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怕心 真心为众生着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常和同修到农村讲三退,特别夏季农村人都在街上、自家门口,一帮一伙的,一退就几个,十几个,正是救人的好机会。每次我书包里带的九评,光盘,小册子都不够发,这样以明白真相的人,接到资料的人看过后再传给别人,也就在救人,能起到连锁的效果。

在我们地方很多农村里没有大法弟子。有的村有大法弟子,也只限于本村和认识的讲真相,部份同修松懈了救人的意志。面对广阔的农村,看着这芸芸众生还不明真相,没能得救,我常眼里含着泪,多么希望同修,特别是农村的同修,现在农活还不忙,真正听進师父的话,放下求安逸之心,为世人将来少淘汰着想,珍惜这万古瞬间即逝的分分秒秒,慈悲救度一个人也许就是一个天体众生啊。

我对熟人讲真相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到陌生的村子里劝三退还有些怕。师父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只要正念足,有师在法在,加上学好法,我的底气就足了,慢慢的就能随心所欲的劝三退了。

一天上午快九点了,我和同修到几十里地以外的一个村子讲真相,同修在村外发正念,我背着资料就進村了。看见一家有一桌打麻将的,我就進去了,其中有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是讲真相的。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心里有些害怕,但想起自己的责任就鼓起勇气讲,其中有两个男的不愿意听,也许因为忙着打麻将,有些烦;后来我想不听算了,走吧。可又一想,我是来救人来了,这一走他们就失去了机会了,心里发着正念,完全为了他们着想后,越讲他们越愿意听,在场五个人全退了,他们接过《九评》和真相等,高兴的说“谢谢”。我走时有一个男的说:“别打了,快送送人家,真是好人,讲的有道理。”送的时候还不停的说谢谢我的话。我说:请你们谢谢我们的师父吧,是师父教给我救度这一方。

一次我在一家门口看到有些人,因为不认识也不大敢说。说真话,那时心里有些怕;我就看着他们笑。这时有一个人说,看你这么面善,好象在那里见过面,过来坐坐吧。我就过去坐下了。

看着这些人也很和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修“真善忍”的,能不面善么。我就开始讲邪党怎么迫害大法,现在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近期的天灾人祸报应等,再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天也一样有天法对不对,大家都跟着应和。我就将毛、邓、江等恶党党魁犯的天法的罪状说出来,都是我在九评上看到的。当场的人都说:是事实,从来没听有人这么讲过。我还背了些师父讲的法给他们听。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听师父的法说太开心了,把师父的法抄下来他好背。

最后我说邪党灭亡是天意,只有顺天意而行退出邪党才能保命,当场的人除了两人外,其他人都三退了;其中还有一个总要给儿子退,她的儿子在外市当军官,她保证能说通她儿子三退的。

这时我要走,有两位老人怎么样也要我去他家吃中午饭。因为我不认识也过意不去,另外同修还在村外等着我呢,俩位老人拽着我的手就是不松。我明白是师父慈悲安排我吃饭,就去了他们家吃午饭。他们接过资料后,我就去别的地方了。

走不远,一个开商店的老人老远见到我就喊:过来坐坐吧,好面熟!在哪见过你?我明白了是他明白那面讲的。坐下讲清真相后,原来他是个邪党的党员,开始怎么说也不退。我说,邪党好比一列火车,火车头方向已经错了,朝着悬崖陡壁开,你在火车厢里再怎么好,当火车掉下去时,你也就完了;只有离开这火车才能保命(这是我在《解体党文化》上看到的)。老人明白后也三退了。

我跟一位开出租车的司机讲三退,他说他家里人由他自己去讲。我给他几个真相光盘,他在车里放了看,说“太好了”,还跟我要了三份真相说要给他的朋友。

在街上遇到的人,理发店的,他们都明白了真相并三退,还有的人接过了真相后答应帮着传。

我想再次说明的一点就是,师父正法進程已经到了这一步,邪恶因素少之又少了,控制不了世人了,就象歌曲“找真相”里唱的,世人开始主动找真相了,所以我们更不能辜负师父和众生的期盼啊。

每次讲三退做的不好时,回来后我都要向内找,发现做的不尽如人意的时候就是法没学好。法学的好的时候,有几次在村里和集市上讲,好象整个空间场是一个慈悲祥和的场,好似一个大家庭一样,思想中根本没有什么邪恶存在的概念,而且讲的人都是大多数的是百分之八、九十的三退,当然也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亲身体会到,师父在《精進要旨》〈拜师〉中说:“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

我想自己只是一个修炼人,谁会听你讲什么退党退团的,只要我们有这个心,正念救人,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要我们想做,大法的威力就会显现。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真心为众生着想放下怕心,当世人全明白真相时,邪恶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