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留救人这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在劝三退的过程中,切身体会到了世人要了解真相、盼望被救度的急迫心情。

通过学习经文、阅读“九评”,我深感大法弟子肩负责任的重大,也发自内心的想救度世人。但一直以来,我在劝世人三退方面没有太大的起色,在劝退的过程中,我时常遭遇常人的不理解,在种种的不理解面前,我产生过畏难、无奈、退缩的想法。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周围的同修们夜以继日、不离不弃、知难而進的在劝世人三退。看到这些,我受到很大震动。在与同修的交谈中,我发现同修之所以做的那么好,是他们不带人的观念,只怀有慈悲救人的一颗心;而自己恰恰是常人的观念太重了,往往是劝三退之前,就按照常人的思维习惯、甚至是党文化的思维模式设想常人要提出的问题,是自己的观念限制了我这个大法弟子的能力,同时也给被救度的对象设置了种种障碍。

认清了不足马上纠正,在以后的劝三退中我尽力的抛弃人的各种观念,让自己的大脑空起来,只留救人的一念。这样一来,我发现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实际情况是世人都在急切的盼望着大法弟子的救度,常人中绝大多数的人都能理解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对共产邪党发自内心的厌恶。当大法弟子将大法的真相及恶党的本质向他们讲清时,常人基本上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抛弃恶党。

前一段时间我应人之约给他送去一些真相资料,在回家的路上顺便与一些常人聊天、讲真相。当我与一老者开始搭话准备讲真相时,有一英俊的年轻小伙子走到我们旁边做起了自我介绍,他说自己是一个大学生,今年毕业,正在找工作,而且谈兴甚浓,没有离开的意思。我马上意识到这就是我们要救度的对象,但是面对着这一老者和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我怎样找准讲真相的切入点呢?我略一沉思,就在这时,老年人站起身说:我今天还有事,你们聊吧。而且还特别嘱咐我说,你明天还来,咱俩聊。老者走后,我与年轻人谈了社会、历史、信仰,尤其谈到了中共恶党对中国人的邪恶迫害,年轻人在听真相时神情专注,有时吃惊的张着嘴。他听到了真相,明白了正邪,当时就同意退团。我真心的祝他平安,他高兴的离开了。

有一次,我走在路上遇到了红灯,我突然发自本性的一想:若是有缘人,就站到我旁边来。这时有一个小姑娘就站在了我旁边,可是紧挨着她又站了一个中年男子,我想这个中年男子要走开就好了,就在我产生这个想法一扭头的瞬间,男子不见了,我回头去找这男子也没找着。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师尊在做。

我马上和小姑娘搭话,讲恶党的腐败,讲善恶必报,不要与邪党为伍,以免给自己带来危险。小姑娘善恶分明,马上同意退团,还兴奋的说:阿姨,谢谢你!

在以后不长的时间里,我走在路上又遇到了红灯,有一小伙紧挨着我站在旁边,我脑中稍有犹豫:这么多人还讲吗?这时大法弟子本性的一面说:讲!于是我问小伙子:下班了?这时小伙子象老熟人似的向我搭话,可是又不记得我是谁;他低头想一下,好象想起我是谁,可是一抬头又觉的不认识。我看他那样子,忍不住笑了,我告诉他:我们不认识。他认真的反问我:真的不认识?我怎么看你那么面熟啊?我说:面熟就是缘份,阿姨问你个事,你是党员吗?他说刚入了。我马上说:赶快退!他问我为什么?我就讲了真相,讲了天象,让他为了自己的安全赶快退,小伙子听明白了,马上同意用化名退邪党,临分手,小伙子一再的谢我。

五一期间,我们一家人到城市周边的风景区游玩,在爬山的过程中,我向当地农民讲真相,劝三退。当地农民听了真相后马上表态退出邪党组织,而且真诚的挽留我住几天,说他的几个朋友都是党员,让我也给他们讲讲清楚。我也想留在那儿给更多的人讲清真相,但是由于我还存有许多常人的观念,顾虑不修炼的家人不理解我的行为,就没有留下来。从那以后我不断的想起这次挽留,就是今天说起此事,心中还是充满了遗憾,觉的自己对不起那些对我充满希望的世人。

早在二零零五年底,我回老家去给亲戚讲真相,老家的舅舅、姨、表弟、表妹们有不少人都需要三退。当我在姨家讲真相时,姨夫一直没说话,他本来就是不爱说话的人,但吃完饭后,他说:你讲的这些俺好几十年前就知道。这次轮到我吃惊了。姨夫说,他的父亲有一本书,在姨夫十几岁时,就听他爹讲过书上写有以后要发生的事,要淘汰人,说主要是挂“红点”的人最危险,姨夫曾问他爹那怎么办。他爹说:不要紧,到时候就有人来告诉了。现在就是我们告诉世人的时候了。

今天写出这些主要是与同修共勉。当我们真心要尽大法弟子的责任、要做救人的事时,伟大的师尊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我们大法弟子真的不能再彷徨、再麻木、再放松,不能再让我们的常人观念左右我们的行动,以至于拖延正法的進程了。

世人在盼望被救度,师尊在期望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更好,我们要抓紧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不辱使命,共同精進,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