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与中共监狱企业黑幕(图)

中共迫害法轮功与监狱企业奴工黑幕之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荷雨综合报道)美国作家邦乔妮(Sara Bongiorni)在《没有“中国制造”的一年》一书中,描述了她及家人在拒绝中国造商品的一年中的体验。在离开了“中国制造”之后,从购买鞋、衣物、圣诞饰品、玩具,到维修电视、搅拌器、家具,都变成一种痛苦的折磨。中国大陆的廉价产品影响到美国市民的日常生活,很多标榜“美国制造”的商品的部件也来自中国。


“中国制造”的童装

据美联社报导,美国市场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玩具都产自于中国。环球邮报报导说,加拿大厂商能够以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价格在中国生产产品。中国现有一百多种产品销量全球第一,覆盖食品、药物、家电、纺织等十余种行业。“中国制造”不仅成为遍布世界的“一元店”及连锁百货商场的货品,并且从生活必需品、非必需品、奢侈商品到机械电子设备,“中国制造”席卷全球,中国俨然成为“世界工厂”。

然而,当世界享用着丰富价廉的“中国制造”之时,当国人为这种“崛起”而沉浸在民族主义自豪中时,有多少人去探究中国大陆劳动力不可思议的低廉的真实原因、将它们与那些暗无天日的监狱劳教所里的奴工联系在一起?

上海三枪集团在上海女子劳教所定点生产内衣裤,产品远销世界七十多国;该劳教所也是上海海欣集团、徐汀、环球、友生、申新、长富等公司的长毛绒玩具加工基地,其中徐泾就年产玩具四十万打,全部经上海玩具进出口公司、中国轻工业品玩具进出口公司和上海申华进出口公司外销;劳教所新设的电子产品流水线,正为吴江电器公司加工电子元件;劳教所还为上海达芙妮鞋业和上海恰恰食品等公司加工鞋及食品。劳教人员在狱警的电棍和酷刑的驱使下,每天无偿劳作十几小时,甚至通宵达旦地赶货。大批法轮功学员因抗议非法迫害,被狱警指使普通犯人围殴、用剪刀扎锥子刺,被长时间四肢拉伸呈大字吊铐,被长期剥夺睡眠……。

台资兰州正林农垦食品有限公司与兰州大砂坪看守所和兰州第一看守所联营,成为中国境内最大的炒货类食品生产基地,其主打产品“正林手选瓜子”远销北美、澳洲及亚洲各国。约一万名劳教人员被强制为其“手拣精选瓜子”:用嘴磕开大板瓜子,再用手剥皮取仁,很多人牙被嗑掉,手被磨伤、指甲整个被剥掉。他们每天从早到晚连续蹲着干十几小时,得不到任何报酬。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关在第一看守所的五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万贵福因双唇肿烂、两手指甲脱落、手指流血流脓而无法完成定额,被毒打致死。同年在这里遇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刘兰香、张凤云等。

二零零二年元旦的第二天,年仅二十多岁的前飞行员、天津法轮功学员刘平,在天津双口劳教所被摧残致死。狱警为逼他放弃“真善忍”信仰,强迫他每天二十小时对散发着毒素和霉味的塑料垃圾堆进行分类挑拣,不久后,刘平染上了肺结核和疥疮,全身奇痒、流脓、溃烂,狱方拒绝放人,称“不写悔过就死在里头”。刘平被迫继续超负荷劳作,直到被耗尽心力,躺在地板上再未能起来……。他去世时周身烂得脓血、肉和衣服粘在一起,衣裤都脱不下来了。

……

这一幕幕骇人听闻的奴役残害就发生在现在的中国,发生在遍布全国的一千多家中共的监狱、劳教所里,发生在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而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

*  中共迫害法轮功 监狱劳教所短缺告急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独裁者江氏基于个人意志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灭绝运动,以对法轮功“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密令取代了法律:对法轮功学员,可不经任何司法程序的抓人、劳教、奴役,可滥施酷刑而无需承担任何责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就地火化”。

当时中共的六百七十所监狱、三百一十所劳教所(收容人数三十一万)随之骤然大幅超员。比如,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的关押人员从定额的一两百人上升到一千多人,其中百分之九十五是法轮功学员。据中共内部统计,到二零零一年四月底,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已达八十三万。二零零一年七月四日,美国广播公司报导被关在劳教所中的约一半是法轮功学员。按此推算,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初期,全国劳教所的在押人数约为二、三百万。

二零零一年,中国国务院又批准在全国新建一百二十所大型现代监狱,按一级、二级、三级,分为高设防、中设防、低设防,分别容纳三千、五千、一万人,并规定在二零零五年全部竣工。为此,中共投入十几万建筑职工加班加点的赶建、扩建监狱,零四年五月,中共又调派八千多武警工程兵增援。至二零零四年六月已建成并投入使用监狱三十所,并已有不少地区借用废弃旧军营和仓库改作临时监狱,但仍有二十多个省市因监狱爆满而向中央政法委告急。

据二零零五年北京市司法局局长给人大的述职报告,零二年至零五的三年间,北京市共投入四亿三千万元,改建扩建监狱六座,建筑面积二十四万平方米;投资二亿三千万元,新建改建劳教所五个,建筑面积九万平方米,收容能力增加近三倍。

