛了,但心里是喜的!

今借宝贵机缘,写出洪法救度一小段。希望能给那些至今还未走出来,完成师尊“天赐”我们的“三件事”的历史重任的同修们一点鼓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