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向内找,在信师信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大家好!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来郴州传法十三周年的纪念日,感谢师父和同修们给予这次机会,来分享自己的心得体悟,希望我们整体提高,共同精進。

一、第一次体悟真正向内找的重要

记的那次我的嘴角烂的很厉害拖了一个多月,同修们看到我后都问你的嘴怎么呢?搞的我都不敢见同修了。当时也在向内找,是不是自己有时在迫不得已时没讲真话?没时时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就在这方面归正自己的行为,可是嘴角依然没好,当时也没有悟明白哪里出了问题。直到有几天,连续有功友要我去与一个同修切磋,说那位同修有些偏离法的行为,他总是喜欢看常人名著,和同修交流时也喜欢引用那些名著中的人讲的话,而不是讲师父的法。同修们和他交流他也听不進,希望我再去和他说说。

当时很坦诚的指出他的问题,和他在法上交流此问题的严肃性,可他依然没有改变,还用各种理由坚持自己做的对。回来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真的是为他好,为何会这样呢?我是哪里出了问题。突然想起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中讲的那段法:“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是不是我也有偏离法的行为,为什么让我看到他的问题?

想想由于这段时间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又听到同修经常对自己夸奖,欢喜心、显示心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都不知道,在和同修交流的时候把自己悟到的法当着师父的话在讲,没有讲师父的原话,难怪自己的嘴角烂了这么久了都没好,还找表面的原因。悟性太差,师父点悟还悟不到,师父又安排我看到同修的问题,看你还悟不悟。

感谢师父的慈悲让我悟道,第二天我的嘴就好了。再次碰到那位同修与他交流时,也没有发现他讲那些常人讲的话了,都是在法上交流了。这次让我真正体悟到向内找的重要。

二、真正向内找,大法会圆容好一切

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谈对接收和推广新唐人电视的体悟时,当时就想我们这个地区也应该重视接收和推广新唐人电视这个项目,这也是一个讲真相,促三退的好方式。但我们连装锅的基本概念都不懂,这个项目又如何开展呢?当有这个心的时候,师父就给安排。巧遇一外地同修来到这里,与他交流他也很赞同,马上把所有关于这个项目的资料打印下来看完后,那位同修说走,现在就去买器材准备做实验。当时我疑惑的看着他,你明白了吗?你看懂了吗?行不行?他说行,很简单,一定可以成功的。

看到同修那坚定的回答,我马上看到自己的不足,没有信心,就是对法不坚信。其实只要做的正,师父会打开我们的智慧。就是这样坚信的一念,我们的这个项目在师父的加持下成功了,可在这过程中我找到了很多不易觉察的人心。如为了配合做这个实验,在他们那儿呆的几天中,我每天都会说些消极的话给同修听,每次同修都会回答,你不要这样,多说些鼓励的话,正念加持我们就会成功。当时还没意识到,还说我说的是真话你却不爱听,还觉的这人不脚踏实地。几天后我实在没法呆下去了,丢了一句话说你一个人做吧,等你成功了再教我学,就走了。

回来后,我知道不对,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看到了自己许多人心,没有正念,怕苦怕累,没耐心嫌麻烦,因什么都不懂,买了一个1.5米的大锅,开始那两天锅子拆了装装了拆,反复弄,还要把锅子搬到这个地方怕不行,又搬到那个地方。而且在同修最需要正念加持的时候,我却不顾别人的感受跑回来了,没想想同修的心情会是什么样,还总是说些消极的话打击他的信心,何况还有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悟到这些不好的思维不是自己,是长期在党文化灌输下的思维模式,没有想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而是把这个实验看着是一种常人的实验,用常人的思维模式去想问题。

当我意识到这些问题后,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物质,在法中归正自己僵化了的观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对我们这个项目的干扰,加持同修的正念,相信他一定会成功。师父会帮助我们,大法会圆容一切。感觉那几天肯定已经成功了,打电话给同修,果然他告诉我,昨天研究出来了。听到同修的回答,深深体悟到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三、真正向内找,体悟修炼的严肃性

前一段时间,感觉自己的修炼状态,松懈了不少,表现在发正念没有以前静心了,思想杂念比较多,学法时好象总有一团不好的物质包裹着脑袋,使自己与法隔离,炼功也总是迷迷糊糊的,做证实法的事也是按部就班麻木的在做着,向内找也好象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执著太多,不知从何入手?很着急,出现这种状态,一定有很大的问题了。

静观自己这几年的修炼历程,记的真正明白修炼的内涵,从而开始精進是看了师父二零零二年三月《北美巡回讲法》后,当时对我的震撼无法用言语表达,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所肩负的使命如此重大,使我对自己的修炼不敢有半分松懈,也更深的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不能拿寄予我们无限希望的众生,他们的性命开玩笑。更体悟到师父为了救度宇宙苍穹而耗尽一切的“佛恩浩荡”!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当时想只要学好法,遇事向内找,坚信大法,就一定能圆容好师父所要的一切。在那时,我尽量按照师父在法中要求的一切去实修,悟到就做到。记的开始发正念也是迷迷糊糊,在一起的同修看到我这种状态严肃的指出:“修炼是严肃的,你这样稀里糊涂怎么行呢?”

那几天在学法时,看到哪儿都是那句法,“修炼是严肃的”。师父都在点悟着。从那以后发正念再也没有迷糊了。为什么现在又出现这种状态呢?放松了自己,遇事没向内找,修炼没有严肃对待了。

当最近看到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提高心性”这一节中说:“特别是自来根基好的,他就觉的他这功长的不错的,炼的也挺好的,突然间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来了呢?怎么什么都不好了,人家对他也不好了,领导也看不上他了,家里头环境搞的很紧张。怎么会突然出来这么多矛盾呢?他自己还不悟。因为他根基好,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出现了这样一个状态。可是那哪是修炼人最后圆满的标准哪?往上修还早去了!你得继续提高自己。那是自己带的那么一点根基起的作用,你才能达到那种状态的,再提高,那标准也得提高上来。”

我明白了那些不好的状态,是因为这几年,自认为在修炼路上做的不错,面对一些关和难也靠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走过来了,认为自己了不起了,出了显示心,在同修有意无意的夸奖下,不知不觉生出了欢喜心,抱着在证实法中取得的所谓“成绩”飘飘然,不想再進一步提高自己,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安逸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在大法中求名的心等这些执著的滋养下,对师父不敬了,对法坚信打了折扣了。旧势力就趁机下狠手让你越来越与法脱离,消磨你修炼的意志,让你越来越觉的自己不行,不能在法中继续精進。在做什么事时,总是拖泥带水的,思前想后,正念不足,很多事不想去做或做的时候埋怨同修,这里没有配合那里没有协调到位,就是不找自己,也没有想到你真的放下心去做的时候,一切都有师父在旁边保护呢!其实就是学法没入心,遇到事不去真正向内找,也没有实修,一次次的机会都被自己人的观念挡住了。和同修在一起交流也不会说出心里的真实想法,自我封闭,怕这怕那的,人为的造成隔阂,不能把自己溶入到整体中去,修炼状态总是好不起来。

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滑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自己还不察觉,现在才知道,一思一念的放松都会在修炼中使自己陷入绝境。修炼何等的严肃,信师信法何等的重要。只有在修炼路上放下人心的执著,信师、信法,走好证实法的路,才不辜负师父的期望、众生对我们的嘱托。希望与我有类似状态的同修也赶快警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