各地的监狱、劳教所因大量关押法轮功学员,不断获得中共的巨额拨款,改建、扩建了监区,改善了办公环境、新增了设施,可谓“旧貌焕新颜”。在高额奖金和升迁的利益刺激下,狱警也更为卖力地“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劳教所用花团锦簇的外表和“文明”的外衣欺骗世人,以高压掩藏其血腥与黑暗。


花园式的北京女子劳教所的一角


上海少管所主楼

*  迫害与监狱企业的增长

中共的劳改政策是用劳动等强制手段对人进行“思想改造”,在押人员一直被当作牛马,用来修路、架桥、挖煤、筑堤……,得不到任何报酬,还得挨打受饿。“改革开放”之后,收不抵支的监狱、劳教所开始“下海”对外提供劳务服务,对内是监狱,对外是企业,监企合一。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各地监狱劳教所普遍资金匮乏,设施破旧不堪,相当一部份濒临破产。

迫害开始后,中共向大量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劳教所注入巨资,二零零三年,中共司法部更用监、企分离来刺激监狱产业增长,以用巨额利润调动监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积极性,保障其专政功能。中共全额保障监狱经费,国家作为监狱企业的投资者,全部产权归属监狱,对监狱企业免征企业所得税和土地使用税,并“先征后返”增值税。监狱企业借此优惠政策,用国家提供的土地、厂房、设施和无偿的奴工,做起了几乎是无本的买卖,吸引了大量外资合作,成为盈利、出口创汇单位。中共的监狱企业开始高速增长。

以拥有多家劳教所毛发制品加工场、工艺发条产量居全球首位的河南瑞贝卡发制品股份公司为例,九九年十一月公司挂牌成立,零二年就出口四千九百四十三万美元,零六年出口超一亿四千二百万美元,占美国发制品市场份额百分之六十五以上,产品远销北美、欧洲、非洲及亚洲的三十多国。其零五年半年度财政报告显示,德国银行、汇丰控股、荷兰国际、美林证券、摩根士丹利和瑞士银行等六家世界最大银行均居其十大股东之列。瑞贝卡与英国斯里克里国际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亨德尔有限公司(HYNEDALE Ltd),作为开拓欧洲市场的桥头堡。

近年来,河南省已发展成为拥有上百家企业的世界上最大假发制品生产基地,约占全球市场份额的四分之一。而这些发制品企业都以河南许昌第三劳教所和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等监狱劳教所为依托,在押人员每天被强制劳作十几个小时为其挣钱创汇。


河南瑞贝卡发制品公司 许昌第三劳教所 许昌第三劳教所奴役 酷刑“烤全羊”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的驱使下,狱警更以每天二十小时以上的超极限奴役和令人发指的酷刑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并榨取其血汗。为缓解加工场人力的不足,第三劳教所还以每人八百元的价格从其它劳教所(如北京遣送站及北京劳教所)“购买”法轮功学员,甚至不断从各地秘密绑架大批学员充作奴工,肆无忌惮地榨取他们的血汗。因迫害法轮功“有功”,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受到中央政法委和“六一零”办公室奖赏,还被评为“国家级文明单位”;曾于二零零三年用酷刑“约束衣”迫害女法轮功学员的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也被司法部表彰,其“转化”残害学员的“先进经验”还被在全国劳教系统推广。

几年下来,很多监狱、劳教所同时经营不同的生产企业,甚至通过大规模兼并、融资,发展成跨领域、跨地域的大型集团企业。劳改产品也今非昔比,不再限于昔日手工作坊加工的卫生筷、圣诞节饰品之类的小打小闹,而覆盖汽车、机械、电力、电子、化工、建材、制药、日用品、农、林、牧、矿等各个领域。

以监狱企业发达的山东省为例,山东里能集团下辖六个监狱,有七个子公司,覆盖电力、煤炭、水泥、机械、农业、运输等行业,并经营投资、营运、建设等项目,集团资产近百亿,被授予“国家一流电力企业”,被评为山东省百强企业集团,并进入全国大型企业五百强。


山东省监狱主要以生产外销大型发电机、发动机为主

二零零六年山东省的GDP增长率为百分之十五点三,居全国之冠;然而,同样引人注目的是,山东省居民的平均收入却很低,以GDP增长率高达百分之十七点四的济宁市为例(有济宁监狱的多个煤矿企业),该市居民的平均收入却列全省倒数第二。监狱企业对奴工血汗的疯狂榨取和对正常企业和劳工市场的强烈冲击,从中可见一斑。

这些监狱企业对外掩盖其奴工经济的背景,以极具吸引力的廉价产品,诱惑欺骗一些不知内情的外国公司协从犯罪,参与合资生产并帮助进口、销售奴工产品,令它们既触犯了所在国和国际法律,也违犯经济公平竞争原则,扰乱了国际市场的正常秩序,使正常的同类产品生产企业面临倒闭的威胁,也让不明真相的消费者因购买使用奴工产品而间接参与其践踏人权、迫害正信的罪恶。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