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分清后天之我和先天之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前段时间经历了一件事,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我是再婚,家庭环境较复杂。自己父母去世也较早,姊妹之间很少照应。但是我身为老大,自己认为多年来尽力帮助了别人,无论对现在的婆家人还是过去的婆家人,自己都做的可上对天下对地。而认为别人从来没有对自己有什么照应,相反,里里外外,并没有得到自己认为应有的评价。心里很不平,对家人充满怨恨,一幕幕往事经常萦绕心间挥之不去。

修炼以来,知道一切都是有缘的有原因的,也经常努力的克制一些不好的念头,但是怨恨之心有增无减,很苦恼。于是我就学法,想从法中找到排解自己烦恼的办法。经常背师尊说的:“常人把一些摩擦、一点事情看的很大,活着就为一口气,不能忍,逼急了什么事都敢干。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这样,心情往往能得到一些平复,但不久,遇到一点小事就又怨恨气冲天,很长时间以来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无奈中我就觉的自己是恶人。我背师尊的《精進要旨》〈境界〉:“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可很长一段时间我仍然认为自己是恶人。

可自己究竟恶在哪里呢?仔细想想又不平,认为自己五十多年的人生真的不是那么恶。我努力工作,相对来说也不自私。总是去帮助别人,还经常被别人骗,到现在还经常被家人讥为傻子,我怎么恶呢?同时又想,我真的是恶人的话,师尊怎么会要我当弟子呢?那种苦闷真的很难过。就又认为这是我的修炼环境,是师尊看我是新学员,零四年才得法,让我提高心性,一再让我过关。我就觉着这个关实在是太难过了。

有一天中午发正念心不静,很沮丧也很恼火。我就忍不住气急败坏的大声地对着墙吆喝:我怎么能坏?脑子里怎么老想这些破事!我能是恶人吗?我虽然是新学员,可我对师尊正法有清醒的认识,我对发正念也很重视,一次拉下我就很难过,我也很努力的学法讲真相救众生,尽管还有很多做的不够的地方我也绝不是恶人!我一下子从床上下来,跪到师尊法像前,对着师尊说:“是不是?师父?我说的对不对?我绝不是恶人,那恶的绝不是我!我绝对不恶,我本人是少有的纯的善的!对不对师父?”

这时,令我惊奇的景象出现了,师尊的形象比平时大了许多,一层层的金光不断的向外放射,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再看,还是一层层金光放射!我觉的自己晕了。修炼以来,我见证了师尊的许多神迹,但第一次看到师尊的法像放射金光。我突然觉的自己说对了,我突然想起师尊说的,我们除了先天的纯真而外,其它一切不正的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而我们要修去的就是这些后天而来的肮脏的观念和念头,于是我就又说,所有的恶都不是我,我是最纯洁最善的生命,所有的恶的观念和不好的念头都必须离开我,不要再在我脑子里,怨恨气都是魔,不允许打搅我!绝对不允许!这样,我一下子变的很轻松。

从那以后到现在,我很少再有气不可奈怨恨冲天的时候。一有不愉快的苗头,马上想:灭怨恨气魔,一抑制,不好的念头和心情很容易过去。具体的不高兴的事也不再去想。

由此我知道了怎样叫修一思一念。怎样修一思一念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我很长时间。在修一思一念中,分清先天之我和后天之我真的至关重要。所有的不好的思想和观念都不应该是我们的。在我们人的生命的漫长时间中,积累了很多败坏的思想观念和物质,同时又有旧势力有目地的安排过我们的一思一念,要想修去它,首先要识破他。不然就可能被它左右而不能自拔。它就会嘲笑你,進而放大你的不好的一切。现在我几乎每天都要想一想,我今天有没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有没有不好的念头?那念头是不是我?也许这样跟老同修比很小儿科,但我觉的很受益。

真的非常感谢师尊,无比的感谢、感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