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黑窑“奴工”案犯有更大的背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京剧《苏三起解》里蒙冤的苏三一句“洪洞县里无好人”,曾让山西洪洞县名闻大江南北。如今这句唱词又在中国人口耳边反复传诵,而且往往还加上一句并非多余的解释:古人这个“洪洞县里”指的是洪洞县衙,不是老百姓,骂的是官府之黑。读到这,你肯定知道,我说的是山西洪洞县黑窑案。

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在砖窑里搬动砖坯。他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稍有怠慢就会棍棒加身,有的被监工暴打致傻或致残。他们蓬头垢面,有的身上还穿着沾满尘灰、破烂不堪的校服。他们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还不让吃饱饭,有时因劳累过度,稍有怠工就会被监工随手拿起的砖头砸得头破血流,然后随便拿起一块破布一裹了之,继续干活,至于拳打脚踢,棍棒伺候更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有的孩子被打手打成重伤也不给医治,如不能自愈或伤情恶化,奄奄一息时黑心的工头和窑主就把被骗的苦工活活埋掉。这些孩子身上都因为长期不洗澡长满了牛皮癣似的皮屑,他们最小的只有8岁,8岁的孩子为了一顿饱餐是那么顺从,每天都干着重活,农民工被解救时个个遍体鳞伤。他们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全天候有监工或打手巡逻站岗……

这些过着生不如死、命比畜贱生活的现代奴隶,让中国人愤怒了。这样残忍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边,对很多人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其实这样的事情发生为谋求经济利益而不顾一切的“河蟹”横行(网友讥讽“和谐”)的社会,又在意料之内。

中共现在也承认这是地方政府部门失职渎职问题,基层派出所等各方势力勾结在一起,成为黑砖窑的黑势力保护伞。当然,把罪行归罪于“某些不法分子”,“党中央”依旧“伟光正”,这是中共的一贯伎俩。

惨案发生的原因,除了黑窑主贪婪得灭绝了人性,我们也不要忘记,来自“国家机器”的默许和配合,以及中共维持几十年的谎言制度和信息封锁,是惨案发生的温床。现在披露出来,案主就是村党支部书记的儿子。一名失踪孩子的家长诉说,大多数黑窑厂每年都要向当地派出所上交成千上万元的“保护费”,“如果没有保护费,为什么那些派出所的人不让我们带走被拐骗的孩子?”

很显然,洪洞县并非发生黑窑惨案的唯一环境。黑窑案的直接动机是为了钱,如果有更大的利益可求,譬如从一个奴工身上有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利益可以榨取,如果案犯不仅仅是个村支书的儿子——假如其在中共政治局里有人,其“能力”也不仅仅限于勾结地方派出所——倘若有公安部配合,他会不会干出更大规模、更残忍的事情?假如还有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支持,谎称这些奴工是“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疯子”、“傻子”,让下面的打手可以完全没有良心顾忌而残忍“处置”这些奴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如果还有司法机构的配合,使得作恶者及时曝光也不会得到法律惩罚呢?

这样的假设也许会让人不寒而栗,可能有人会说这是在挑战读者的想象力。不是的,这里说的就是自2001年起,中共监狱、劳教所、610办公室与医院勾结,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案子。幕后黑势力保护伞就是江泽民、罗干、曾庆红集团。

有人可能想,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一直被掩盖呢?这里想提醒一下,黑砖窑也存在许多年了,被救出来的孩子有的已做“包身工”7年,这些年也一直有人反映,但是,都没有得到解决。这次要不是400多位绝望至极的父亲在网上联名发出求救信——《孩子被卖山西黑砖窑 400位父亲泣血呼救》,可能案子迄今仍不会曝光。而江罗集团控制信息的能力显然是黑窑主无法比的。

也许会有人说,现在黑窑案都已经震惊“高层”了,怎么还会允许更残忍的活摘器官发生?高层“震惊”是事实,但并非惨案本身让中共“震惊”,而是对因此而“抹黑”了其形象“震惊”。否则国内几大论坛为什么已经在删除网友的相关评论了?为什么媒体报道重点在高唱“营救”的颂歌么?“洪洞县里无好人”是曝光了,但有媒体审视洪洞县之外、整个中共体制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么?活摘器官案去年就披露出来了,中共一年来为什么就不敢让国际社会调查呢?为什么不敢允许国际医学界同行检视中国的器官移植记录并追踪供体来源呢?

有网友评论黑窑案说,“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社会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造成这种丧失道德底线的幕后原因。”

诚哉斯言!希望真正关心中国未来的人,不要预设中共邪恶的底线,只要还有一个童工被拐卖,被包身,只要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被虐杀,被活摘器官,这个社会就不可能“和谐”。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希望人们可以对自己的良心说,在那一场旷日持久的浩劫中,我做了我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